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下) 哪知寒夜报佳音

    两个人闹够了,卓杨才把话题扯回正题。“你倒是帮我想想,给蜜黛尔送什么礼物好呢?”

    “得嘞,您就甭费心了,交给我吧,姐姐我保证给你准备妥妥的。”李晓青很爽快地大包大揽,可爱无暇的姑娘听闻能和卓杨一起远赴慕尼黑,心里欢欣开满了鲜花。

    这一下,卓杨乐得个省心,他也懒得去打听李晓青打算准备什么礼物,干脆就来了个不闻不问,彻底做起了甩手掌柜。

    轻纱薄雾纷飞落,哪知寒夜报佳音。

    整整一天一夜后,飘飞如絮的雪花停了下来,被漫天的迷茫轻薄过的汉诺威像一个童话世界。每一座屋顶都铺上了厚厚的雪被,树枝上的寸雪时不时伴随着静悄悄的风,静悄悄的飘落。有些纤细的枝头上,一缕修长的雪条颤颤巍巍的,似乎远处教堂响起的钟声,都会惊吓到让它迫不及待地跳下来。

    街边商店的橱窗上挂满了装饰过的圣诞花环,有好事的人还给光秃秃的树枝上缠上了红色和黄色的丝带,远看就像是开满了花朵。教堂和大型超市门口都摆放着一棵棵圣诞树,圣诞树上缠绕着一圈圈玲珑的彩灯。

    天还没有开始黑下来,小孩子们在雪地里玩耍做着游戏,一些小小子和小丫头拎着举着花式各异的小灯笼。除了没有四处响起的鞭炮声,整个平安夜前夕的气氛和中国除夕差不多。

    汉高斯堡酒店门前,赴约而来的卓杨怀抱一瓶十年份的拉图酒庄,这是上门做客的礼数。手拎两大盒瑞士莲巧克力,这是送给李晓青和赵雪的圣诞礼物。

    财大气粗的中国鼎煌集团长期包租了汉高斯堡商务酒店顶楼的一部分,用作驻汉诺威办事处的办公地点。汉高斯堡酒店建成有将近一百年的历史,历经二战时期盟军的狂轰滥炸幸存了下来。它虽然只有九层高,但是显得非常厚重。话又说回来,整个汉诺威也没有几个高大的建筑物,别说和中国大城市比,就是一般二三线城市日新月异那种高楼大厦意欲天公竟比高的景象,汉诺威也根本比不了。但这种城市的建筑底蕴和人文气息,国内却也只有少数几个地方才能相提并论。

    汉高斯堡酒店虽然相对古老,但它的内部早已经翻新得很现代化,标准的商务五星级。在回字型酒店九楼东侧向阳的那一面,鼎煌集团驻汉诺威办事处的所有机构都安置在这里,办公室、会议室一应俱全。回廊的最里端可以迎接每天朝阳的方位,有是一间豪华的套房,那里就是大小姐李晓青在德国的临时行辕。

    整个办事处,只有三个中国人,李晓青、赵雪,再加上原本就驻守在这里的一个办事处副经理,其他的员工不是德国人就是来自相邻的比利时。圣诞节了,办事处也放了假,欧洲员工都赶回家去过年,要到元旦新年过后才又回来开工。

    卓杨的到来,四个中国人在异地他乡聚成一堆欢度圣诞佳节。

    中国人过什么节,都离不开一个吃字,更何况这里还有个能吃四方的李晓青。

    按照西方的圣诞传统,主菜自然是烤鹅,欧洲人圣诞节的烤鹅就像中国过年的饺子一样是标配。其它的香肠、沙拉、煎鱼,还有一系列甜点,姜饼、干果杏仁蛋糕、花式曲奇,林林总总花样繁多也不分先后主次,就这么摆在李晓青豪华套房的餐桌上。甚至还别出心裁地架上了一个电火锅,几盘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牛羊肉片儿。

    四个人在虔诚圣洁的圣诞夜里,一边聊着一边就开吃上了,甩开腮帮子,打开后槽牙。功夫不大,菜还没有下去多少,一瓶拉图酒庄就被喝得点滴不剩。酒,李晓青这里多的是,真正是白的啤的红的只有你想不到。

    等到两瓶红酒都喝见底儿的时候,副经理不胜酒力,嘴上说着“跟你们年轻人比不了呀,比不了”就先行告退了,也不知道是真的酒量浅还是阅历丰富很有眼色。

    卓杨、李晓青和赵雪三个人正在兴头上,自然要继续。于是,转移战场来到了客厅里。肉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他们就把零食和甜点搬到了茶几上,打开电视,也不管里面播放的是什么,只是为了图它有个响动,就跟中国人看春晚的态度一样一样。

    李晓青和赵雪各自回卧室换了件舒适的睡衣,卓杨也只穿着衬衫。反正都是熟人朋友了,年轻人在一起没有那么多酸讲究。

    不知是美酒的浇灌,还是因为充足的暖气,三个人脸上都红扑扑的,欢乐中洋溢着可爱娇俏。

    “圣诞快乐!”卓杨大喊一声,把带来的瑞士莲巧克力递给李晓青和赵雪。别说礼物没有区别,傻小子连个包装都没有弄。当然,二位姑娘也不在乎这个,礼物就是应个景。

    赵雪回赠给卓杨一张系着丝带的d,李斯特的钢琴专辑。年纪稍长的赵雪很有分寸,知道送什么合适。

    打开李晓青递过来的礼物包装,小盒子里是一块亮面黑带的卡地亚男士腕表。

    还不到二十岁的李晓青并不清楚送男人手表代表着什么,什么样的身份才适合赠送手表。可爱的姑娘只是平时在和卓杨的交往中,发现她的卓杨弟弟竟然没有手表,就借此机会买了一块。虽说这款瑞士名表价格不菲,但对李晓青来说价格从来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卓杨当然也不懂,红酒喝得有些上头的大男孩笑嘻嘻就戴在了手腕上,值多少钱他也根本没往心里去琢磨。

    卓杨的手机不知道被他甩到了房间的哪个角落,不时响起的短信接收震动声好像在提醒它的主人,可它的主人早已经充耳不闻,遗忘得干干净净。

    卓杨的好朋友们发来许多圣诞祝福短信,就像中国的手机拜年。小猪刀疤他们的,克洛普、斯蒂尔的,戈麦斯、马克、哈斯勒,还有来自中国的海洋,还有姐姐卓秋天。

    还有一条短短的信息,只有一句话五个单词:圣诞快乐,我想你。

    来自瑞莎科娃的手机号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