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上) 不是人间富贵花

    瑞莎科娃此时正独自一个人躺在音乐大学孤独的宿舍里,没有烧鹅,没有杏仁蛋糕,也没有圣诞礼物。

    寒假到来后,她没有马上回家。本来和卓杨约好的乌克兰之旅搞成了现在这个莫名奇妙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个说法。

    在和卓杨冷战的这一个月里,瑞莎彻底理清了那些前程往事,清理得干干净净,再也没有一丝纠缠。这一切的步骤和她的计划是吻合的,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在她的掌控之中,除了卓杨。

    瑞莎科娃在等待卓杨,等待卓杨的开口。她已经想好了,只要卓杨对她说一句话,她就会马上放下所有怨言,飞扑进卓杨的怀里,让他为所欲为。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瑞莎科娃什么也没有等到。

    骄傲的瑞莎科娃人生中第一次感到如此失落,还有楚楚可怜的伤心。她愿意去向卓杨解释,愿意为卓杨放弃一切。但是,那个大男孩却根本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

    在这个孤独寂寞的平安夜,瑞莎科娃不知道卓杨在哪里。校园里?汉诺威?还是已经离开了德国,她无从所知。瑞莎科娃勇敢地放下自尊,给卓杨发去了一条看似简单的短信。在等待手机回复的时候,瑞莎暗自发誓:只要他能答复我,哪怕是在中国,我也会马上出发去找他。

    可是,整个夜晚,右手紧握着的手机就像沉睡了一样,没有丝毫动静。终于忍不住委屈的眼泪,瑞莎在哭泣中渐渐地、渐渐地,睡着了

    汉高斯堡酒店,豪华套房里仍然还在嬉笑打闹着,时不时还要划上两拳,“两只小蜜蜂呀”。

    第四瓶酒打开的时候,赵雪不敢喝了。身兼下属和保姆双重身份的她,不敢彻底忘乎所以,年龄稍长的赵雪也有着卓杨和晓青所没有的成熟。她摇摇晃晃先行撤退,回到卧室一头栽在床上就睡死了过去。套房里总共有一大两小三间卧室,赵雪的卧室就在套房的外间。

    卓杨和李晓青继续放肆地喝酒,两个人斜靠着沙发,光着脚坐在地毯上,一边吃着喝着一边东扯西扯。有时候,一句毫无营养的废话都能逗得他俩大笑起来,电视里严肃的新闻也能惹得他们拍着茶几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喝大了!

    少男和少女喝大了!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夜晚的雪时停时落,就像是在挑逗这个晶莹的童话世界。

    平安夜过后,圣诞节的清晨是清冷的。整座城市都还在熟睡,窗外满世界的积雪却让黎明到来得格外地早。昨夜的喧嚣使得白天显得份外宁静,时间在天亮的瞬间仿佛停顿了下来。

    卓杨被一泡尿憋醒。他费力地睁开眼睛,酒醒后头疼欲裂。

    这他妈是在哪里?喝得太多又短暂失忆了。

    很陌生的大房间,充足的暖气使得屋子里温暖如春。卓杨感觉胸口憋闷的喘不过气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压住了似的。

    他浑浑噩噩地掀开羽绒丝被

    霎那间,卓杨被惊吓得睡意全无!

    一头乌黑散乱的秀发紧贴在他**的胸膛边,长发下是一张漂亮精致的侧脸。小巧的鼻子,长长的睫毛,紧闭的眼睛周围没有哪怕一丝细小的皱纹,润若点樱的嘴唇正带着浅浅的微笑。

    粉嫩玉藕般的胳膊搭在卓杨胸口上,半搂住他的脖子。一条粉光若腻的大腿压过卓杨的左腿,横插在他的两条腿之间。

    李晓青!!

    卓杨浑身上下只有一条白色的平角裤头,而李晓青全身也只剩下一件窄窄的吊带背心和一条秀气的小内裤,也都是纯白色的。少女的浑圆把可怜的小背心撑得圆鼓鼓呼之欲出,丰韵之上的焦点清晰可见。

    昨晚发生了些什么?

    卓杨一动也不敢动,喝得再多这会儿吓也都吓清醒了。出了什么事?他使劲回忆,可是任凭他再怎么拼命地去想,最后的思维记忆都只停留在和李晓青一起,在客厅里的地毯上靠在一块儿不停地喝酒。再往后的事情,就像被什么神秘力量偷走了他的记忆一样,完全没有一点概念。

    到底做了没有?

    要说没做,两个人现在这个样子谁看了也不信啊!可要是说做了,怎么没有一丁点的感觉呢?要是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做了,也有些冤得慌,好歹人家还是第一次,却连点回忆都想不起

    怕什么就来什么。

    就在卓杨胡思乱想并祈祷李晓青千万别醒来的时候,少女的睫毛动了两动,紧接着眨巴眨巴,眼睛睁开了。

    卓杨紧张的都屏住了呼吸,惊恐地看着醒过来的李晓青。

    李晓青明显也是像卓杨刚才一样,处在失忆迷茫的状态。眼珠前后左右四处转了转,然后

    四、目、相、对!

    “啊”

    “啊”

    两个人同时尖叫了起来。

    “你把我怎么了?”

    “你把我怎么了?”

    两个人又异口同声。

    李晓青像安了弹簧似地跳离了卓杨的身体,在大床另一边跪坐起来。两个人都像见了鬼似地打量着对方。

    李晓晴的身体非常完美,白璧无瑕。堆云砌墨的长发,有几缕垂落在胸前,和雪白娇嫩的肌肤形成强烈的视觉差。短小可怜的吊带背心只能将将遮掩住少女挺立的骄傲,却把精致如玉的锁骨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外。平坦柔软的小腹上,深陷的脐窝娇小可爱。诱人的三角小内ni隐藏着的神秘若隐若现。

    她也在打量着卓杨。胸膛的肌肉棱角分明,健美而不粗旷。肌肉优美的线条延伸到肩膀和腋下,再伸展到胳膊和小腹,横线条的腹肌和斜向的马甲线完美的排列在一起。

    “啊”

    发现卓杨正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半**,李晓青又出一声尖叫,赶紧双臂十字交叉护在了胸前。随后,又手忙脚乱地拉过被子把自己裹住。于是,她紧接着又看见了卓杨因为尿憋和男人的晨勃而高高顶起的帐篷。

    此时的卓杨就像一个端着狙击步枪的终结者。

    “啊”又是一声凄厉尖叫。

    “你快出去呀!你快出去。”李晓青慌乱的声音都变调了。

    卓杨狼狈地蹦下床,慌不择路一头冲出了卧室,好在还知道半路顺手从地上捞起了自己的长裤。

    “啊”门外迎面也传来一声尖叫。

    在客厅里呆坐着的赵雪,正发愁进去里面找晓青不找,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她知道卓杨在里面,瞧这架势俩人应该是好上了。可怎么会传出来惊叫声呢?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就猛然瞧见几乎**的卓杨端着枪冲了出来,臊得赵雪尖叫着捂上眼睛又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砰”地撞上了房门。

    套房里有两个浴室,卓杨钻进小淋浴间,先锁好门,又用了半晌才让“砰砰”的心跳平复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