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 十章(下) 蓬蓬头弱不胜衣

    现在的奥芬巴赫已经和中国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队里很多人甚至都已经忘记了曾经还有一位大个子中国队友。

    这场比赛马迪堡队做出了一些改变,埃德蒙顶替贝洛克出任首发门将,这也是克洛普对自己足球哲学一次新的尝试和完善。另外,丹尼斯顶替卡利特扎斯基首发,和默特萨克搭档中后卫。希腊帅哥毕竟年龄大了,放荡的私生活也严重影响到了他的体能和竞技状态,让他打满全场十分勉强,老胳膊老腿的出个岔子谁也脱不了干系。希腊老帅哥已经决定,赛季结束后就此退役,开始彻底奔放他那颗不羁的心,敞开享受人世间的繁华以度余生。丹尼斯留下的右后卫空缺由同样刚调升到一队的威利阿克曼担任。这样一来,首发阵容当中,就有了八名原青年队的球员,青春咏叹调在汉诺威的半岛上空回旋。

    没有任何意外,青春的马迪堡21有惊无险在主场战胜奥芬巴赫。双方各罚进一粒点球,刀疤里贝里绝杀。卓杨很罕见的没有进球,但造成本方两次进球的进攻都是从他脚下发起。一次突如其来的直塞让小猪形成单刀,后卫迫不得已犯规,矮脚虎点球一蹴而就。还有一次是卓杨在中场抢断,发动反击,最后由二哥妙传刀疤,法国少爷把对方守门员涮了一个跟头,笑打空门得手,风骚得倾国倾城。

    本轮过后,马迪堡20战5胜5平10负积20分,排名跃升到第14位,麻溜儿地离开了降级区。换帅后5战4胜1平,强势的令人胆颤心惊。

    又到了周中,2月12号,德国足协杯第二轮次回合的比赛日。

    这次客场对阵奥博豪森,克洛普也学会了不要脸。主力半主力齐刷刷窝在家里一个也没动,连克洛普本人都没去。助理教练伍尔夫加上新鲜出炉的卡莱尔教练带着十四个替补以及替补的替补去填场走了个穴。反正首回合血淋淋的70摆在那儿,有本事你奥博豪森一个一个往回打呀?别说你是乙级队,就算拜仁慕尼黑来了也不是想打就能打得回来的。再说了,打回来又怎样?除了面子上不好看,又丢不了一块肉,俱乐部本来就打算放弃足协杯的。话又说回来,面子能值几个钱?混社会的太看重面子了容易玻璃心。

    对于奥博豪森来说,那就更没有追求了,一丝多余的想法都没有。还是老样子,一帮打酱油的上去应付了一下,和马迪堡牌老抽唱了一出双簧。00,谁也拿谁没辙,谁也没想拿谁有辙。

    就这样,马迪堡莫名其妙地闯进了德国足协杯的十六强。

    明天要去客场打强敌翁特哈兴,卓杨他们一帮子人早早结束了例行的加练,准备回家养精蓄锐。冲完澡少爷们正嘻嘻哈哈朝外走着,冷不丁从路边窜出一人来,险些吓大家一跳。

    “嗨,卓哥。我是青年队的大卫路易斯。嗯,冬歇期刚来的。”此人毫不认生,冲着卓杨就来了。

    卓杨定睛一瞧:嚯,怎么出来一个拖把?瘦高瘦高的身形,麻杆似的。满脑袋的头发乍起,要多蓬松有多蓬松。这头型新潮的,远看就是一马蜂窝,近看一缕一缕支楞着,可不是墩布咋滴?

    “嗨,大卫。我是卓杨,欢迎你来到马迪堡俱乐部。”

    “卓哥,我可是你的球迷,老崇拜你了。你的球踢得要多炫有多炫,我在巴西也没见过你这式儿的。”

    大卫路易斯,1987年4月出生在巴西圣保罗州迪亚达玛,今年还不满十六岁,拥有巴西和葡萄牙双重国籍,场上司职中后卫。他出身于巴西街头足球,九岁时进入著名的圣保罗俱乐部的青训系统。去年夏天,因为身体过于瘦弱,圣保罗俱乐部不看好他能成为强壮的职业球员,随即和他解约。为了全家的希望和自己的梦想,年少的路易斯去了离家两千公里外的小俱乐部维多利亚,在那里独自坚持训练。训练没问题,可是维多利亚俱乐部也不看好他,迟迟不愿和他签约。日暮穷途的小路易斯在最艰难的时候,遇见了胖子拉伊奥拉。米洛大帝慧眼识人,果断把他带到了欧洲。

    来是来了,可年龄也实在太再加上竹竿一样的体格,怎么也找不到愿意接手的球队。幸好,胖子和马迪堡结成了合作伙伴关系,随即就把大卫路易斯塞给了马迪堡。瘦归瘦,蓬蓬头的技术和意识都相当不错,而且还有一颗不安分的心,活动范围极大。克洛普和图赫尔马上就看出了小家伙的潜力,全力在中后卫位置上培养他。

    瘦高个、中后卫、被大球队拒绝、都有一个骚动的心。除了头型,这不活脱脱一个小号默特萨克吗?卓杨看了看默队副:“我说佩尔,你看是不是也搞个这发型?蛮帅的。”

    默特萨克:“”

    “几位大哥,小弟初来乍到,还望多多担待。”文邹邹硬装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卓哥,我以后就跟着你们混了,每天加练带上我吧?”完全是个自来熟。

    卓杨他们几个当然没有问题,送上门的小弟,还这么中二,明显是一路人呀。菩萨心肠的默特萨克大善人看不下去了:“哎,我说蓬蓬,你说你咋瘦成这样哩?走走走,哥请你吃烤肉去,给你贴点冬膘。”

    “哎妈,队副哥,你老仗义了,我就喜欢整烤肉。”

    “瞧这小身子骨,这风一吹你知道吧,我都操心你飘到运河上掉水里,小猪哥我给你多加一盘香肠。”

    “蓬蓬,在汉诺威敢有人欺负你,就报我刀疤的名号,先人板板的还反了他了。”

    “奈何黄花瘦,又何尝不是对这纷繁俗世的嘲弄。今晚吃好喝好,改天二哥带你去个好地方开开眼。”

    “那啥,啥时候去我那,我让我妈给你炖荷兰肘子。”

    “几位大哥老仗义了,啥也憋缩了,眼泪哗哗的”

    光秃秃的白桦树安静地看着一群脱离了高级趣味的装逼犯,裹挟着纯洁的巴西少年渐行渐远。号称林中风骨的白桦树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会哀叹人世间又少了一个朴实醇厚的好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