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下) 封他梅蕊玉无香

    落尽琼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无香。

    城市里清早出门的人,忽然发现天地间一片苍茫。今年的雪来的有点晚,它不像往年的时候,初下雪时雪片很也不密,里面还夹杂着丝丝小雨。风把雨丝和雪粒吹的飘飘然,钻进每一个角落。

    晚来的总是很突然!

    一夜之间,雏菊花瓣大小的雪片将城市银装素裹,所有物体的外表都被白色隐藏起来。雪花伴随着风舞,像在空中织成了一张大网,阻隔着视线,稍微远一点就看不清楚什么。

    白色从天空而降,白色自大地蔓延。这一刻,天与地的界限不再分明,遥远的地平线已经消失,天有了尽头,地也有了边际。天和地浑然联成一体,你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一片白茫粉似玉,你也许会感觉自己正行走在花飞漫舞的天上。

    那晶莹瑰丽的雪花,像舞动的小精灵,白的像云,轻的像烟,润的像玉。目光想去追逐在风中飘然而至的素朵,却总也锁不住它调皮的身姿,还没来得及一探究竟的时候,它就已经摇曳着坠落在雪被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雪,总是冷的,但下雪的时候却不是寒。

    春天的风,夏日里的湖,秋夜的私雨,冬季的雪,这些风景总能给人们带来许多情绪。但唯有雪,才是独一无二的,它只会出现在你的冬天里,无论是窗外,还是在心里。

    卓杨被窗外泛起的亮光吵醒来,那是映衬的雪光。

    他吃力地睁开眼睛,皱着眉头。刚睡醒来的卓杨非常迷茫,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这是在哪。深红色窗帘的缝隙,明亮的光线顽强地钻了进来,房间里涂上了一层温暖的红色。

    窗帘上黄色的椰子树和蓝色的山怎么不见了?

    半晌,卓杨才醒悟过来,自己已经不在大院的家里。汉诺威距离熟悉的西安很遥远,自己离父亲母亲有八千公里。

    清醒之后卓杨又迷茫了。

    到德国已经五个月,一直都是忙得脚后跟打屁股蛋儿,上课、练琴、训练、比赛,时间紧凑得一塌糊涂。现在可好,球队冬歇期了,学校前天也放了寒假。一瞬间这么闲下来,卓杨都不知道起床后去干些什么。

    头稍微有些疼,昨晚喝得太多。

    打完和拜仁慕尼黑青年队的比赛后,球队就地解散,有些没有在汉诺威安家的球员顿时四面八方鸟兽散。矮脚虎、二哥、小猪、希腊帅、东德酷,球队当场就逃了一大半,连克洛普都闪人了。快要圣诞节了,谁不想早点回去老婆孩子热炕头呢?

    昨晚,还在汉诺威的一些马迪堡球员搞了个聚会,刀疤、德容、劳伦、兰德、阿克曼,大家伙又折腾了半宿。就在这两天,他们中间也有很多人要离开汉诺威,回到自己的家里度过圣诞节。

    冬歇期很漫长,球队再次集中要到明年的1月31日,而学校开学更是在2月20号。这一个多月的假期干些什么好呢?

    本来按照原先计划,卓杨会在今天和瑞莎科娃出发去乌克兰,在瑞莎的家乡度过圣诞节和新年。然后开始假期旅游,德国法国西班牙,完全就是按照蜜月旅行来打算。可现在和瑞莎这事儿闹得,不上不下,两个人越沉默越别扭,谁也开不了口。

    这也没办法,卓杨心中的疙瘩太深。别说是个十七岁少年,就是放在成年人身上,想起雨夜那一幕也会觉得膈应。不过,一般人解决这种事情,无非就是气冲冲地大吵大闹一番,素质差点的人再动个手。结局就是一拍两瞪眼,从此恨满天涯一个人自悲自怜。又或者痛哭流涕骚瑞骚瑞我是真的爱你,另一方情根深种萌心大发,俩人相拥你要好好的我要好好的咱们都要好好的,一哭泯恩仇。

    可卓杨是个雏呀!这是他人生中最美丽的初恋,他束手无策根本不知道去怎么面对,完全不像他在球场上那样游刃有余。要说就这么放弃,说实话卓杨还真有点舍不得。瑞莎科娃太漂亮了,十分迷人,放弃这样的尤物,对男人来说需要天大的勇气。难得糊涂一回?就当这事儿从来没有发生过?以卓杨那骨子里的骄傲和清高,实在又受不了这个憋屈。

    有的东西不过很久是不可理解的,有的东西等到理解了又为时已晚。大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在尚未清楚认识自己的心的情况下选择行动,因而感到迷茫和困惑。村上春树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本来是可以忍受那些孤独的。

    从那个不堪的雨夜到今天已经一个月又六天了,在这三十六天里,卓杨一直在学校和球队之间忙忙碌碌,其中有许多忙碌本就是他有意为之,忙一点心里就不太难受了。

    卓杨并不是个不能独处的人,有时候他还很喜欢独自一人的感觉,因为他喜欢思考,而善于思考的人从来就不拒绝独处。但在爱情的困扰中,无所事事就会显得时间难捱。

    要不干脆回中国去?回去和家人一起过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卓杨人生的前十七年里,几乎没有离开过西安,也就是和父母一起去过两次四川成d,因为那里是母亲杨虹的家乡。卓杨的姥姥姥爷生活在距离成d并不太远的小镇上,两位老人家很喜欢卓杨和卓秋天外孙。

    这次来到德国,可以算是卓杨头一次出远门,而且是单独一个人。少年人,谁不喜欢放飞心情的风筝?离开父亲的教诲,远离母亲的训责,来到德国的卓杨,一切都是新鲜和自由的。而这一切,无关亲情和家庭。

    虽然杨虹对子女的家教很严格,但卓杨的家庭却是个不折不扣充满爱与和睦的小单元。家中四个人之间相互都很亲密,卓秋天和杨虹有时就像是一对姐妹,卓杨和卓彤彤很多时候相处也像朋友。

    但少年谁不想展翅?所以卓杨并不是很想回家,毕竟离家时间还不长,新鲜劲还没有过,归家的**一点也不强烈。这也不奇怪,男人只有在经过岁月的洗礼和社会的沧桑后,才会慢慢变得恋家,才会始终在心里牵挂着那一方温暖的港湾。

    算了,还是不回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