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下) 不是人间富贵花

    痛痛快快放完蓄势已久的夜尿,整个人这才算放松了,挺起的刺刀也羞刀入鞘说了声稍安勿躁。卓杨一边洗着澡一边琢磨,最后确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就算以前没有经历过男女欢爱,但卓杨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二傻子。不管怎么说,如果发生过某些事,总会留下些痕迹吧?可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

    估计是两个人都完全喝断片儿了,不管不顾凭直觉摸到床上倒头就睡。卓杨刚好有个裸睡的习惯,然后迷迷瞪瞪地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可李晓青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也脱成那个样子,还像藤缠树一样盘着自己?

    李晓青也在主卧里面的浴室里淋浴。作为一个冰清玉洁的黄花大闺女,她就更清楚自己的身体了。略微一检查,李晓青就能肯定昨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都不用费脑子去分析。

    晓青昨晚换两件套宝宝式睡衣和卓杨继续拼酒的时候,就解除了内衣的束缚,里面仅剩下了小背心和小内裤。后来晕三倒四地摸上床来睡觉,也习惯性地脱掉睡衣睡裤。然后在深度酒醉之下,把卓杨当成了大熊玩偶什么的,紧紧抱了上去。

    两个人洗着澡,把事情的经过也捋了个**不离十,都确定只是酒醉后温馨又荒唐的相拥而眠,其他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然而,没有发生,是应该庆幸,还是些许的失落呢?

    半天洗漱完毕,卓杨和李晓青不但都穿戴整整齐齐,而且还包裹得严丝合缝。坐在客厅里地中海风格的布艺沙发上,一人一头,两个人隔着茶几面面相觑。

    尴尬,非常尴尬!

    可是才尴尬了不一会儿,俩人互相盯着瞧,又同时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一笑,熟悉的洒脱又回到了他们身上。直到两个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才慢慢地停了下来。

    听见笑声,赵雪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脸上还多少带着点不自然,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赵雪,我给你讲啊,我和卓杨什么事儿也没有。”李晓青赶紧笑着给赵雪解释。“就是喝多了,稀里糊涂在一块躺了一晚。”

    “我什么都不知道。”赵雪连忙摆着手,大小姐的私事可不是她能乱参和的。“我啥也不知道,我啥也没听到,我啥也没看见。”

    “你瞎想什么呢?”赵雪紧张的样子把李晓青逗得更乐了。“就是在一块睡着了,没别的什么事,别瞎想,也别瞎操心。”

    “明白明白,什么事也没有。”赵雪赶忙应着。“办事处还有点事,我去找徐副总了。”说完,她头也没回就跑了出去,差点一头攮在门框上,又引得李晓青在背后一阵咯咯直笑。

    化解了尴尬,卓杨和李晓青又恢复了平时两人之间百无禁忌的状态。

    “哎,我说,看不出你还蛮有块儿的,条是条块儿是块儿的,一点儿也不比专门练块儿的差。”晓青由衷赞美卓杨的肌肉线条。

    “你也挺有料的,平时穿着衣服还真瞧不出来。”卓杨的打趣有点油嘴滑舌。

    “去你的,哎,你们男生的那个,怎么那么恐怖啊?”她想起刚才卓杨的小帐篷还是有些心惊肉跳。

    “生、生理现象,早上起来都这样。”卓杨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你没谈过恋爱吗?以前没见过?”

    “姐姐我就没谈过怎么着?切!”李晓青就像穹阁上的女神,从小就被保护的妥贴。再说了,一般的男孩子要么自卑不敢追她,敢追她的她又没有看得上眼。“你今天可是占老鼻子便宜了,把姐姐看了个通透。”

    “我还不是一样?什么时候也没让女生这样子瞅过呀。和尚对秃子,咱谁也别说谁。”卓杨也是第一次呢,瑞莎科娃都还没有这样的待遇呢。

    “可我怎么听说你好像有女朋友啊?还是超级火辣的那种,怎么也没见你带出门儿瞧瞧啊?”

    卓杨:“”

    卓杨语塞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机智的他赶紧笨拙地把话题岔开,和李晓青聊起了好莱坞的花边以及探讨假如丘处机没有路过牛家村的各种因果可能,虽然这两个话题根本就不挨着。

    冰雪聪明的李晓青也没有再去追问卓杨女朋友的问题,而是很贴心地陪着他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瞎聊。

    漂亮又聪明的女孩子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物种!

    整个上午,卓杨和李晓青就窝在客厅里神侃,两个人还很勇敢地尝试着喝了一顿还魂酒。酒的品质很高,再加上年轻人强大的新陈代谢,不大功夫俩人状态就恢复如初,精神气爽已经完全没有了不适的感觉。人到中年就不行了,一场宿醉之后,不缓上个一天一夜都不敢见人,就算强打起精神出门,整个人也萎靡的像条受过打击的死狗。

    年轻真好。

    从沙发的缝隙里把卡地亚手表和手机摸索出来,卓杨先给李晓青抛了个媚眼再次表示感谢,然后一边充着电,一边翻看着手机里的短信。

    他挨个回复着信息,无非就是来回搬运祝福话语。翻到瑞莎科娃的那一条时,他停了下来。

    虽然两个人之间突如其来的出现那么大一条裂痕,但卓杨内心里还是依旧把瑞莎看做是自己的女友。没有正式交恶分手就证明关系依然存在,这是卓杨朴素爱情观的一部分,也是他善良的一部分。

    正因为想着瑞莎还是自己的女朋友,所以昨晚和李晓青发生的暧昧,卓杨在心里多少感觉有点对不住瑞莎科娃,也多少有点心虚。

    犹豫了半晌,卓杨给瑞莎回复了一句:圣诞快乐,瑞莎!

    这是一个多月以来,他第一次联系了瑞莎科娃。这个时候,他渴望见到自己心爱的乌克兰女郎,但心里隐约的疙瘩又让他很矛盾和矜持。卓杨开始等待瑞莎的回应,他满怀希望期盼自己发出的下一条信息是瑞莎,我爱你。

    圣诞节本就是白色的情人节!

    然而,他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哭累了的瑞莎科娃睡着了,在这个天气晴朗满地洁白的圣诞节里,她睡着了。在这个恋人本应相拥相爱的圣诞节里,她孤单地睡着了。

    一直到这个黄昏,饿醒来的瑞莎科娃才看见了卓杨的短信。可是,难过失望的她,随手关掉了手机,不再想看到或听到任何消息。

    所有事情都非常蹊跷的相遇,所有事情又都非常蹊跷的错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