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下) 忽如一夜春风来

    这段时间,卓杨和李晓青吃遍了半个汉诺威。他有时候都奇怪这妮子怎么对美食这么门儿清,也许是雕花吃货对食物天赋异禀的嗅觉吧!

    老这么吃来吃去,弄得小猪那哥儿几个都以为卓杨换了新女朋友。在那几个憨货眼里,李晓青远比瑞莎科娃更受欢迎。虽然乌克兰美女更性感火辣,但中国美女却更异域清灵。而且最为关键的一点,李晓青和他们混得也很熟,不像瑞莎科娃看起来那么傲气十足,基本上不和他们多接触。

    这也没办法,那时候瑞莎科娃知道自己名声在外,她害怕和其他哥儿几个多聊几句卓杨会多心。唉!心思剔透却又自作聪明,误人误己也误了这一段好姻缘。

    唉,好好地想起瑞莎干什么?两个人没有什么可比性,瑞莎科娃是女友,最起码卓杨现在还是这样认为的,毕竟没有正式分手。而晓青姑娘那是哥们儿,大方爽快气质灵秀通透,和她待在一起感觉很舒服。虽然是个女的,而且是个大美女,比刀疤那几个粗人看起来要赏心悦目得多,可卓杨给她的定位就是好哥们儿。

    最起码眼下就是这样定位的!暂时吧

    “我说,晓青姑娘,扰人清梦你该当何罪?”

    “嘻嘻嘻,我醒了,卓杨弟弟你您甭窝着了。窗外美丽的雪景,不做点什么岂不辜负了?”电话里李晓青声音很欢快。

    “拉倒吧你,咱俩一个北京一个西安,别说得好像跟没见过雪的香港土包子一样。”卓杨打趣中透着鄙视。

    “你见过雪,你瞧见过德国的雪吗?再说了,这可是今年的处子雪,处女耶!多愁善感的钢琴家不得好好激动一个给姐瞅瞅吗?”混得熟了,李晓青在卓杨面前说话一点也不遮拦。

    “成啊,晓青姑娘您有什么安排,尽管放马过来,我保证奉陪到底。”正愁没地方消磨光阴呢,李晓青是个很不错的玩伴。

    “有家巴伐利亚白肠咱俩还没视察过,要不,咱去给他赏个脸?”作为一个资深富二代白富美,李晓青面对卓杨,却尺度把握的很好,从不强势去颐气指使,深谙双方相处之道,大多数时候很尊重卓杨的意见。

    两个人又在手机里扯了一会闲天,约定好时间地点,这才挂上电话各自从被窝里爬起来洗脸刷牙捯饬捯饬。

    短款藏青色羊毛呢子大衣,深色黑灰哈伦裤,纯黑色的牛仔短靴,脖子上围了一圈咖啡色条纹印染围巾。卓杨今天打扮的很精神,整体色调从上至下逐渐深沉,显得很有些内涵的样子。再加上一头乌黑亮丽的男性中长发,满满小鲜肉即视感。

    卓杨一直都不怎么懂得穿衣,以前都是母亲杨虹给他买好,让穿什么就穿什么。到德国以后他自己更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就没怎么讲究过。卓杨在穿着上也只在乎一点,那就是始终保持衣着干净整洁。也就是最近两个多月,先是瑞莎科娃,后来又有了李晓青,两个走在时尚前沿的大美女,实在不能容忍这么帅一个大男孩老是一副土了吧唧的学生样子,手把手教他怎么穿衣搭配,还陪着卓杨添置了好几身行头。

    置办的这些行头,都是做工考究精致的正品行货,反正现在薪水大涨卓杨也不差钱,再加上前不久奖学金也下来了,虽然不多,但谁会嫌钞票烫手呀。再说了,买几身衣服能花几个子儿,卓杨能赚能攒手上有点货。

    在两位东西方风格迥异的美女联手接力打造下,本来底子就相当不错的卓杨闪光了。高大健挺的衣服架子,知性深邃的风格。人饰衣裳马饰鞍,鲜衣怒马少年郎,卓杨一下子人模狗样了起来,大少年小男人走在街上也有了相当的回头率,还碰到过不少德国花痴少女别有用心地搭讪。

    靴子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步一顿很有节奏感。昨晚卓杨醉醺醺返回宿舍时,雪还没有开始下,只是风吹起来似乎很冷。

    雪这个东西和别的气候现象不太一样,它经常突如其来而且直观地改变世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耳熟能详却又非常精彩的一句诗。

    中国古文化里有许多精妙到颠毫的东西,越琢磨越发觉得秒不可言。比如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那句春风又绿江南岸。其中的一个绿字,用得再也不能恰是好处了,越是仔细品读下去,越发感觉心里瘙痒难耐。古人的才华横溢,中文的博大精深,不由得让人为之击节。

    一问江南,如果不是出生在中国,你只会知道那是一个笼统的地理位置,却根本就想像不出那朦胧的烟雨中藏有多少万世流芳的传说。而对于江湖是怎样的人世,滚滚红尘淹没过什么,不是中国人,可能真的一生都无从知晓。

    只有中国人,才能体会到天涯到底是多么遥远的地方,断肠又是怎样的一种相思只有中国人,才能知晓烟花不仅是代表着短暂的璀璨,还寄托着扬淮岸边的不老情怀。

    文青了,文青了。

    “嗖”,有敌袭!

    卓杨机警地往旁边一闪,一团松软的雪球擦着身体飞了过去。

    “竟然敢偷袭,看我代表人民消灭你。”卓杨一边大喊着,一边搓好一个雪团开始和李晓青打起了雪仗。

    两个人围绕着一棵橡树,大呼小叫地你躲我闪,像两只纷飞的蝴蝶。李晓青今天从头到脚通体上下一身彻白,白色帽子白色羽绒大衣,白色牛仔裤白色小皮靴。

    要想俏,一身孝!女孩子如果实在不知道该穿什么,通常情况下,一袭白衣,总能让你立于不败之地。

    白色的雪地,白色的女孩。天地之间的白色映衬着胭脂嫣红的嘴唇和清秀晶亮的黑眼双眸,欢快的李晓青像个翩若惊鸿的精灵仙子。

    一黑一白两个东方少男少女,在雪地里的追逐打闹吸引了路过行人的目光,每个人都面含微笑地看着他们。这一刻,漫天飞舞的雪花也成了浪漫悦动的伴舞者。

    李晓青的雪球自然不可能轻易击中卓杨,卓杨当然也不会没品地打李晓青一个狼狈不堪。只有情商残疾的男人才会在打雪仗的时候灌美人一脖子雪,后脊梁上都是冰水。

    这种人,活该他一辈子单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