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上) 使阴招翁特哈兴

    2003年2月15日,在巴伐利亚州的翁特哈兴市,卓杨他们经历了一场相当憋屈的比赛。

    翁特哈兴是丙级联赛的一支劲旅,本赛季前二十轮过后排在积分榜第二位,冲击乙级前景非常看好。众所周知,今年丙级联赛里有三支强队,他们的实力要高出其他球队一大截。这三支球队分别是奥斯纳布鲁克、艾尔格博格以及翁特哈兴,这也是三支最有希望升入甲级的球队。

    不过,近几轮马迪堡强劲的反弹势头谁也不敢小视。故此,翁特哈兴采用了针对性极强的打法,两支球队在场上斗智斗勇,压制与反压制,限制与反限制。卓杨领衔的中场早非吴下阿蒙,逐渐夺得了场上控制权,场面上开始占优,局面倒向了马迪堡一方。

    经过几次进攻和射门未果后,时间来到了上半时第37分钟。

    卓杨在中场卡位,堵住了翁特哈兴的出球路线。对手百般无奈仓促回传之时,被机警的德容把球断了下来。德容传球给前插的卓杨,卓杨连过两人到了大禁区角附近。脚外侧磕给二哥后,卓杨不停步继续前插到禁区里。二哥抹过防守球员,作势要下底,骗得边后卫一个趔趄。好一个二哥,脚疾眼快把足球扫了进去。抵达前点的卓杨在夹防中用脚后跟一摆,足球从人腿缝隙中窜进了网窝。

    有一球在手,接下来的比赛就好打了,马迪堡根本就不怕你老鼠不出洞。可是翁特哈兴胆敢倾巢而出,卓杨这几个也不是吃素的,分分钟用反击敲你个满头包。

    比赛就这样被马迪堡的天才中场们引领着节奏,实力强怎么啦?劲旅怎么啦?在妖孽值爆满的六剑客面前,统统都是纸老虎。

    下半时第六十一分钟,马迪堡再进一球,将比分改写成2:0,客场领先翁特哈兴。

    回撤的矮脚虎做球给小猪,随后两个人打起了眼花缭乱的连续二过一,防守球员狼狈到极点没有一步赶在趟上。最后由哈队长塞给刀疤,里贝里禁区内狰狞怒射,只表情都能把对方门将吓出神经病。射穿守门员的小门后,刀疤加盟了小猪的龌龊穿裆连锁店。

    随后多德换下矮脚虎,老队长下场时还四下里挥手致意,完全不顾主场球迷嘘声四起。一切都显得顺风顺水,这三分看样子十拿九稳。

    谁知,就在接下来的比赛中,风云突变,把马迪堡人都能呕出血来。

    第六十九分钟,翁特哈兴前锋科帕多突破到禁区线,默特萨克紧紧贴住他。机灵的科帕多往前一顺,默特萨克根本没把这些小伎俩放在眼里,随即迅速转身卡住了线路。想过老子,门儿也没有,球过去人你给爸爸留下。万事应对的皆无懈可击,就看见科帕多应声而倒,像一棵被伐倒的大树。默特萨克还正纳闷呢:这是羊角疯突然犯了?

    “哔——”急促的哨声响起,只见裁判手指向了点球点。

    你妈逼,这是遇见传说中的假摔了!默特萨克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向裁判申诉。“这是假摔,这他娘的是假摔!”裁判根本就不搭理他,挥手让他赶紧走开,像赶苍蝇。愤怒的默特萨克转过身去冲着还在地上装腔作势的科帕多大喊:“你他妈的还要不要脸了,还要不要逼脸了?”翁特哈兴队长兹姆曼尼冲上来一把推开默特萨克,双方球员随即一哄而上,推搡在了一起。

    裁判好不容易才把双方分开,甩手给了默特萨克一张黄牌。

    卓杨看着科帕多把足球摆放好,后退出五六米。哨声响起后,他盯着科帕多助跑的小腿,脑子里突然平白无故的预感到这球将要射向左边。果然,足球紧贴着左门柱飞了进去,埃德蒙扑反了方向。对于这莫名奇妙冒出的奇异念头,卓杨思不得解。比赛还在继续,也不容他多思。摇了摇头,卓杨把这事撂在了一边。

    看着科帕多罚出的点球飞进球门死角,默特萨克郁闷的脸上都能拧出水来。卓杨赶忙过来安慰他:“没事没事,咱还领先着呢,再怼进去一个就是了,看他们还能拉出什么猴子屎来。”

    刚才那一幕大家都没看清,不过既然默特萨克说了那是假摔,哥几个肯定无条件相信自己兄弟。听说过没见过,今儿算是开了眼了。走着瞧,你个玩诈的龟孙。

    可是剧本没有按照他们设想的演,这是一部反派电影。

    大家伙带着一肚子气和对方纠缠到了一起,动作越来越大,裁判的哨声此起彼伏,比赛被分割的支离破碎。刀疤、阿克曼、东德酷还相继被出示了黄牌。

    稀里糊涂地到了第八十三分钟,翁特哈兴中场里特尔长传。在他出球之前默特萨克就做出了预判,一挥手后防线前压两步,把准备后插上的对方前腰范卡罗扔到了身后,随即默特萨克伸手示意进攻方越位。

    可是,主裁哨子并没有响,边裁也没有举旗,反而做出了继续进攻的手势。默特萨克这才慌忙回追,可这会儿哪能追得上。不过,这一脚长传好像给得稍微有点大,出击的埃德蒙完全有机会抢先把足球摘下来。

    默特萨克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范卡罗斜着向前高高跃起,做出了胸部停球的架势。这那够得着呀?默特萨克心想:你以为你的胸有多大,你以为你是丽莎·安?

    只见范卡罗张开手臂,把胸部挺的又高又丰满,抢在埃德蒙之前,然后……,用大胳膊把球卸了下来。

    手球了!

    猛扑过来的门将埃德蒙与范卡罗擦身而过,范卡罗面对着诺大一个空门。

    看着范卡罗自信满满地奔跑庆祝,主裁判没有理睬马迪堡球员对范卡罗越位加手球的控诉,示意进球有效。

    这一下,马迪堡人全炸了。默特萨克脖子上爆着青筋和裁判争辩,里贝里脸上的刀疤扭曲的像要蹦下来。裁判坚持了判罚,没有一丁点犹豫。

    马迪堡全队围着裁判不依不饶,主裁在惊涛骇浪中稳如泰山。场下矮脚虎冲着第四官员一阵咆哮:“这他妈长得是p眼吗?爷爷我在这里都看得清清楚楚,狗娘养的是想把事情搞大吗?”

    第四官员:“哈斯勒先生,请注意您的言行。”

    “我注意你奶奶个腿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