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上) 阅人无数唯波尔

    那场让人憋屈到吐血比赛到现在已经快过去一个月,所有人都憋足了劲等着这一天,没有一个人愿意自己被丢下。克洛普也没辙,问谁谁都不愿意留在家里,索性大手一挥,全队主力加替补,统统地出发。

    欢呼雀跃声中,卓杨有些小麻烦。

    比赛在周三,又是客场,势必要影响到自己的课业。虽然说自己可以不去,合同条款上写着呢。可这场比赛太重要了。什么足协杯什么第三轮都不重要,重要就是因为是翁特哈兴。和兄弟们一起快意恩仇,这个诱惑对少年郎来说实在太大,大到天理难容。

    卓杨这个纠结呀!最后还是诺曼教授帮着他下了决心:卓杨啊,不要担心课业,上学是个慢工出细活,需要的是刻苦和悟性,并不完全是死靠时间硬磨,否则那些书呆子们早就成大师了。你放心的去比赛吧,毕竟日程不等人。学校里的事情交给我,我会责成代课的讲师们给你把资料都留下,马克同学会帮你做笔记和留影像,你还操心什么呐?去吧,跟随你内心的冲动,这也是成为一名艺术家的先决条件。去吧,我会监督你跟上进度,虽然你绝对用不着我来监督。去吧,放心的去吧,去吧,去你的吧!

    教授的淳淳教诲,打消了卓杨的所有顾虑,给了他充足的借口。

    人就是这样,但凡有了纠结,其实是内心里早就做出了选择,询问别人的建议无非是想巩固自己的信心,给自己的选择合上最后一块名叫做借口的拼图。

    拼图圆满了,从此卓杨再也不去纠结周中的客场问题,一切都皆大欢喜。

    比赛前一天下午训练结束后,矮脚虎、希腊帅、东德酷三位资深老将把年轻人们聚在一起,仔细在交代着什么,然后一堆人又热烈交流起来,时不时听见传来充满坏水龌龊猥亵的笑声。

    德国足协对本场足协杯比赛很重视,联赛里两个队比赛出了那么大的乱子,几近在场上火拼。为此足协专门派来了著名裁判波尔,波尔是老资格的国际级主裁,心狠手辣明察秋毫很能震得住场子。

    翁特哈兴对这场比赛也很重视。丙级联赛里翁特哈兴牢牢占据在第二名的位置上,第四名距离他们有11分之遥,丙级联赛前三名晋级,翁特哈兴本赛季升级几成定局。故此,他们就想抽出点功夫在足协杯里有一番作为。足协杯已经到了十六强,翁特哈兴和马迪堡是十六强里面仅有的两支丙级球队,其他十四支有十二支甲级球队和两个乙级。两个仅存的丙级球队恰好又风云际会遇到了一起。也就是说,彼此都是纸面上十六强里最弱的对手,这给了翁特哈兴很大的想象空间。只要解决掉相对最弱的马迪堡,翁特哈兴就进入了足协杯八强。如果运气再好些,趁老虎打盹的空子闯入到四强,那下个赛季的欧洲联盟杯就不是个梦了。所以,翁特哈兴今天全主力出战马迪堡。

    重回故地重逢老对手,马迪堡和翁特哈兴的球员都憋着劲,在球员通道排队等待的时候,双方互相之间目光都能拼出火花来。哈斯勒眉头一皱:“干什么干什么?要尊重对手懂不懂?来,都给我站好喽,听口令,一、二!”

    “傻…逼!日…你奶奶个先…人板板,傻…逼!”一串很有韵律的德式群口rap抑扬顿挫。

    旁边排队的翁特哈兴球员差点集体一头栽倒在地上:这尼玛是有备而来啊,太坏了,十一肚子的坏水。

    他们这下不干了,纷纷破口大骂,开始挑衅马迪堡的球员。马迪堡人虽然年轻,可他们的队长是哈斯勒,论起鸡贼和阴险,矮脚虎就没服过谁。按照队长事先交代好的,马迪堡球员们目不斜视充耳不闻,十一脸的无辜。

    黑暗克星、主裁判波尔这会儿从里面走了出来。

    作为著名的国际级裁判,波尔经验丰富做事严谨。他清楚足协派他执法本场比赛的原因,所以昨天波尔就详细了解了一下两支球队的资料。马迪堡这边,那个哈斯勒是一肚子的坏水,自己和他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人老鬼精死狡猾。除了他,马迪堡其余的人大多数是年轻球员。说年轻球员都不对,应该是少年球员。从波尔多年经验分析来看,这些孩子应该还很单纯,除了爱冲动之外,其他的坏事,像什么欺骗裁判、恶意报复对手、飞垃圾话,这些他们统统都做不来,场上很好管理。

    反观翁特哈兴这边,全是些二十七八的球油子,就没有他们干不出来的事。出问题的那场联赛根源就在于球油子们假摔和手球,这都是裁判界极端厌恶的欺骗行为,一不留神就会把裁判自己栽进去。

    哼!想我波尔纵横世界足坛几十年,阅人无数,谁也别想糊弄我!

    已经带上有色眼镜的波尔一来到球员通道,就看见翁特哈兴的球员们正在比划着各种下流手势嘴里骂骂咧咧,明显是在挑衅。而马迪堡这边根本没有搭理他们,规规矩矩排列得整整齐齐,眼睛齐刷刷望向赛场方向。一向桀骜不驯的超级大牌哈斯勒都压抑着愤怒,脸憋得通红。

    再看那些孩子们,个个淳朴的脸上饱含着委屈,稚嫩里表情下写满了屈辱。那个小个子脸上有道疤痕的孩子,丑是丑了点,可泪水不停地在眼窝里打转,看着都叫人心碎。

    波尔大怒,冲着站在最前面的兹姆曼尼大喝一声:“翁特哈兴队长,约束好你的球员,否则我不介意取消你们的比赛资格!”

    “我……他们……我……”兹姆曼尼张口结舌,根本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来。翁特哈兴的球员也赶紧纷纷收敛,不敢造次。

    看见翁特哈兴人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下,波尔这才罢休。皱着眉头板着脸:“我警告你们,把心思都放在比赛上,别想在我眼皮底下做出规则禁止的举动。我会盯紧你们的!”**裸的威胁。

    波尔又转过头对哈斯勒说:“托马斯,告诉你的队员,认真比赛就好,不用想其他的。”和颜悦色了好多。

    “谢谢裁判!”

    “我们绝对服从裁判叔叔。”

    “谢谢波尔叔叔!”

    “波尔叔叔你是个好人。”

    波尔的心呐,就跟用熨斗熨过一样舒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