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下) 雪夜丹青与君绝

    瑞莎科娃又被卓杨这个憨呆呆的样子逗得咯咯直笑。这个大男孩还是那么出其不意的可爱。她笑着走上前去,额头轻轻靠在卓杨的肩膀。卓杨这时才把一口长气呼了出去,随着呼吸的放松,紧绷的p肌也得到了缓解,小腹内还残留的另一半液体又汩汩流出。

    于是,瑞莎科娃又抑制不住笑了出来。她调皮地伸出手轻轻握住他的笔,帮助他完成画作的最后收笔和落款。盈盈一握,掌心颇为充实。

    卓杨就这样傻傻地任由瑞莎摆弄着他的狼毫画笔,东欧画派和中国传统画技相得益彰。

    红袖夜添香,玉手研粗墨。

    淡墨总有穷尽时,浅塘难免干涸日。肚子里的存水再多能有多少?在经过几束略显赢弱的间歇流淌之后,画作终于完成了。

    撒完尿最后一件事是什么?当然是尿颤。

    卓杨不由自主的全身一个激凌,很爽利地打了一个哆嗦。这一下,又把瑞莎惹得笑了起来太可爱了,我的男孩太可爱了。

    瑞莎科娃笑着,手上却并没有放松,反而熟练地轻抖独眼狼毫,甩干净画笔上的点存残墨,随后安抚着这支劳苦功高却又渐渐不太安分的文房重宝。

    纤酥玉手采为笔,万千毛中捡一毫。

    卓杨依旧傻憨傻憨不知所措,就这样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女朋友。

    笑够了的瑞莎科娃将嘴唇凑上前去,在卓杨的唇上温柔婆娑着,又轻轻含住他的下嘴唇,软软地嘬了起来,就像嘬她最喜欢的蓝色玛格丽特。

    “卓杨,我的男孩,我想你。”香软娇嫩一声呢喃,她又吻上了他的唇。

    事情截止到这一刻,一切都是完美的。卓杨的可爱让瑞莎科娃原谅了他的冷漠,而瑞莎的俏皮也再次唤醒了卓杨浓厚的爱恋。

    就在他即将要被这柔情一吻沦陷的时候,就在他要用猛烈之吻来回应的时候。

    “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找我,你不爱我了么?”

    即将喷涌的激情和爱恋瞬间停止了爆发!

    瑞莎科娃唇边含糊地责问让卓杨在脑海里瞬间泛起了那个雨夜看到的一幕,龌龊淫hu的景象让他对瑞莎科娃的嘴唇略微感到了一些不适。

    他微微躲开她的香唇,他曾经是那么热烈而渴望地追逐过的两片柔软的性感。

    “我,在下雨的那天。”卓杨嘴里第一次说出了令他难过的那个时间节点。“那个下雨的夜晚,我在,舞蹈大楼教室门口。”再次回忆起那不堪的画面,卓杨的语气渐渐变冷。

    “在教室的门口,我看见了一些事情。”

    说完这话,卓杨安静地看着瑞莎科娃。他希望得到解释,哪怕是虚假的解释。无论怎样的解释,都可以让卓杨用来说服自己。无论怎样的解释,卓杨都愿意接受,只要是瑞莎亲口告诉他的,卓杨都会去选择接受。

    这个时候,初恋青涩的少年需要的只是一个台阶,甚至不需要这个台阶有多完美,只要是台阶就好,他需要拿这个台阶当做借口来说服自己的骄傲。

    或许,这时候瑞莎只需要说一句对不起,又或许,只需一声我爱你,一切都会烟消云散。也许在2002年的最后一个小时里,他们就会重新相爱,并且会爱得很久很久。

    或许永远都只是或许,生命中不存在假设,因为时光流逝从来不曾回头,就像即将过去的2002年一样。

    虽然瑞莎科娃已经猜到了大概的原因,但被卓杨这么突兀揭破,她还是非常尴尬。那毕竟不是光彩的一幕,尤其是暴露在自己爱着并且珍惜的男人眼前。尴尬的瑞莎科娃有些慌乱,这种慌乱来得非常急切,仿佛是在告诉她,如果不马上解决眼前的困境,小女孩将要永远失去最心爱的玩具。

    看着卓杨在平静的望着自己,瑞莎科娃有些悻悻地笑了笑。

    一时之间没有了方寸的她只能故作轻松地说:“原来我的小男孩吃醋了。”

    然后,她又假装很调皮地歪了歪脑袋。“瑞莎补偿我的小男孩好不好?”

    说完,瑞莎科娃在卓杨身前屈膝委身。榴齿轻启珊瑚唇,香吻凝滑口含羞。

    卓杨又愣住了,他傻傻地看着瑞莎科娃与自己圆锋狼毫之间的这场造化。

    然而,这并不是他现在想要的。

    他只想要一句简单得再也不能简单的解释,然后就会爆发出对瑞莎全部的爱恋,尽释前嫌。卓杨本就是个大心脏大格局之人,虽然还会存在一点不快,但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点龌龊必定会被真诚的爱情驱逐得荡然无存。

    如果瑞莎科娃能在这一刻明确告诉卓杨,那只是她以前的错误纠葛,从现在起,她所有一切都只是卓杨一个人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这对相爱相杀的情侣会在这个夜晚,会在一个浪漫而温馨的地方,度过疯狂和满足的除夕。

    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他们也许从此就会相爱很久很久,直至天堂。

    如果是这样,卓杨会在这个夜晚用他俩渴望已久的那种方式来狠狠地教训瑞莎,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和狂野。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虽然从技战术水平和经验天差地别上来讲,谁教训谁还并不一定。

    然而,爱情中不存在假设,就像时间不存在倒流。

    瑞莎科娃这一刻慌乱和拙劣的表现,让卓杨大失所望。他认为这是她在逃避自己的问题,甚至是不屑于回答。

    看着瑞莎科娃金色的柔发伴随着头部晃动而微微飘洒,卓杨眼前浮现出那一夜那一幕。此情此景何其相似。

    一种屈辱感油然而生!

    你竟然用讨好其他男人的方式来敷衍我?!

    笔尖上传来的意境抵挡不住满腔羞愤,卓杨猛地把瑞莎科娃往前一推。

    “滚开,你这个老女人!!”

    瑞莎科娃猝不及防跌倒在雪地里,卓杨野蛮的动作和恶毒的话语顿时让她恼羞成怒。骄傲如夏花的瑞莎科娃完全不能接受卓杨这样对待她,曾经的大男孩突然变得无礼和粗俗,她为之沉迷的儒雅和可爱消失得无影无踪。

    狼狈不堪地爬起身来,瑞莎科娃的自尊心被击得粉碎,她再也不能强装出风轻云淡的样子。

    顾不上满身的雪渣,瑞莎科娃恨恨地盯着卓杨,羞恼得咬牙切齿。

    “你去死吧,混蛋!!”

    她,毅然转身离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