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上) 旁门左道亦无妨

    马迪堡两连胜后,引起了丙级联赛对手们的重视。艾尔格博格的主教练约翰·布鲁斯特认真地分析了马迪堡队前两场比赛之后,得出结论,马迪堡现在是一支实力完全不逊于领头羊奥斯纳布鲁克的球队。尤其马迪堡队的中场,非常具有冲击力。

    布鲁斯特是位经验十分丰富的主教练,他很清楚年轻球员的优点以及缺点。年轻球员顺利时勇不可挡所向披靡,但遭遇逆境的时候,却显得经验不足办法不多,往往一泻千里。所以,布鲁斯特教练针对马迪堡的这一特点,在中后场大玩‘锁’字诀。

    艾尔格博格的‘锁’,并不是人盯人那种对位防守,他也不敢这样,马迪堡那几个少爷个人能力太过超强,非把对手玩死不可。艾尔格博格采取封锁对手传切线路的办法,把中场的水彻底搅浑,一点一点来消磨马迪堡这几个小年轻的耐心。一旦卓杨他们因为经验不足而急燥起来,必定会顾此失彼大失水准。这样,艾尔格博格的机会就来了。

    当然,找对方法还得有能力执行这种策略的球员,而艾尔格博格中场的几名球员实力也都很强,经验又比卓杨他们丰富得多。所以,一时间马迪堡队的进攻完全组织不起来。

    就这样,比赛胶着到了第三十六分钟。

    艾尔格博格队中场哈利·格雷戈里远射,被守门员贝洛克扑了出来,默特萨克抢下落点,没有盲目开大脚。现在一帮以卓杨为首技术范的小年轻,谁要乱开大脚那是很跌份儿的事情。

    默特萨克把球传给了斯图伯纳尔,东德酷哥稍微一犹豫,就被对方的边锋米奇·阿道夫和格雷戈里联手夹击又反抢了下来。斯图伯纳尔赶紧卡好位置,等待队友的协防。

    在旁边的刀疤里贝里不干了!刀疤今天踢得有点憋屈。

    自从六剑客合体以来,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刀疤少爷的进球率也大增。从最先前在青年队时踢隐锋,到现在主打边前卫,刀疤越来越如鱼得水。速度快、启动快,技术好人又灵活,刀疤每场比赛都玩得酣畅淋漓,耍对位的对手就像溜狗一样。尤其是他的斜插突破和内切,已经成为了刀疤的杀手锏,向来是无往而不利。

    可今天艾尔格博格中场一帮经验老到的球油子们,卡位卡人做得非常成功,让刀疤踢得磕磕畔畔。速度上不来,内切人家专门防你的右脚,斜插又被对手提前上抢,根本就接不到球。

    其实遇到这种情况,有经验的球队就会更加耐心,增加倒脚,增加大范围的交叉跑动。把对方的防守阵型带乱,这样所有的封锁自然就会土崩瓦解。可马迪堡这帮少爷太年轻了,天赋惊人却经验匮乏,又一直以来太过顺利,经常三下五除二就把对手干趴下。所以,猛不丁地遇见这样老辣的对手,未免被黏得心浮气躁。幸亏马迪堡还有个更老辣的队长哈斯勒,矮脚虎不断地呼喊和指挥,才使得场面虽然胶着,但依然被马迪堡控制着局面。

    但刀疤里贝里心里很不爽,有劲使不上的感觉让他越来越烦躁,没人招惹他自己的火就上来了。

    看到足球被对手反抢,刚要启动往前冲刺的刀疤一个急刹车又停了下来,气急败坏地迎头扑来,一记飞铲连人带球把哈利·格雷戈里放翻在了地上。

    其实这一铲完全没有必要,斯图伯纳尔已经卡好了位置,小猪也正包过来,里贝里只要回身参与协防,没有了出球线路的格雷戈里只能选择回传,然后重新组织进攻。而马迪堡可以从容组织起防守阵型。

    裁判哨声急促吹响的同时,艾尔格博格的高中锋迪米特里·拉扎罗夫冲上来猛地一推刀疤:“小瘪三,你他妈是踢球还是踢人。”

    里贝里顿时火冒三丈:“我日你奶奶个先人板板!”冲上去就要干架。眼明手快的斯图伯纳尔赶紧一把拦腰抱住刀疤,老江湖的东德酷哥知道,这一动手就中了鬼子的奸计了。

    双方球员都一拥而上,你推我我推你嘴里骂骂咧咧,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大家互相推推,法不责众,裁判吆喝两声就拉倒了,也变相保护了刀疤和拉扎罗夫。矮脚虎站在最中间,指着拉扎罗夫的鼻子:“孙子,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有种冲你爷爷我来。”

    主裁判把哨子吹的震天响,一声接着一声,上蹿下跳好不容易才把两帮人分开。充满智慧的矮脚虎装出一副义愤填鹰的样子拉着裁判喋喋不休:“犯规就犯规嘛,有裁判您处理呢,动手推人还有没有点技术含量了。”

    刀疤和拉扎罗夫被裁判叫到跟前,黄牌一人一下。得,各打五十大板。

    里贝里这是捡着了便宜,背后飞铲,虽说是碰到了球,但也是个妥妥的红牌动作。能被裁判放过,这其中哈斯勒的狡猾和威望起到了关键作用。

    犯规地点在禁区线外三四米偏右的地方,裁判左手平举。艾尔格博格队的直接任意球。

    “哔——”一声哨响,格雷戈里助跑后,右脚内侧兜出一记弧线球。足球绕过人墙,直接飞进了大门的死角,贝洛克望球兴叹。

    1:0,马迪堡比分落后了。

    拉扎罗夫跑过刀疤身边的时候,得意地小声撂了一句:“傻逼了吧,小瘪三。”

    里贝里更郁闷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克洛普并没有批评刀疤,他知道这是年轻人必须经历的过程。克洛普强调下半时要耐心耐心,再耐心,增加跑动和换位,增加穿插和突破。

    矮脚虎搂着气鼓鼓的刀疤:“小子,别那么冲动,这才哪到哪呀,丙级联赛而已。跟哥学学,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啥样的狼哥没撵过?”

    “丢个球算什么,哥哥领着你们打回来就是了,屁大点事。”自从上次陪着他跳了一曲钢管舞之后,矮脚虎越看刀疤越对自己胃口。“可要是给罚下去就没劲了,没得玩了呀。”

    “那个哈麻批大个子太嚣张,一张背时挨捶的脸。”刀疤还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想起拉扎罗夫就一肚子气。

    “我说刀疤。”坐在另一边的卓杨开口了。“你他妈咋就一根筋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