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下) 少年不识愁滋味

    卓杨甚至在橡胶唇里还远远瞧见了几张熟面孔,那是音乐大学的教授。他还碰见了前不久才认识的安德鲁斯温伯恩先生,卓杨救了他的女儿蜜黛儿。

    男人在这种场合遇见熟人,基本上不会有不好意思的想法,只有一种他乡遇知己的惺惺相惜。除非是像卓杨某个高中同学那样,在黑舞厅里一头撞见了自己正在打情骂俏的老爸,那他妈这就尴尬了。

    卓杨和斯温伯恩先生闲聊了两句,斯温伯恩邀请卓杨新年过后去柏林参加蜜黛儿的生日聚会。卓杨算了算时间,应该和陪瑞莎去乌克兰不冲突,就爽快地答应了。其实上次在音乐大学里,斯温伯恩已经邀请过卓杨闲时去做客,可是卓杨实在太忙,就连和瑞莎科娃约会都是挤出来的时间,所以始终无法成行。最后两个贱男人互相对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就分开各自寻芳探幽去了。

    哈斯勒站在包房中央,脚下是一片东倒西歪的酒瓶。

    足坛巨星矮脚虎正挥着胳膊扭着屁股抱着一根钢管热舞,浑身上下脱得只剩一条红色dng字裤。

    矮脚虎大哥这是本命年啊!

    别说卓杨他们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年轻,就连半屋子见多识广的制服女郎们也看得是口瞪目呆。这还得亏是女郎们厚道,苦苦劝说拦住,要不然,咱哥非来个身无寸缕不可。

    哈斯勒实在是开心坏了,半个赛季的郁闷一扫而空。帽子戏法啊,上一次搞这事儿是在九年前还是十年前来着?在罗马的时候杯赛好像对一个烂七八糟的丁级队。哈斯勒天性里充满了放浪形骸的浪漫色彩,毫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所以一激动就把自己扒成了只剩屁兜的光猪,活脱脱一个相扑粉丝。

    一帮人吹着口哨起着哄,中二少年刀疤里贝里头脑一热冲上去给他哥伴舞。他倒是没敢把自己也弄个光溜,穿着裤子呢。**着一身精肉的上半身,脸上欢快的疤痕让制服女郎们看得心惊肉跳。

    包房里面**越来越高,沙发上扔满了各种女性制服,已经分不清楚女郎们都是些什么工种。面红耳赤的卓杨和小猪实在憋不下去了,在一帮淫货的轰笑声中落荒而逃。

    德国的天,小孩的脸,刚才还晴朗的夜空又开始了细雨丝丝。

    在小猪的保时捷上,卓杨一边回味手指尖残留的软香滑腻,一边琢磨着明天如何跟瑞莎科娃鸳鸯被里翻红浪。

    她应该不会拒绝吧?

    爱情就像风,总是来得很突然。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猛然打动你的心,也许只是不经意间回头时瞥见的眼角风情,也是只是在你孤独时有人随意的一句关怀。

    卓杨在来到德国之前,没有一个人离开家独自生活过,他就是一个在父母呵护下没有经历过风雨的孩子。在人生前十七年的时光里,需要卓杨自己独立解决的事情几乎没有,他所有的一切父母都会给他打理的井井有条。父母给他的不是溺爱,而是无微不至的关心和保护。

    当他走出家门,乍然来到遥远的异国他乡,离开家人离开朋友,身处在异常陌生的环境中,未免有些惶恐。但卓杨骄傲的内心又不允许他将这份忐忑表现出来,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强迫自己假装出风轻云淡。

    然而,夜晚时的寂寞和必须亲自处理一大堆事物的茫然,让卓杨内心渴望有人可以和他一起分担,哪怕只是在心灵上陪伴着与他同行。恰好在这个时候,瑞莎科娃适时地出现了。

    中学时代的卓杨,挺受女生的欢迎,高大帅气还有些离经叛道,这些恰好都是最能吸引未经世事的小女生的地方。然而,卓杨在感情方面却显得很迟钝。或许是因为家里有个强势的母亲,卓杨在和女生交往的时候显得很被动,他很难主动去探索少年的爱情。

    收到女生的小纸条,卓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小虚荣心暗自得到满足之后便手足无措。女生约他去看场电影,卓杨总说还不如去看我踢球,女生送给他写满小诗的笔记本,卓杨总在里面找出的地得用法错误,皱着眉头看着拙劣的笔迹。有些古惑太妹的女生让自己在街道上认识的大哥来找卓杨:“小子,我妹子看上你了。”结果被他打得满头包。

    卓杨的母亲杨虹和姐姐卓秋天都是很有能力非常强势的女人,而且还都漂亮的出奇。相比之下,卓杨看学校的女生多少有些幼稚以及平凡。也许从小看多了经典文学的卓杨多少有些清高,脑子里让那些大部头搞得犯傻。

    就这样,稍微有些叛逆,稍微有些清高,稍微有些被动,稍微有些老成。卓杨错过了学生时代最美好的早恋。

    来到举目茫然地汉诺威,卓杨逼得自己必须独立,他也很快就适应了成长,但心灵依然渴望陪伴。

    瑞莎科娃成熟性感,开朗又主动,聪明而且异国风情,美丽的女人毫无阻挡地闯进了卓杨的心里。

    你是彼岸的花,你闯进我梦中的造访,你在我梦中如此惊鸿一现。从此我开始莫名挂念,梦中的你在晨风中摇曳,哼唱一首已被遗忘的老歌。你遵循着花开花落的规律,在我心中永远盛开,你的欢笑永不凋零。如果长路漫漫,你会不会是我最后的行李。

    希望每一天,我的嘴唇能在你的脸上印上深深的落款。希望一辈子,我的瞳孔里都能看到你欢笑的倒影,希望任何时候,我背上都有你任性的捏痕,而我的手指头始终萦绕着你柔发的飘香。

    雨丝细密如网,卓杨告别小猪,漫步走进熟悉的校园。

    我爱你,瑞莎。你是我最喜欢的颜色,你是我最美丽的星光。瑞莎,我会永远爱你,我会带你去中国,带你认识我的妈妈和姐姐,还有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卓杨向校园深处走去,凄冷的丝雨随风轻卷,前方无灯无月。

    漆黑一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