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下) 春暖花开你是谁

    加上新签约到旗下的图赫尔,拉伊奥拉在马迪堡俱乐部内的话语权大增。可以说除了马伦主席和克洛普主教练,在俱乐部里并没有职务的胖子实际上成为了马迪堡的第三号实权人物。

    假期结束后开训的第一天,克洛普宣布三名b队球员卡尔兰德、威利阿克曼、克拉克埃德蒙正式上调一线队,同时又宣布几名一线球员下放b队。经过几番调整,原先臃肿不堪的一线队整容稳定在了二十二人上,这是一个非常理想和合理的人数。人多了心思多,为了十一个首发位置引发出的龌龊也就多,不好管理,整天扯皮拉稀的耗费精力,所谓内耗。人太少也不行,竞争压力不够,主力球员危机感不强。而且遇见赛程密集或是伤病,难免在用人方面捉襟见肘。二十二个人,对马迪堡这样的小球队来说,那就是姓何的嫁给姓郑的正合适!

    加练小组的所有成员终于在队伍里汇合了,卓杨他们也替那哥仨开心。别得不说,这三位铁定是自己人,心挨着心呢,在一线队的势力范围更加稳固了。不过,这三个年轻球员的努力和进步也是有目共睹的,在冬歇期前跟随一队替补打萨尔布吕肯b队的那场比赛,表现得还是很有亮点,实力上已经完全具备了进入一线队的能力。

    受卓杨他们飞速成长的影响,原青年队里又冒出了好几支加练小组,半岛上很是热闹。不过,这些新自发形成的加练小组,和卓杨他们就没什么纠葛了,各练各的。一是不好意思,卓杨他们好歹也是腕儿了。再者,曾经同在青年队的时候,没有跟随卓杨他们一起,现在硬凑上去显得别扭不是。寒冬落魄你不在,春暖花开你是谁?当然了,卓杨哥儿几个没那么矫情,完全是那些人抹不开面子。总之,马迪堡俱乐部里掀起了大练兵的**,尤其是年轻球员们,醍醐灌顶一般不再浑噩度日。

    榜样的力量是伟大的!

    球队重新集合,几个好哥们儿又聚在了一起,那还有什么话说,一切都是老规矩,训练加练隔三差五再****。卓杨把练习钢琴的时间改到了每天的上午,吃过早饭就直奔半岛铁盒酒吧而去。酒吧里一般早上都不营业,谁没事也不会大清早的就来喝两杯,那得多堕落呀?于是,热情豪爽的球迷领袖同时也是卓粉的大sb为卓杨开了专场,让他安安静静倘佯在音乐的世界里。

    卓杨的朋友越来越多,老的自不用提,那都是情比金坚。大sb和卓杨一见如故的投缘,蜜黛尔小小年纪也时不时抽空子和他煲一会儿电话粥,小丫头的稚嫩童音听着很是让人舒坦。

    赫拉迪和马克西姆两个小朋友也被米洛大帝虎躯一震顺利拿下。还别说,胖子出手,例无虚发,跟小李探花似的。他也就是在卓杨这里失了手,就像李寻欢面对林诗音。林诗音是小李飞刀的软肋,卓杨也许就是米洛大帝的克星。

    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冬歇期结束了,寒假却还在,离大学开学还早,卓杨仍然住在汉高斯堡酒店的套房里。李晓青多少有些怨念,说好的同居,结果居倒是居了,可这一天到晚地见不着卓杨人。大清早晓青懒觉都还没睡醒,卓杨吃完早点就去了酒吧练琴,中午一起吃完饭又急急忙忙往半岛上赶。晚上回来累得像死狗一样,说不了几句话倒头就睡,扔下晓青姑娘只能和赵雪无聊地絮絮叨叨。晓青怨念

    乍一看,俩人有点像结婚多年的中年夫妻。丈夫早出晚归,妻子家庭主妇。当然,像是像,形似而神不似,是是而非。俩人并没有那什么不可描述的关系,一丁点儿都没有。

    球队1月31日重新集合,丙级联赛主场对阵奥芬巴赫的比赛是在2月8日。在这场比赛之前,马迪堡要先进行一场德国足协杯第二轮对决,对手是乙级球队奥博豪森。关于这场比赛,卓杨和克洛普有点分歧。

    在克洛普看来,这个赛季的重心毫无疑问是联赛,尤其冬歇期后,球队要全面发力冲击丙级联赛各个对手。至于杯赛,用替补随便打打,打哪算哪。淘汰了完全无所谓,还省了功夫。万一走狗屎运赢了,那就继续随便打打,只当是锻炼替补了。这也是俱乐部的既定方针,并且也得到了以队长哈斯勒为首的老球员们的支持。

    可卓杨代表另外那个几个少爷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中心思想就是乙级队呢!奥博豪森那可是乙级队,卓杨哥几个以前从来没有碰过。六剑客心现在有点野,光打丙级队已经不是太过瘾,这好不容易有支乙级队被送到了面前,不上去称量称量心里实在不甘呐。

    卓杨苦口婆心地摆事实讲道理:先生,你看啊,球队今年保级绝对没有什么问题了吧?这一点你也同意是吧。保级不成问题,那你还担心什么哩?不如让我们跟乙级队的高手们过过招,是骡子是马也把我们拉出来遛遛,也好让我们年轻人提高提高。

    最终,克洛普被卓杨说服了,因为说得在理啊!看球队目前的势头,六剑客的冲劲,谁现在要说保级还有问题那就是昧了良心瞎了眼。照这么踢下去,赛季结束球队能在中游排一个相当不错的名次。既然这样,何不如让这帮精力旺盛的小子上去玩玩,不好打击了他们的积极性不是?再说了,年轻人在比赛中容易提高,有很多东西不是光靠训练就能长进的。

    至于比赛中受伤的风险,就交给上帝吧!

    卓杨有个高中同学在夜市上用牙开啤酒瓶子,大家都那么开,别人都没事,就他的酒瓶子口突然碎了。玻璃把下嘴唇割开,连着一丝肉就那么耷拉着,去医院都没办法往回缝。这玩意儿你说能怪谁?都是命!

    2003年2月5日,冬歇期后的首场比赛。得偿所愿的马迪堡半岛六位少爷要在主场维多克球场掂一掂乙级球队奥博豪森的份量。可是,这场德国杯第二轮第一回合的比赛却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