第三十八章(上) 少年不识愁滋味

    卓杨发现了自己的问题。

    卓杨在中场一对一正面防守时谁也不怵。他的灵敏柔韧,加上超强的预判和极快的出脚,还有强壮的身体以及飞快进步的头球技术,保证了他在一对一对抗时总是能占有优势,个人技术上更是完全碾压。所以,卓杨在单防时成功率高得吓人。可是,问题在于足球是二十二人的游戏,别人惹不起你可以躲得起,就不和你玩一对一,你能怎么样?

    本场比赛中出现了多次卓杨被吸引过去防守时,对方快速转移,让他扑空,还造成他的失位。这场比赛丢的那一个球,最开始就是因为卓杨在中场防守时失位,被对方从容组织。然后卓杨又急于猛扑,把自己身后又再次放空,让对方中锋在无人防守下再次头球组织,最后边锋下底造成失球。

    说了这么多,总结下来,其实就是卓杨的中场防守跑位有问题。

    中场的防守跑位在足球中是一种很高级的东西,这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掌握的。而且作为一个中场,要全面兼顾进攻和防守,所以还不能单纯的去选择防守站位,必须把进攻和防守的跑位有机的结合起来。

    九十年代,世界足坛出现了很多伟大的后腰,但能做到同时兼顾进攻和防守以及组织的人很少,仅仅只有雷东多、维埃拉、里杰卡尔德等区区几人,其他的像基恩、阿尔贝蒂尼、戴维斯、马克莱莱、德尚、瓜迪奥拉等,在某些不同的方面都还有缺陷。所以,跑步人人都会,但要做到会跑却很难。

    卓杨能学会吗?

    比赛结束了,双方都没有再改写比分,61,马迪堡客场大胜勒丁根,赛季完成首胜。本场比赛最佳球员为独中三元的哈斯勒,他获得了一个像树叶编制的花环。矮脚虎开心地把花环捧在胸前,就像是在祭奠什么人。

    球员们在浴室简单的冲淋了一下,就去准备坐大巴返回汉诺威,这时候,天已经开始放晴了,甚至有阳光从云层的缝隙中洒落了下来。

    卓杨他们哥儿几个匆匆洗完澡,回头喊了一声:“队长,我们在车上等你啊。”就先行去车上扯淡。

    哈斯勒和几个平时关系很不错的朋友还在边洗边聊,卡利特扎基斯、斯图伯纳尔、罗杰塞缪尔。年纪大了洗澡也慢,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搓的。

    罗杰塞缪尔心里很不爽,他本来是中场的铁打首发,现在一下子被赶回了替补席,今天连一分钟上场时间都没捞着,不觉有些憋闷。中场那几个小子,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赛缪尔也不敢一挑六,他没那胆子。比来比去,黄皮肤的卓杨看起来像是个容易捏些的软柿子。

    一个中国人,才来了几天,能认识谁?孤家寡人一个,我得找机会欺负欺负他,出口气,我就不相信有人会为了这么个黄皮猴子而得罪我这个地道德国本地人。

    想到这里,赛缪尔满嘴不屑地说:“我说托马斯,我看那个小中国佬很不顺眼哩。凭什么他一个黄皮猴子就在咱们这里这么嚣张?不行,咱们得找个机会教训教训他。”

    话音刚落,耳听见“啪”的一声脆响,赛缪尔被一记耳光打得眼冒金星。

    “啪”!托马斯哈斯勒反手又是一记大嘴巴,然后矮脚虎一把揪住赛缪尔的头发,恶狠狠地说:“我警告你罗杰,如果你敢碰卓一根指头,我发誓一定会剥下你的皮,然后割掉你下面的丑东西塞进你的嘴里。”

    哈斯勒可不是什么善茬,别看他只有一米六六的身高,可在长人林立的德国国家队里愣是没人敢招惹他,连著名的金毛狮王霹雳火卡恩都要在矮脚虎面前低头认错。

    “我不想再听到有人说刚才那些话。你给托马斯爷爷我记住喽,卓,那是我的兄弟!”

    嘴角流血的赛缪尔吓得浑身哆嗦,眼神里充满恐惧。光着屁股的他差点把尿尿在哈斯勒的大腿上。

    这一切,卓杨并不知情,他正坐在大巴车的座位上憧憬着今晚的聚会和明天跟瑞莎科娃的约会。

    哈斯勒并不知道,其实他是救了赛缪尔。

    然而,卓杨也并不知道,就在今晚,他将遭遇到他人生中从未遇到的一种难过。

    哈斯勒玩嗨了。

    汉诺威市一个偏僻神秘的地方,在一间名字翻译成中文叫橡胶唇的夜总会里这是什么鬼名字,卓杨他们几个可是开了眼了。

    橡胶唇只接待会员,每名会员可以带四个人。于是哈斯勒和斯图伯纳尔两个老司机带着马迪堡队的几乎整个主力阵容杀了进来。

    地球村时代,全世界的夜店都差不多,只是档次的高低不同。橡胶唇除了来的都是老顾客之外,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但是,哈斯勒之所以钟情这里,是因为在橡胶唇里绝对不会有报社记者狗仔队。

    知名球员、影视红人等一些公众人物,还有某些身份不适合太过招摇的人,比如政客、大学教授、贵族等身份尊贵需要养望的人,这些人平时道貌岸然衣冠楚楚,但是人就都需要偶尔放纵,一张一弛才是王道。所以,这几类人就会选择像橡胶唇这样的隐秘和安全的场所进行宣泄。

    卓杨他们几个以前任嘛不懂,逮着个地方就一头钻进去。幸亏像他们这样的低级别年轻球员根本没有媒体关注,否则,要是敢换成哈斯勒这样的试试?分分钟让你第二天上小报的头版。那些小报的记者,无孔不入无所不知,能知道你换了几个妞,每个妞多长时间,推算出并嘲笑你的性能力。你那些上山揽月下海探沟的猥琐照片,会被放得比4纸还大。伴随着报纸暴增的销量,这些照片会散发到城市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包括你妻子孩子父母的饭桌上。

    几乎每个大一点的城市,都有这样的场所,它们的经营者无一不是拥有强大社会背景和层出不穷手段的人。这些人和新闻媒体有着良好的关系,在黑白两道也都能呼风唤雨,完全能保证自己顾客的名誉安全。潜规则有时候比法律更有威慑力,所以也没有哪些不长眼的记者来招惹他们。当然,这些地方消费也要略高一些,但能来这里的就没一个是缺钱的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