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上) 李晓青醉酒索吻

    李晓青的豪华套房宽敞明亮,居住在里面舒适方便,卧室里的大床舒服的都让人舍不得起来。和这里相比,卓杨在音乐大学的宿舍就像是个窝棚。在这里,每晚还有两个美女陪伴聊天,窝棚里就只能自言自语。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异性聚在一起,总是会很有趣,总能有说不完的话题。

    和李晓青同居的这段时间,卓杨过得很惬意。两人之间到目前为止纯洁的像南极的雪,当然,除过去年那个荒唐又温馨的圣诞夜。虽然没有男女私情,跟美女腻在一块儿还是让卓杨失恋的小心脏得到了很大抚慰。和李晓青在一起,卓杨总是很欢乐,因为李晓青就是个充满欢乐因子的女人。

    和瑞莎科娃在一起时是浪漫和激情,李晓青带给卓杨的则是温暖和快乐。卓杨很留恋这种同居的感觉,可是再怎么留恋,他也决定要搬走,因为学校的寒假结束了。

    音乐大学已经开学两个星期,卓杨拖着迟迟不想回到宿舍,多少是有些舍不得。但每天要上课,汉高斯堡酒店在城市的另一边,距离学校和俱乐部有些远,很耽误事儿。李晓青也舍不得跟这个很能谈得来的卓杨弟弟闹分居,甚至给他说,我每天让司机接送你上学和训练。卓杨就更不敢答应了,这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说好的明天卓杨就搬走,其实哪有什么好搬的,就一个国内带来的大背囊,说走就走。都是卓杨磨磨蹭蹭的借口而已。

    整个晚上的时间,都是在闲聊中慢慢的消耗着。面对李晓青好奇地追问,卓杨想了想,还是把他和瑞莎科娃的事告诉了李晓青。这是他第一次对别人谈起他们之间的经过,还有后来出现的问题。卓杨讲得很慢,也很详细。

    当然,有些过于细节的东西,就一笔带过。否则,那就不是在讲故事,而是在耍流氓了。

    一直讲到他和瑞莎在旧年最后一天的分手,卓杨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端起啤酒小口喝了起来。李晓青总算完全搞明白了,为什么听说卓杨有女朋友,却从来没见到过。也明白了这段时间为什么卓杨有时莫名其妙的消沉和低落。

    “那你们就这样分了?还有没有可能再那什么?”

    “很难吧,应该不可能了。其实我和她挺不合适的,差异有些大。”这是卓杨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觉得你们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李晓青心直口快,她的成长经历也让她不用去看别人脸色藏着掖着。

    “你看啊,首先,她比你大五岁,虽说年龄不是问题,但这话一般都是说给女人听的。”李晓青的话一针见血。

    “反正我是不会找比我小的男生。你想啊,我自己都够淘的了,再找个比我还幼稚的,到时候不得闹翻天呀。”李晓青跟个婚恋专家似的。

    “更重要的是,她太过于奔放。”李晓青半天才想好措辞。“而你是中国男人,骨子里是传统和含蓄。又是初恋,哪能接受得了这些。”

    “你呀,当初就是贪图人长得好看胸又大,像只苍蝇一样就扑上去了。”李晓青很奇怪地有点气恼。“瞧你那没见过女人的样儿。”

    卓杨:“”

    “还有,我从书上看说,人在分手之后的难过和不舍,很多其实并不是因为还在爱着对方,而是因为不甘。”没谈过恋爱的晓青忽然冒出了道破事实真相的一句话:“而这种不甘,是来源于自己没有机会去报复对方。”

    “”卓杨无言以对,因为他突然觉得晓青说得很对。卓杨是个聪明人,是个善于思考的人,有时候他人无意的话语就能点破他内心的窗户纸。

    “算了算了,都过去了。就让我一个人安静地舔舐伤口吧”脑子里在思考,嘴上还是在强行打趣。

    李晓青的态度还是有些奇怪的恼怒:“瞧你那熊样儿,没出息,为一破妞”

    “我刚失恋哎,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卓杨显得幽怨。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翻了翻白眼,李晓青说:“得了,总得来说还是你甩了人家。你多咋吃亏了?还不是吃干抹净又没少块肉。这些事情呀,到头来还是女人吃亏。不过,依这丫头的奔放,人家也不在乎这个,说不定丫还觉着收了个童男子沾光了呢。”

    “嗨嗨嗨,越说越没边儿了啊。”卓杨赶紧打住。

    “其实,我和她,还没那方面的事儿”提起这个,卓杨自己都觉得脸上挂不住。

    李晓青的眼睛亮了,八卦之火熊熊燃起。“不会吧,你不会那么挫吧?要不就是妞儿生生给你装圣女来着?”

    “倒也不是,也许是老天爷故意的吧。”既然说到这了,卓杨也不扭扭捏捏的,干脆坦白好了,反正跟晓青在一块儿也百无禁忌。“几次都准备那啥,临到跟前总是各种破事突然就来了。我们,就发展到接吻。”

    应听众强烈要求,卓杨讲了讲几次都是怎么被强行打扰中断的,听得李晓青乐不可支。半晌,在沙发上打着笑滚的她才在卓杨郁闷的表情中停了下来。看得出来,李晓青是发自肺腑的开心。

    “你们倒是守身如玉,可够奇葩的。”

    可不是咋的,卓杨是所有足球类的主角里,恋爱艳遇史上最挫的一位。

    李晓青好不容易满足了好奇心,可新的好奇又接踵而来。

    “嗯。那个,接吻,是什么感觉啊?”

    “你没试过吗?你这样的少不了追随者吧?”卓杨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没有就没有,姐姐看不上怎么啦!你管得着吗?你说不说?不说我翻脸啊。”李晓青稍微有点挂不住,故意装出佯怒的样子,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怎么说呢?也说不清楚,怪怪的感觉。”这玩意也确实不好描述,好做不好说。

    “要不,你吻我一下,让我尝尝”李晓青多贪了两杯,这会显得胆子特大。

    二人行必有你师焉!你不会我可以教你啊。这种要求,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

    “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