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下) 黄沙百战穿金甲

    在满场球迷对裁判的嘘声中,得到黄牌的卓杨有些悻悻地穿上球衣。加厚双层长袖的冬季球衣弄得卓杨手忙脚乱,越催越着急,半天整不到一块儿,又惹得19000多名球迷开怀大笑。最后还是在助理教练艾德文·伍尔夫的帮助下,球场上不可阻挡的精灵才降服了这件蓝白竖条纹号码18的球衣。

    说起来,卓杨这张黄牌得的有点冤。

    2001年时,国际足联为了杜绝球员在球场上借机展示政治性口号或者私自的广告行为,规定庆祝时脱衣和把衣服下摆掀起蒙在头上的举动一律出示黄牌。后来因为争议很大,国际足联又暂缓实行此项规定,只是让各国足协自行决定是否试行。德国足协则是灵活运用,把权力交给了临场主裁判。

    卓杨脱衣虽然没有显露什么口号和广告,但**了上身,属于可判可不判。因为是主场,一般裁判也就高抬贵手了。但最近足坛有些多事的人提出,男足在比赛中脱衣庆祝,是对女足的不公平,欺负女人不敢脱,硬是把这事上升到了性别歧视的高度上。在这种敏感时期,卓杨悲催的中枪了。您说这帮人是不是闲得抢狗屎吃勺子蹦门牙了?要不嘴里怎么净吐象牙呢?

    闲话少说,时间交回现场。

    上半场结束,马迪堡2:0暂时领先。中场休息时,双方谁都没有换人。

    下半场一开始,马迪堡打出闪击战。斯图加特踢球者开球,刚开始推进就被德容在中场抢断,刀疤左路斜传,两名中后卫未能成功拦截,而且还漏防了蒙托利沃,接到卓杨的直塞后,二哥用速度摆脱出击的门将射入空门。文青少爷随即一首十四行诗脱口而出,哥儿几个谁也没敢去找他庆祝,忙着替他压莎士比亚的棺材盖呢。

    3:0,马迪堡大局已定。定是定了,可某人颇有些不愿意。

    队长矮脚虎哈斯勒今天还没进球呢,他着急啊。

    其实,哈斯勒本就不是一个进球很多的前锋球员,他巅峰时期是德国国家队的中场组织核心,进球不是他的主业。今年到了马迪堡后,因为前锋线上实在没人,矮脚虎大哥才被推了上去。不过,他也挺乐意,能比中场少跑点不是?年纪大了,躲在前线拿球捡漏还是挺能混日子的。可是谁让上一场比赛的帽子戏法把老浪子的馋虫给勾了上来了呢?尝到甜头的老人家做梦都想再发一回这样的飚。

    比赛进行到第五十五分钟,卓杨开启了所有人都熟悉的模式。单枪匹马从后场开始突破,一路不停地变向急停急转,连续过掉了对方五名球员的围追堵截,身后留下一路东倒西歪的狗吃屎。整场都被卓杨折磨得飘飘欲仙的斯图加特踢球者队员如临大敌,四个人把突到大禁区边的卓杨团团围住。

    哈斯勒一看:嘿,这场面我熟悉啊,上一场没赶上趟,让那几个小兔崽子捡了便宜,这次可不能再犯傻了。

    矮脚虎勾着脑袋拼了命地往禁区里跑,同时还有刀疤、小猪、二哥三个比猴还精的机灵鬼,四个人齐刷刷地出现在了对手的禁区里,呈平行四边型占领了门前前后左右四个点,身边都是空无一人,就差在他们中间摆上一张麻将桌了。

    卓杨的人缝传球如约而至。

    “果然是我,果然是我!我就知道。”哈斯勒欣喜若狂,提前摆好姿势,马走日象飞田,支起架子炮翻山。咱哥恶狠狠一脚抡在了足球上,守门员都傻眼了。

    “嗵——嘭哒嘭哒!”

    足球击中门楣下沿弹在球门线上,又弹起来再次击中门框,又反弹下来。电光火石一瞬间,守门员像个二傻子一样原地站着,眼睛跟随足球的线路,脑袋机械地点了两下,像发憶症。

    再次从地上反弹过来的足球就在小猪眼前,富二代毫不客气笑纳了,额头轻轻一点,足球飞进死角。这时,对方守门员姿势都还没有变呢。

    4:0

    哈斯勒痛苦的像得了痔疮,想骂大街又张不开嘴,气急败坏还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小猪厚道人:“哥,谢了啊。”看他哥脸色不对,赶紧又加了一句:“晚上我请哥走一圈。”

    贵宾席上的马伦主席开心地手舞足蹈,不停地喊:“我早该让他来,我早该让他来!”这是说克洛普呢。“那个该死的老家伙,我有这么多棒小伙子他不用!”这是骂前任主教练斯坦利·福克斯。

    再次开球后,矮脚虎看见场地边马克思·多德和安东尼·汤米已经在做热身,这是要换人的节奏啊,多德那是哈斯勒铁打的替补。矮脚虎更急了,玩了命地向前冲寻找机会,把老肺扯得‘呼哧呼哧’像个破风箱。

    第五十九分钟,又是卓杨禁区前横带,过人后突然脚腕一抖一个直塞,里贝里心领神会反插到身后,不越位直面惨淡的守门员,结果刚想抬脚就被后卫连人带球放倒在了禁区里。气得刀疤起身就要揍人,引发了双方一场混乱,你推我我瞪你的,裁判手忙脚乱哨子连天好不容易才把局面控制住。红牌加点球,没啥说的,刀疤少爷也被黄袍加身。

    看到场边助理裁判已经举起了换人牌,二换二,31号多德上,10号哈斯勒下,25号汤米上,18号卓杨下。卓杨无所谓,反正已经玩得挺嗨了,直接就走了下去。哈斯勒却不乐意了,怎么着也让哥哥我先把点球罚进去再说呀。

    克洛普挺给面子,让多德赶紧先回来。裁判也挺给面子,先回就先回吧,那位爷可是哈斯勒。

    哈斯勒抱着足球,雄赳赳走向点球点。资格太老,根本就没人敢起心思跟他抢。先吻了吻足球,哥哥也不嫌脏。使劲踩了踩点球点的草皮,把球放稳,一步一步退到了五米开外。

    “哔——”裁判哨响,矮脚虎短腿小碎步向前,脚弓一推,足球奔向死角而去,守门员判断失误扑向了反方向。

    有了!

    伟大的传奇巨星、德国国家队中场核心、两届德国足球先生得主、马迪堡队长矮脚虎托马斯·哈斯勒在将近两万人的热烈掌声中,哭丧个脸走下了球场,被马克思·多德换下。

    点球擦着立柱滑门而出,没进。

    卓杨在场下大笑着拥抱安慰矮脚虎大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