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下) 九山龙骧迈虎步

    就像九山对卓杨说的那样,他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军人,他的目标就是要当将军。

    在少年热血支撑下,九山面对新兵营艰苦的军事训练没有丝毫抵触,没有像很多一同入伍的新兵那样叫苦不迭。在第一天上午的拔军姿结束之后,他们班里好几个新兵在吃中午饭时都端着大碗掉眼泪,只有九山捧着和脸一样大的海碗满口香甜地喝着肉汤。别人勉强喝个半碗,九山狼吞虎咽灌下去两大碗肉汤泡馒头。

    从新兵训练一开始,九山就成了新兵营的明星。无论是最先的队列,还是后来的单兵战术动作,四百米障碍、单双杠军体,他都是三百多新兵中最拔份的。

    九山第一次手榴弹投掷,就把班长看得张目结舌。射击三种姿势的稳定训练,枪刺上挑着耐火砖,一声令下就要一个姿势保持两个小时。别的新战士动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早都已经变形扭曲不堪,只有九山从头至尾纹丝不动,腮帮子轻轻贴着枪托,眼睛一眨不眨地三点一线。严冬里,汗水湿透了他的制式衬衫和绒衣。

    天生神力和性格坚毅的九山在军队里如鱼得水。他现在是新兵班的副班长,而且还是新兵营里陕西籍新兵的领头羊。部队里以地域划分的拉帮结派是常态,没有任何稀奇。九山是那种敢于出头而且愿意出头的类型,很快就把陕西籍新兵团结在了他的周围。通过几次新兵之间私底下的小冲突,再加上硬怼了一次炊事班老兵,现在的新兵营里,不管老兵新兵,对九山都是客客气气的。

    九山是个硬桥硬马的硬汉,军队里高强度的训练和令行禁止的作风让他每个毛孔里都透着舒坦。他喜欢这种生活,喜欢这个彰显男子汉魅力的职业。接触过九山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一个标准的关中汉子,豪爽仗义不拘小节,没有那么多小资小调。上中学时,别的同学带的零食是辣条薯片萨其马,九山书包里却装着好几咕嘟大蒜,时不时剥上一瓣扔嘴里,‘嘎嘣嘎嘣’地嚼得香甜。寻思该换口味的时候,九山也会给兜里揣上一块生姜。

    生嚼大蒜和生姜的爱好九山一直保持了很多年,无人能撼动,甚至后来他那位清秀可爱的教师妻子也没能改变他。

    九山是硬汉,但他不是粗汉和莽汉。他早就期待着考核验收的这一天,九山知道,这一天是他绝好的表现机会。

    在阅兵台上黄光伟等团首长的注视下,新兵们先完成了队列会操,队列完毕后接下来的科目是手榴弹投掷。560克的木柄手榴弹投掷,一直是我**队的传统训练项目。大部分新兵的投掷成绩都在40多米上下,属于良好。

    黄光伟团长有些无聊地和旁边的参谋长聊着闲话,心思完全不在下边的训练场上。

    “好——”

    突然,一阵喧哗和叫好声打断了黄团长,待他看去时,发现一枚手榴弹被远远地投在了红色标示旗之外,而红旗距离投掷点是70米。

    黄团长‘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快,快去看看是多少米?”集团军的投弹记录是7884米,已经很久没有被更改过了。而刚才这一投,明显超过可为满分的70米很多。

    “报告!刚才的投掷成绩是8358米!”

    这下整个阅兵主席台哗然了。这一投不但把原集团军记录提高了将近5米,而且已经逼进了88米的全军记录。这个纪录是二十年多前兰州军区的一位副连长在大比武时创下的。

    “这名新战士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黄团长听着新兵营长的汇报,心里也有些小激动。打破集团军记录,这也算是团里的训练成绩,是可以给团里的训练工作脸上贴金的。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部队里有许多大家常年默许的共识,比如说:破集团军手榴弹记录等于三等功一次。

    九山有些得意地站在队列里。刚才那一投他感觉非常好,而且也尽了全力。前些日子训练时,九山多少有些保留,成绩总在60到70米之间。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可训练时再好有什么用?所以,九山很小心思地把一鸣惊人的机会留到了考核的时候,留到了团首长的眼皮子底下。

    别以为五大三粗的人就一定直来直去,别以为武夫就不能秀外慧中。张翼德画得一手好山水,岳飞诗词满天下。九山的智商和情商绝对与他的肌肉强度成正比。

    但九山的聪明却并没有用在投机取巧上。

    部队大院里长大的九山在入伍之前,就有大院里关系不错的警通连老兵给他传授诀窍:一到新兵营,就要找机会拿东西把两只胶鞋内侧脚后跟处磨平。这样队列训练转向和稍息立正的靠脚时,就会有清脆的‘啪’的声响效果。而有了这样的声音效果,能让动作显得干脆和有力度,完全可以在训练中把班长糊弄住,会省去很多加小操的痛苦。九山知道这个窍门,但他却没有那样去做,而是通过一次次重复枯燥的训练,硬生生把胶鞋内侧那两个部位上凸起的胶纹打磨得光滑如镜。

    九山不屑于偷奸耍滑,他只是把握一切能展现自己能力的时机。手榴弹如此,随后的四百米障碍也是如此。

    “又是他!!”

    训练场上又传来呐喊和喧哗声。

    在一片加油助威声中,九山从深坑上一跃而过,飞矮板、上高板凳、越高低台、上云梯、登独木桥、高板墙,匍匐过铁丝网的九山就像一只机敏的野兔。

    又一个折返里,九山从两米的深坑里窜出来,三步桩根本没有来得及耽误他片刻时间。冲刺通过最后100米,他总共用时1分47秒。

    “哗——”整个训练场一片掌声。2分30秒内及格,2分15秒内良好。两分钟以内就是优秀,以前从没有新兵能在两分钟之内完成这一全军和武警部队里强度最大的常规训练科目。九山的整个过程毫无瑕疵,没有在任何障碍面前多停留哪怕01秒,所有动作标准规范而且一气呵成。

    九山的力量和身体协调性,在四百米障碍的科目上尽显无遗。

    两分钟完成四百米障碍的新战士,也等于三等功一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