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上) 翁特哈兴现世报

    “你们配不上卓这样的兄弟!”克洛普愤怒的呐喊。

    “整个一线队里,卓是年龄最小的。但是,在球队最艰难的时刻,年龄最小的卓杨勇敢地扛起了球队。”

    “那个时候,只要有人轻轻地帮他一把,只要轻轻帮一下,他的努力他的拼命就会有结果,他的勇敢就不会白白的浪费。”

    “在卓杨为大家战斗的时候,你们却辜负了他。”

    “丢掉两分一点也不可怕,丢掉你们的勇气才是噩梦。”

    “能执教卓杨,是我尤尔根·克洛普的荣幸!”

    “我希望你们能牢记住今天,牢记住你们兄弟的勇敢。”

    “你们中间很多人非常年轻,今天也是你们长大的代价。只要你们也学着变得聪明、坚韧和勇敢,小小的翁特哈兴算什么?你们将来会征服甲级,会征服拜仁慕尼黑,会征服曼联和皇马。只要你们牢记着今天,你们就一定会征服世界!”

    克洛普的咆哮结束了,更衣室里一片沉默,只听见一道道沉重的粗声呼吸。

    卓杨老脸通红:我咋就没看出来老克还会煽情呢?这尼玛给我抬得高的,下都下不来,也不怕我摔死?

    小猪‘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先生,对不起。卓杨,对不起。我也是昏了头了你知道吧,你……,要不,你扇我两下?”

    “别……,小猪,没有的事,你别听先生瞎逼bi……”感觉这话不对,卓杨赶紧打住。

    清了清嗓子,他正儿八经地发言。“我觉得吧,没拿上三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下次见面补回来就是了。我就不信咱们总这么倒霉我们中国人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哦,忘了你们听不懂。反正就是说,你看着是坏事,其实他说不定是好事,一切的一切冥冥中老天自有安排。”

    “如果能像先生说得那样,今天成为我们成长的一个契机,让我们的内心就像球技一样快速成熟起来,那今天就是我们的收获。而这个收获,要远远大于失去的那两分。”

    “你们都知道,我是一个学生,在钢琴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足球,我认为和自己的朋友兄弟在一起踢球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所以,我喜欢和你们一起比赛,喜欢和你们一起击败一个又一个的对手。”

    “我在场上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喜欢的事情。”

    “哥几个不要对先生刚才的话多想,克洛普先生那是气得。我大老远的漂洋过海到这里,处几个好朋友不容易,都是心挨着心肉扯着肉的,千万别把我架那么高,回头再把我摔着。”

    更衣室里发出一阵哄笑。气氛活跃了一些,没有了刚才死寂一样的压抑。

    天皇巨星哈斯勒说:“尤尔根,你说得对。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对胜利的追求。卓,你是好样的!”哈斯勒虽然桀骜,却始终是个有担当的汉子。

    “我向大家道歉!作为队长,我没有带头去控制好情绪,造成了全队大面积吃牌。”

    “我们这支球队,大家来自不同的国家。可无论来自哪里,马迪堡都是一支德国球队。而德国球队最大的特点就是坚韧,永不放弃永不言败。今天,我们做得不好。卓今天比我们更像一个德国人。”卓杨一头黑线,鸡皮疙瘩上都是冷嗖嗖。

    矮脚虎接着说:“今年来到马迪堡,我一度非常后悔,原因大家都知道。但是后来,我又变得非常骄傲,因为我们现在是一支非常出色的球队。我们有出色的教练,还有一帮出色的小伙子。我在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又再一次享受到了足球带给我的快乐,谢谢你们!”

    “我的职业生涯很漫长,见过的事情太多太多。今天发生的事情,也是足球的一部分。今天我们吃亏了,但没有球队会永远吃亏。每支球队都有吃亏沾光的时候,都有胜利被偷走甚至冠军被偷走的时候,也都有偷走别人胜利的时候。总得来说,是平衡的,时间越长越平衡。”

    “我再一次郑重地向大家道歉,卓杨,我向你道歉。”

    卓杨赶紧说:“哥哥,瞧您说的,我脸上挂不住啊。”又是一阵哄笑。

    矮脚虎摆了摆手:“下一场比赛我们四个停赛,靠你们了。卓,你等着我们回来。”

    默特萨克站了起来:“我这个副队长也不及格,托马斯大哥下去后,我没有在场上起到好的作用,我没有很好的和那个该死的狗屎裁判交流。”说到这,默特萨克还是有点咬牙切齿。

    “卓,下场比赛交给你了,等我回来!”卓杨是第二副队长。

    刀疤:“嗨,看老子这暴脾气,日他奶奶个先人板板。”

    卓杨又赶紧安慰大家:“咱们都是队友,都是好兄弟。出了问题,大家一起扛着就是,并不是哪个人个人的错。今天是咱们整个队都被逗出了邪火,算咱们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放屁都砸着脚后跟。”

    “大家也别多想,谁还没点气性了。我们中国有句话,一人一个脾气,一人一个勾子渠渠……哦,我忘了,你们还是听不懂。意思就是说,踢球并不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他的脾气。”

    “平就平了,得牌就得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下次见面咱们给他摁住打出屎来,让翁特哈兴的杂碎们晓得,莫伸手,伸手必被爆一脸!”

    “总之,下场比赛,你们就瞧好吧。把心妥妥的放在胳肢窝里,一切交给我们。”

    客队更衣室里在踊跃地做着批评与自我批评,气氛变得一片祥和。新任助理教练卡莱尔突然冒出了一句。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足协杯下一轮的对手是……翁特哈兴!”

    片刻的沉默之后,更衣室里猛地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浪差点将房顶掀掉。

    “老子要打残他们!”

    “打死翁特哈兴!”

    “血洗翁特哈兴!”

    “要让他们哭着回家!”

    “老子要一个打十个……”

    翁特哈兴队的球员和阿姆体育公园球场的工作人员听见了,一阵纳闷儿:他们不是没赢吗?怎么还这么浪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