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下) 落圈套跳水重播

    “哔”波尔裁判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马迪堡的坏水们和被怼到内伤的翁特哈兴球员开始了在场上的针锋相对。以卓杨为首的坏小子们按照昨天商量好的既定方针,一改上一场最后阶段的硬整,变成各种阴招层出不穷。裁判一个看不见,嘴里就嘟囔上了,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要多损有多损,连嘲带讽的,一个劲地把对手火往上逗。慢慢地,翁特哈兴球员心态就发生了变化,这次换成他们憋屈得要死。

    这其中,上场比赛里表演了跳水旱地绝技的科帕多和越位带手球的范卡罗成了马迪堡球员的重点攻击对象,这两个孙子实在可恨到了极点。

    其实,在足球比赛中,为了获胜手段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乌拉圭人苏亚雷斯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用手在门线扑出对手的射门,自己虽然遭到处罚,但他成为了整个国家的民族英雄。

    足球场上假摔和手球根本不算什么,比这更坏的招数多得是。都是为了获得胜利,都是为了球队的利益,无可厚非。很多俱乐部有专门研究假摔的课题,有许多教练会让麾下球员专门进行假摔练习,甚至还有俱乐部和主教练鼓励球员出隐招伤害对手的踝关节和膝关节。

    站在翁特哈兴人的角度上看,科帕多和范卡罗不但不应该受到指责,而且绝对应该是球队的英雄。可惜的是,他们这次招惹的是马迪堡人,眦睚必报而且兄弟之间肝胆相照。

    活该他们倒霉!

    “你不是会摔吗?摔呀?来给爸爸摔一个呀?”卓杨几个大跨步,把打算带球突破的科帕多卡得死死地,也不着急断他的脚下球,低着头嘴里不停地唠唠叨叨:“别人游泳,你是不是净练跳水了?爸爸给你推荐一个地方啊,那儿池子大不说,还没水。”

    科帕多郁闷得要死:这小子也太他妈碎嘴子了。心说:别逼我,别逼我!

    “你倒是摔啊?你倒是跳啊?”

    耳边的苍蝇嗡嗡,科帕多实在忍受不住:我他妈还就摔了!

    瞅准了机会,科帕多突然像弹簧一样蹦了起来,紧接着一声惨叫“啊”抱着小腿就摔在了地上,还就势在草皮上翻了两圈滚。

    完美的表演,奥斯卡级别的潜力股。自感毫无瑕疵的科帕多躺在地上,就瞟见卓杨一脸嘲讽的看着他,嘴里小声地说:“傻逼。”科帕多这才发现,这地方在本方半场的边线上,自己都翻滚到场地外了。

    这他妈鬼地方摔得个什么劲啊?上当了!

    “哔哔哔”波尔裁判吹着哨子就冲了过来,示意围过来打算滋事的双方球员都闪一边去。卓杨一脸委屈地摊着双手:“叔,我碰都没碰着他,他这是咋了,叔。”

    波尔火眼金睛,早把经过看得真真儿的。

    “没你的事,叔心里有数。”波尔贴心地安慰了卓杨后,冲着快演不下去的科帕多招手:“起来,起来!少他娘的装蒜,想我波尔纵横世界足坛几十年,阅人无数。我警告你11号,别逼我出牌!”

    科帕多灰溜溜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的悻悻,老脸臊得通红。

    “叔,你可真厉害,啥都瞒不过你,你太厉害了,叔。”卓杨冲着波尔竖起了大拇指,一脸的崇拜,真诚质朴。

    波尔扬起头颅挺着胸,满满的骄傲。

    双方你来我往的踢得热闹,卓杨对科帕多飚垃圾话只是全场的一个缩影。翁特哈兴球员在场地的每个角落都不同程度的忍受着马迪堡人的言语骚扰,马迪堡三老矮脚虎、希腊帅、东德酷还趁着裁判不注意朝着对方上下其手。论起行走江湖的老辣和阴险,谁也不是这三个人的个儿。

    时间在翁特哈兴人的惆怅中飞快地流逝,不知不觉上半场都快要结束了。

    又是卓杨,还是科帕多,又让卓杨逼到了边线上。

    照样卡得他死死的,照样没有急着断球。科帕多背对着卓杨护球,等待接应的队友上来。十米开外的波尔裁判冷静专注地盯着双方的动作,二哥蒙托利沃走位协防,从波尔眼前快速跑过。脑后长眼的卓杨在波尔被二哥挡住目光的一霎那,顿时有了计较。

    说时迟那时快,卓杨隐蔽地出脚尖照着科帕多的小腿肚子一个飞快的点击,然后立马收腿保持原型。这一切都在波尔视线被挡的那01秒内完成。

    科帕多像弹簧一样蹦了起来,紧接着一声惨叫“啊!”抱着小腿就摔在了地上,就势在草皮上翻了两圈滚。

    著名裁判波尔心里那个气啊:你他娘的原封不动再来一次什么意思?重播吗?你是把老子当傻逼?火腾得就上来了。

    “叔,你快来看看,他这又是咋了,你快看看,叔。”奥斯卡、嘎纳在向卓杨招手。

    “没你的事,退一边去,叔心里有数。”波尔让卓杨走开,冷眼看着科帕多:“起来起来!我忍你很久了。想我波尔纵横国际足坛几十年,阅人无数,比你更不要脸的我见过不是一个两个。”没等科帕多爬起来,一张黄牌迫不及待的就举到了半空。

    科帕多肺都要气炸了:“这次是真的,上次是假的。真的假的真的真的!”语无伦次谁会理他呢?

    卓杨动作之快,别说视线被短暂挡住的波尔,就是场上双方其他球员也没看得太真切,场边的摄像机都不一定能抓拍到。大家只是站在各自的立场上相互指责了一番,搞得科帕多自己都糊涂了:是不是我的幻觉?可小腿上的疼痛却是真真切切的,一阵阵钻心。

    看着科帕多耷拉着脸一瘸一拐,波尔心说:小样,还来了个演戏演全套,不装你会死啊?

    二哥掷出的边线球给了卓杨,卓杨立马开启了插花虐人模式,一路过得翁特哈兴东倒西歪,尸体铺满来路。只有气不顺的科帕多玩了命地跟着卓杨,这一跟就跟到了大禁区前。卓杨要闪他其实很容易,几个变相就能把他扔一边去。

    可卓杨想玩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