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上) 哪知寒夜报佳音

    两个人的怡悦玩闹被几个不解风情的球迷打断了。“卓,能不能跟你合张影?”

    自从六小剑客带领马迪堡强势扭转崛起后,不但以前的追随者回到了球场,更增加了许多新的粉丝。作为最神奇代表的卓杨,也经常会遇到球迷要求合影或者签名的时候。他倒是来者不拒,没有一点不耐烦。因为这是一个明星球员最起码的素质,也是所有俱乐部对自己球员的要求。不过,这也确实能满足他一点小小的虚荣心。

    满足了几个球迷的小小合影愿望,客客气气地告别后,卓杨体贴的给李晓青拍打着衣服上的残雪。晓青姑娘笑盈盈地哈着双手,运动欢笑过后的脸颊上泛起一片粉嫩红色,肌肤吹弹可破,嘴唇显得更加娇艳欲滴。

    吃完巴伐利亚白香肠,卓杨和李晓青找了个幽静的小咖啡馆,悠闲地嘬着咖啡,消除嘴里甜芥末酱的异味。

    两个人今年冬天都不打算回中国,晓青也是来德国不久,新鲜劲还没散完呢,且得玩着。

    “圣诞节你有什么安排?”晓青摆弄着黑色高领毛衣胸前四连星的水晶挂饰,问卓杨:“干脆和我一起过圣诞吧。”

    “这主意不错,那去你那吧,咱们也看看这外国人过年是什么样子。”卓杨爽快地答应了。寒雪夜有美女相伴,也是一乐。

    圣诞节在欧洲,大约就跟中国的过年差不多,也讲究个合家团聚。虽然现在欧洲人的家庭观念已经不像一战前那么专注,工业文明的发展淡泊了很多亲情。但还是有许多人会在这一天放下手中的忙碌,尽可能的和年迈的父母在一起度过。

    后天晚上就是平安夜,卓杨的朋友们有的已经离开汉诺威回到了自己家中,有的准备这一两天动身。刀疤里贝里打算今天和父亲一起返回法国,那里还有他一大家族的人,还有他的瓦希芭。德容也要和母亲返回荷兰,去和他的外婆以及舅舅们一起。而二哥和小猪,这会已经待在了亚特兰大和慕尼黑的家中,同学马克早在前几天就回去了法兰克福。

    默特萨克倒是盛情邀请卓杨来家里一起欢度圣诞,可卓杨想想还是没有马上答应。大过年的,跑人家家去,给别人添乱,不是个事儿。

    现在好了,和李晓青两个孤家寡人凑一起,跟前没有家长的管束,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落得个逍遥自在。

    “元月八号,我有个聚会邀请,你能陪我去吗?”卓杨想着蜜黛尔生日宴会的那张请帖上携亲友光临,就对李晓青发出了邀请。

    “八号呀,不行哎。八号那天我也有个局,挺重要的。”李晓青想都没细想,赶紧给推了。“本来还想拉上你一块去呢,得,这下谁也甭指望谁了。”

    “这样啊,那好吧。我这边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不过已经答应了的,不好推辞。”卓杨答应过蜜黛尔和她父亲的。

    “我这里主要是对方身份很特殊,和我老爸关系不错。没办法,我是代表我家老爷子去,也推辞不了。行啊,八号咱俩就各忙各的吧。”李晓青不是很喜欢这种应酬,但身为中国鼎煌集团唯一的大小姐,她必须时常面对这样的社交往来交际。

    “那这样,你再帮我出个主意。给八岁小姑娘送的生日礼物,什么东西合适啊?”卓杨很虚心地向晓青请教。“这种事儿李大美女应该门儿清吧?”

    “八岁小女孩?天哪!你这该不会是”李晓青惊奇的眉毛都挑了起来。“该不会是斯温伯恩家的蜜黛尔吧?”

    “怎么?你也认识那个小丫头呀?八号就是去给她过生日。”卓杨没想到蜜黛尔和李晓青也是熟人。

    “嗨,闹半天都是一回事儿呀。我八号也是去柏林,也是这小丫头片子的局。”李晓青开心得嘴咧得老大,编贝若玉的牙齿露出来十好几颗。

    原来,斯温伯恩家族和晓青父亲的鼎煌集团有很多生意上的来往,蜜黛尔的父亲安德鲁先生见过几次李晓青。斯温伯恩家的这个聚会,一是给家族的明珠庆生,再者也是一种交际往来的噱头,把生意上和家族来往上的一些新老朋友拉在一起,联络感情同时也扩大了人脉圈。

    于是,安德鲁斯温伯恩先生理所当然的邀请他重要的生意伙伴、鼎煌集团的大小姐李晓青届时大驾光临。

    “你是怎么认识斯温伯恩家的?怎么看不管是钢琴手还是足球运动员,你都和他们一家都不该有交集啊。”李晓青好奇的问到。

    “是这样的。有一次我在运河”

    卓杨把蜜黛尔落水的那次意外说了一遍,又讲了讲斯温伯恩一家是怎么找到音乐大学里去,吧啦吧啦,事情的前后经过描述得绘声绘色。

    “可以呀,卓杨弟弟。您这一出英雄救美帅得那叫一个瓷实。值,绝对值!”李晓青听的津津有味,眼睛里冒着星星。“那小丫头可是他们家的宝贝,整个家族的心尖尖儿肉。”

    “我说弟弟,蜜黛尔那可是个美人儿胚子。虽说小是小点儿,可顶多再有十年,保准出落得水灵。到时候呀,嚯!美得吓你一跳。值得提前下手哟。”

    “拉倒吧,我可等不起。不过那小姑娘真的很漂亮呢,长大后铁定是个红颜妖孽。”卓杨的确很喜欢粉雕玉砌的蜜黛尔。

    “他们斯温伯恩家和好多欧洲王室都有亲戚关系,八号那天弄不好会来不少公主格格什么的。卓杨弟弟你使把劲,说不定能拐带个小燕子紫薇什么的回来。”李晓青接着打趣卓杨。

    “你这主意不错耶,到时候帮我留点神,敲敲边鼓。咱也偷回去个公主光宗耀祖不是?”卓杨也随着晓青嘴里瞎胡闹。“这自打爱新觉罗被赶出你们北京紫禁城,咱中国可是有年头没见过公主了。”

    “快说说,快说说,到时候咱们是敲闷棍呢还是套麻袋?”李晓青笑得花枝乱颤。

    “怎么说得感觉像是拍花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