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下) 李晓青醉酒索吻

    卓杨抿了抿嘴,凑过去在李晓青微微撅起的嘴巴上轻轻一啄:怎么感觉有些别扭?

    “嘿,你睁那么大眼睛干嘛?怪吓人的。”

    李晓青像瞪着一双牛眼。话说这年头没见过猪跑也应该听过猪哼哼,满世界全是接吻的镜头,没有谁不知道要闭眼歪头带撅嘴的,李晓青这不是有些紧张嘛。

    “闭上闭上,重来。”

    李晓青乖乖地闭上眼睛,睫毛有些轻微抖动。卓杨又凑过去,在她嘴唇上蹭了两下,不轻也不重。

    “怎么样?什么感觉?”他问她。

    “……痒,嘴皮痒。”她回答说。“……就这吗?”

    “是因为你的嘴皮太干,来,这样再试试。”说完,卓杨又凑过去,一口噙住晓青的嘴唇,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几舔。嘴唇湿润了,不再感觉那么干涩。卓杨舔完习惯性的把舌头伸进了晓青的嘴里,又习惯性的轻轻搅动了几下。

    李晓青机械僵硬任由卓杨摆弄,完全不懂得回应。卓杨一看不是这么回事呀:“来,把舌头伸出来。”

    李晓青又乖乖地伸出舌头,像一块肉馅耷拉着的汉堡包。卓杨凑上去把她的舌头收进自己嘴里,又习惯性的顺嘴允了几允。

    “怎么样?怎么样?什么感觉?”轮到卓杨好奇了。

    李晓青稍微回味了一下:“有点……恶心。”说完,她擦了擦唇角的口水。“怪怪的,有点恶心耶。”

    “哈哈哈哈,就是这样,没办法形容,是吧?这就对了。”卓杨一副老司机‘我说是吧’的表情嘴脸。

    卓杨心里也稍微有些纳闷,和李晓青的接吻确实怪怪的。首先,没有和瑞莎接吻时的那种冲动,完全没有,真真切切就是心如止水。也没有交融在一起,没有根本就停不下来的感觉。刚才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是一次握手。对,就跟握手一样,简简单单,平平淡淡。

    过了好半天,李晓青还觉得口腔里和舌尖上很别扭,自己也没有书上描写的那种酥麻和旋转的感觉,少女对自己的初吻还是一无所知。

    李晓青只记得当时心脏狠狠地跳动了几下。

    隔天清晨还蒙蒙亮的时候,卓杨背上他的背囊冲着李晓晴的房门喊了一句:晓青,我走啦。李晓青在被窝里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嗯。

    同居就这样又成为了分居。回学校的路上,卓杨把事情捋了捋,自己和李晓青这算什么关系?说是普通朋友吧,远比平常来的亲密,可又绝对不是情人。这也许就是大家所说的——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李晓青出生的时候,她的父母已经从刚开始的艰苦奋斗成为了事业有成。所以李晓青从小就是在物质充裕的环境下长大的,她从来没有因为物质上的事情有过哪怕一丁点的烦恼。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内心相对简单,因为她没有目睹和经历过斤斤计较和相互算计的小民琐事。从来没有缺过钱,没有和钱着过急,李晓青做事就很大气。和卓杨在一起,李晓青把所有的开销都大包大揽,衣食住行,从旅游到礼物,李晓青出手毫不犹豫,而且不容拒绝。她认为这很正常,因为我有的是钱,因为我愿意为你花钱。

    相对李晓青,卓杨是小户人家出身,虽然谈不上贫寒,但也远没有到可以挥霍的地步。普通知识分子家庭的子女,家教严谨花销合理,卓杨有自己的一套人生观。他渐渐地对李晓青这种霸气的大包大揽有些不是滋味,这不是反感也不是埋怨,也不存在矫情。

    或许多少有些小男人的自尊心,也可能是凡人的小敏感。

    李晓青平时还是很在乎卓杨的感受,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尊重他的决定,哪里吃饭吃什么?去哪旅游去哪玩?除了钱!在花钱上面李晓青没有道理可讲。其实,李晓青这样家庭环境中出来的女孩子,本身又漂亮得让人羡慕,没有养成骄横跋扈的性子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她虽说比卓杨大两岁,可仍然是个不满二十的小姑娘。李晓青很多时候在照顾和迁就卓杨的时候明显感觉有点刻意,这也是晓青的可爱和善良。

    这种刻意卓杨也能察觉得到,大心脏大格局不代表卓杨没有细腻的情感,粗神经的人能玩的了艺术?越是这样,卓杨越发觉得不是滋味。他很感谢甚至感激李晓青,她的快乐让卓杨的心上都开满了鲜花,但他又有些为难晓青的刻意和霸气。卓杨虽然不像李晓青那么阔绰,但现在的他也绝对不缺钱,他也不想让晓青显得那么体谅他,有时候拌拌嘴闹闹别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那样才会显得更像自己人。

    反正是说不清楚的感觉,很矛盾。两个人分明很亲密,却又有少许生分,明明相互融洽取乐,却又显得不容拒绝。

    这种矛盾,也是卓杨执意要搬回学校的原因之一。当然,回学校是回学校,分居不是分手,此后卓杨和李晓青的往来还是很频繁,混在一块还是一样的亲密。稍微拉开点距离是为了喘口气,舒坦一些,也是为了更加长久。

    小猪那几个损友早都把李晓青当做是卓杨的新女友了,本来看着就很般配,卓杨也懒得解释,解释了他们也不会信。新认的小弟路易斯蓬蓬嘴很甜,冲着李晓青“嫂子嫂子”瞎喊,卓杨抬手就朝着后脑勺给他来了一记锅贴。

    时光荏苒,还不曾留意,它就这样急匆匆消逝而去。圣诞节仿佛才刚刚过去,却猛然发现已经来到了三月。

    初春太阳升起的时候,背对着阳光和自己的影子赛跑。运河边的小女孩把一支纸船,轻轻地抛给缓缓流淌的水域,而残留在水面的涟漪,其实就是她眉宇间洋溢的笑靥。

    不知不觉来到了三月间,马迪堡又进行了两场丙级联赛,人员重新齐整满编的青年军们干净利索取得了两连胜。3月1日,客场3:0战胜德累斯顿。紧接着一个星期之后的3月8日,马迪堡又在主场3:1战胜云达不莱梅青年队。24轮过后,已经获得了30分,名次上升到第12位,把降级区远远抛在了后面。哪怕是最悲观的人,现在也都坚信马迪堡绝对不会降级了。

    璀璨夺目的战绩又一次激发了马伦主席的豪情万丈,他又开始对俱乐部的运作充满的激情,郑重而又详细地规划起俱乐部的扩张和发展。

    联赛赛程接踵而至,一直到赛季结束,基本上每个周末都有一场比赛。但在这个周中的星期三,有一场马迪堡人期待已久嗷嗷叫着要扑上去的比赛——德国足协杯第三轮首回合客场对阵翁特哈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