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上) 小荷方露尖尖角

    面对三贼父亲的诘问,海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

    “哪能呢?周叔。我和至正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认识他的时候我怎么可能知道周叔您是干嘛的。”海洋知道这时候千万不能说错,否则什么也别想了,而且肯定还会坏事。

    “我和至正认识的时候,我朋友还没出事儿呢,正在家等着去当兵呢。也就是这几天我才晓得您刚好是塬上那里的领导,也巧了我手上刚好有周叔您在行的小玩意儿。所以,我才动了这个心思。周叔叔,您可千万别告诉至正这事儿啊,都是朋友,我怕他瞧不起我。”

    海洋这一番话说得极其漂亮,不但说明一切都是巧合,还摆明了自己这事儿是瞒着三贼的,三代单传的儿子毫不知情。

    周处长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坐在他这个位子上,官并不大,但城府必须很深。整个下午他也看到了儿子和海洋的确是在认真学习,四个多小时除了上厕所几乎没有离开过学习桌。他从门口经过了几次,发现两个人始终都在讨论试卷或对英语口语,偶尔有几句小孩子的闲话也完全无伤大雅。

    如果海洋中午一进门就找借口支开三贼,直接去找三贼的老爸说这件事情,那铁定会被当即轰出门去。

    绝对天赋异禀的海洋。

    周处长沉默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桌子上的玉扳指:“这样吧,这个扳指先放在我这里。你先去吧。”

    海洋这时候一点也不糊涂:“谢谢周叔叔,那我先去学习了。”

    周处长倒没看上这个青玉扳指,这东西还过不了他的眼,他是对海洋产生了兴趣。

    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竟然有勇气独自来处理这种事,这本身就已经很让人惊讶了。然而,这个高中生还处乱不惊,自始至终落落大方。

    这哪里是个孩子?简直就是个妖孽嘛。

    海洋回到三贼的卧室,三贼也正好把啤酒买了回来。“爸,我和海洋喝点啤酒啊,你要不要也来点?”

    “你们喝吧,少喝点就是了,休息休息眼睛。我就不跟你们掺和了。”周处长很溺爱自己的儿子。

    他走过去把书房门关上,回到椅子里。随后发了一会呆,又笑着摇了摇头,用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

    “喂,老吕啊,是我。”老吕是塬上的副职,是周处长一手提拔上去的。“我打听个事儿。你们那里前一阵子是不是接收了一个轻伤害的小年轻?……对,对……,是他。我想了解一下他的具体情况,……嗯……”

    事情很清楚也很简单,海洋那孩子一点也没撒谎。就是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孩子和别人打架,失手打破了对方脾脏。要说也没多大个事,小年轻打个架手上都是没轻没重的。而且这孩子以前根本没有前科,事情寸就寸在赶上了社会治安案件严打。

    周处长还了解到,已经有人给打过招呼了,小伙子在里面什么罪也没受。打招呼的是省委办公厅的老邢,估计这个老邢就是刚才海洋那孩子说的他穆叔那个什么老部下。

    其实像这样一年半的短刑期,一般都是在看守所里扔着就行了。还是这个老邢,发话让转到塬上去的。估计是担心看守所里比较混乱,条件也差,怕孩子在那出什么差错。

    喝完啤酒,海洋也该回去了。

    “叔叔阿姨,我走了啊。谢谢阿姨,您的糖醋排骨都绝了,真想让我妈过来跟您学学。谢谢叔叔!”

    送走海洋,周处长在家是周老爸。“儿子,你到爸爸书房来。”

    “什么事儿?爸。我可对你那些石头没兴趣,别给我卖弄啊。”三贼和老爸关系很好。

    “你这臭小子。给我说说你这个同学是什么样的人。”老爸的语气显得好像是很不经意的样子。

    “你说海洋啊?这人还不错,挺大气的。哎,我给你说啊,老爸。海洋他爷爷那可是挺牛逼的,上次我去他家,看见……”

    听着儿子絮絮叨叨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讲述,周老爸再时不时不动声色追问个一句半句,不多时,周处长也从儿子的话里了解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海洋那孩子对自己家里的情况没有说谎,和儿子认识的过程也没有说谎。这么说,这一切真的不是他别有用心,的确是完全的巧合。

    “好了儿子,你去看会儿电视吧,换换脑子,我再看看书。”周处长有了主意。“你这个同学人不错,以后你和他多来往。我看好这个小子,将来不是一般人。”

    能为自己的朋友这样做,儿子和他来往,也必定不会吃亏。

    “老吕啊,是这样。”周处长又拨通了刚才的那个电话。“安排刚才说的那个小子去修车吧,再顺便给修车那边的那几个杂碎打声招呼,别把每个新来的都当成碎催拾掇,让他们把眼睛放亮些。”打完电话,周处长又信手拿起玉扳指饶有兴趣地瞧了起来。

    他说的是那些牢头狱霸。再好再正规的监狱也还是监狱,是监狱就少不了这样的人。在中国,有些地方他们被称作号长,在西安,人们更习惯称呼其为份长。

    话说回来,省二监学修车还真不是什么人想去就能去的。那个修车小厂,因为没有人工费,所以修车费用也相对便宜。虽然位置有些偏,但喜欢过来的待修车辆还是不少。

    修车厂服刑人员和外界接触比较多,虽然也有隔离区,但总体来说防范要比主监区本身弱了许多。所以,能来修车的服刑人员,一般都是已经服刑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距离出去的日子大概在四五年左右。这一类服刑人员思想比较稳定,有盼头,不会铤而走险。

    像老穆这样刚进来没几天的,本身还是个不成熟的小子,思想很不稳定,容易偏激,容易出状况。这样的服刑人员,一般不考虑安排去修车。

    但这也不是什么硬性规定,管理上的潜规则而已。对于周处长这样的实管领导,完全就是小得再也不能小的一件事情。他出手帮海洋这个忙,一是欣赏海洋,其中多少也有点顺水推舟卖省委办公厅老邢一个面子的意思。

    再说,老穆总共才多久的刑期?他是得有多缺心眼才会想着干出越狱的事情。老穆不但是情圣,而且还是个很机灵和很聪明的情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