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上) 孤枕偏生蝴蝶梦

    丙级联赛,德国第三级联赛,已经有了一定的关注度。当然,这主要是在足球竞技层面上,新闻媒体对丙级联赛还是可有可无。上一场马迪堡客场大胜勒丁根的比赛,震惊了很多人,也让许多有心人欣喜若狂。

    马迪堡几个年轻新秀的精彩表现,让活跃在德国足坛的经纪人群体两眼放光,纷纷洒开自己的情报网络从各个方面搜集卓杨他们六个人的资料。当他们了解到另外五个人已经被来自南边的大佬米洛拉伊奥拉收入囊中。失望之余却又惊喜的发现,风头最劲的卓杨还是待字闺中没有出阁。顿时,所有人就像鲨鱼闻见了血腥味,跟约好了似的组团朝卓杨蜂拥扑来。

    今天中午卓杨与矮脚虎以及他的前妻吃完饭,完事之后告别出来一边摇头一边苦笑。

    哈斯勒的前妻安娜也是哈斯勒目前的经纪人,本来挺恩爱的一对夫妻,就因为哈斯勒的放荡不羁,惹火了劝说无望的妻子。安娜一气之下干脆来了个后院着火,和卡尔斯鲁厄的体育主管搞到了床上。好嘛,这下癞蛤蟆遇上疥犊子,谁也别说谁丑。幸好,双方最后友好分手,爱情不在生意在,和气为贵好生财,安娜还继续代理哈斯勒的经纪人。

    今天哈斯勒约着卓杨,就是为了给他的经纪人前妻拉托,劝说卓杨和安娜签约。这把卓杨弄得头大不已,好说歹说摆事实讲道理才让安娜偃旗息鼓,卓杨也顾不上矮脚虎大哥那哀怨的眼神,赶紧落荒而逃。

    昨天中午则是马里奥·戈麦斯和他的经纪人乌利·费尔伯。

    这一个星期卓杨被折腾的欲仙欲死,为了躲这帮经纪人,他每天都训练到很晚才敢回音乐大学,就这样也难不住那些门儿清的足坛老油子们。训练场不让进,上课时教室也不能进,打电话卓杨轻易还不接,这帮人也毫不气馁,守着卓杨唯一空闲的中午这个时间段围追堵截。无论卓杨走到什么地方,哪哪都有人等着他:你好,卓杨先生,我是某某某,我的经纪公司旗下有某某某和某某某,希望能和卓杨先生……

    一时间,搞得音乐大学里乌烟瘴气,也弄得卓杨头晕眼花。

    沃尔特·施特鲁特、皮尼·扎哈维、托马斯·科特…………,这些活跃在德国足坛的大牌经纪人都亲自或者派人来到汉诺威和卓杨面谈,再加上一系列的体育经纪公司和众多知名不知名的独立经纪人,逼得卓杨每天东躲西藏,吃个饭都像做贼一样。

    好不容易冲出包围圈的卓杨才喘了一口气,手机铃声又响了,一个带有拉丁口音英语的男人声音:“你好,是卓杨先生吗?我是豪尔赫·门德斯…………”

    卓杨都恨不得把电话扔了,但这很不现实,因为他还有有朋友、家人需要保持随时的联络。

    这一天,他接到了一个还算熟人的电话,帕特里克·斯蒂尔,那个差点被他当成特务揍了一顿的杜塞尔多夫俱乐部球探。

    帕特里克·斯蒂尔接到拉伊奥拉的电话后,只是稍加思索就同意了老伙计的建议。斯蒂尔只是个很平庸的青年队球探,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没人在乎,老朋友拉伊奥拉这些年风生水起很是让他羡慕。拉伊奥拉的邀请让斯蒂尔看到了机会,他相信这是一个能让他出人头地的契机。他接受了老友的委托,全面负责起拉伊奥拉在德国的业务,虽然现在只有五位年轻球员,但他相信自己哥儿们的能力,拉伊奥拉迟早会成为在德国一股任何人都不能忽视的力量。

    斯蒂尔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伺候好那五位小少爷,并且凭借他和卓杨一面之缘的私人关系,打感情牌,牢牢地盯住卓杨,以防被其他经纪人挖走。这后面的一点,是拉伊奥拉千叮咛万嘱咐,临走还要再三令五申的重中之重。

    帕特里克·斯蒂尔和卓杨、小猪、默特萨克等六人在刀疤里贝里家的左岸法国餐厅里谈笑风生。当他听到这几个愣头青痛打拉伊奥拉时,目瞪口呆的同时又不禁感叹自己运气好,那天晚上没有真的被卓杨暴揍。他不由得心里嘀咕犯怵,这几位少爷也太生猛了,一言不合说打就打。尤其是卓杨这个中国小子,太极八卦连环掌,中华有神功。

    哎哟,我可怜悲催的米洛老兄诶~

    帕特里克·斯蒂尔拍着胸脯对小猪他们五人保证,今后一切问题都可以来找他,公私兼顾他全部大包大揽。而对卓杨则是信誓旦旦的打包票解决他目前的烦恼,他会充当卓杨免费的发言人,抵挡一切狼外婆伸向小红帽的魔爪。

    这么一来,卓杨哥六个都对斯蒂尔充满了好感,并开始建立起相互的信任。

    后来的事实证明,精明踏实的帕特里克斯蒂尔工作做得非常好。

    ——————

    2002年11月23日,星期六,晴。

    摆脱了鲨鱼扑腥困扰的卓杨,也和他的朋友们迎来了丙级联赛第十六轮主场对阵斯图加特踢球者队的比赛。

    音乐大学校园,钢琴系学生马克·文斯特准备去维克多球场,兜里装着卓杨送给他的球票。

    这一个星期,除了陪着卓杨不停地与经纪人打游击战外,马克也觉察到了卓杨和瑞莎科娃之间的不对劲。据他观察,这两个人在这个星期内没有见面,和前一阵子俩人每天中午都腻在一起的没羞没臊形成天壤之别。而且卓杨明显是在躲着瑞莎科娃,尽拉着他往平时不去的偏僻餐厅和练琴房跑。

    马克很敏锐的感觉到他们之间一定出了问题,玩艺术就没有迟钝的人。但作为卓杨的好朋友,马克什么也没有问,而卓杨也是什么也没说,表现得很坦然。

    其实,自从知道卓杨和瑞莎科娃开始交往以来,马克就有点替他的好朋友操心,因为两个人的差异实在太大,这还不包括年龄。卓杨生活简单,钢琴足球两点一线,瑞莎科娃的生活则非常繁杂,许多场合都能看见她像只蝴蝶一样穿梭其中。卓杨年少单纯,而瑞莎科娃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但马克只能瞪眼看着,好朋友的选择他只能无奈的尊重,虽说多少也还有点羡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