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上) 九山龙骧迈虎步

    所有的遭遇和伤口,都是青春成长的代价。每一份楚痛,都会成为成长的阶梯。只有当心灵和体肤变得坚强麻木,才会忽略坎坷和疤痕,而那时,又会发现青春却已渐渐远去。

    思绪游荡的卓杨想起了父亲在他刚出生时,写给他的一首小诗。

    世界并不完美,却足够精彩

    欢迎你的到来,我的宝贝

    尿布让我忙乱,你却冲着我咧嘴一笑

    这是你第一次的笑

    没心没肺而且毫无征兆

    一霎间,我被你颠覆

    原来在很早以前我就深爱着你

    欢迎来到属于你的世界,我的儿子

    欢迎你来享受所有的精彩

    来享受所有的酸甜苦辣吧

    这一切,你一定会着迷!

    不得不说,卓彤彤是个蹩脚的业余诗人。但卓杨这时想起这首诗,是因为他终于明白,父亲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曾告诉过他:人生所有的酸甜苦辣,其实都是精彩纷呈。

    想到了父亲,卓杨的心情好了很多。在他的记忆里,父亲更多时候像他的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

    半岛铁盒酒吧里,大sb和一帮酒客们早已经惊讶得口瞪目呆。他们只知道卓杨是音乐大学的学生,却完全没有想到卓杨的弹奏技法是如此娴熟和高超。作为音乐票友,他们很多人都能看得懂,卓杨对轻重缓急之间的节奏感拿捏得恰到好处,而且该炫技时毫不犹豫,该平铺时又绝不卖弄。此时卓杨的弹奏水准,已经足可以瞬间秒杀汉诺威城市中所有音乐集会里的那些专业乐手和高级票友。

    在随后几天里,卓杨早上在酒店的健身房里挥汗如雨,各种器械都要统统过一遍。下午或者晚上则去半岛铁盒练琴,具体时间要看心情。闲来无事就陪着他的李晓青这才算彻底服了:我勒个去,这才是爷们儿呀!能文能武,有里有外,进得了厅堂上的了炕,跟以前总围在旁边的那些苍蝇完全不一样。那些个男人整天介不是项目就是批文,嘴里从来没有下过一个亿。提起运动,不是高尔夫就是装模作样地谈论羽毛球拍的磅数。哪像眼前这位爷,把健身房里的器械都快晃散架了。

    卓杨用勤奋来消磨自己的假期,而他的好朋友九山则正用努力来出人头地。

    中国河北省易县,这是一个在中国历史上颇有些名气的小县城。在两千多年前,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刺客荆轲就是从这里的河边出发去了遥远的秦国。这里盛产的砚台一直都是中国名砚之一。

    解放军陆军某集团军某团就驻扎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县城里。

    团长黄光伟最近气不太顺,操心的事情有点多。黄光伟团长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他爷爷曾经跟随着队伍一路从瑞金到了延安。老人家虽然不是挂将星的开国元勋,但也算得上功勋卓著了。

    黄团长烦心的事情很多,大的小的都有。去年下半年团参谋长升调师副参谋长之后,团参谋长的位置就空了下来,各方都争夺的非常激烈。有一个副团长玩了命地势在必得,可他并不是黄团长和他上边这条线上的人,所以黄光伟就也玩了命地不想让他上。这番竞争从团里延伸到师里,直至集团军。

    争夺最激烈的时候,黄团长出了一个损招,让这个副团长去接新兵,新兵到位后又给副团长放了假,劳苦功高疗养疗养。等这位失去警惕的副团长从北戴河精神气爽地回到团里,不但新任参谋长已经开始主持工作,而且他自己的转业报告都被批了下来。

    被挖了大坑的副团长这岂能愿意?整天到团部来闹,师部军部不敢去,大首长真能让警卫连收拾他。团部这里,都是以前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事,再加上本来这事儿就有点亏欠,所以谁也不好马上拉下脸来。可是,事情木已成舟,闹有什么用?部队可不是地方工厂企业,对付你的条条框框和手段多得是,无非最后再多补偿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别搞得不可收拾。

    军队里并不是一方净土,里面也存在着各种派系斗争和尔虞我诈,有些派系斗争的源头甚至可以追溯到红军长征前的江西苏区时期。军队里的内部斗争有时要比地方上公司或机关里的斗争来的更加猛烈和阴险。毕竟,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江湖。

    让黄团长烦心的还有别的事,大事。海湾战争以后,美军新的作战方式对全世界军队触动都很大。具体到中国,颠覆了以前陆军大规模坦克集群对决和大兵团会战的主流战略思路,开始往高精尖和小规模突击,以及陆空结合对敌方首脑机关实行斩首的方向思考。然而,大车难掉头,转变太大造成争论就很多,迟迟不能拿出具体的方案。但所有人都知道,改变是一定的,撤裁合扩一定会有。整改过程中自己的位置是否安全?黄光伟团长的担心也是大多数军队中层主官的担心。

    今天是团属新兵营训练考核验收的日子,考核验收完毕,新兵们将被授予列兵军衔。在接下来的几天,这三百多名列兵就会被分配到团所属下面的各个连队。

    在去往新兵营的路上,黄团长又感慨,现在的兵是越来越不好带了。国家富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这是好事。可也造成了十**岁的孩子娇生惯养得多,吃不了苦。不但身体素质不如以前,而且想法还特别多,管理起来很不容易,一不留神就整些幺蛾子出来。唉!还是战争年代好啊,冲锋号一响,什么有的没的统统都放在了一边。黄光伟团长还是新兵的时候,随某部红军团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

    天气有点阴沉,干冷的北风吹过训练场上空。九山穿着臃肿的冬装站在队列里,魁梧的身体显得越发粗壮。两个多月的训练,他本来挺白皙的肤色被冬天的太阳晒得黝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