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上) 秀演技惊现影帝

    卓杨故意放慢速度,等着科帕多上来后,随即横向带球,科帕多刚好截在了他的前面。俩人一对脚,足球弹起来有一米多。卓杨的意思用技巧玩几个花子把科帕多闪个跟头,让他出丑。可这会儿科帕多正恼火上头呢,动作难免就有些大。他抬腿亮鞋底想把球跺走,然而,卓杨动作速率快得能甩他五条街。

    卓杨脚尖轻轻一勾,科帕多的鞋底就走了空,冲着卓杨肚子而来。好一个身轻如燕的卓杨,轻微一侧身,腹部往回一吸,科帕多的脚蹭着球衣贴身而过。

    还没等科帕多回过神,卓杨就像被犀牛顶了一样,惨叫着飞了出去。在草皮上翻滚了好几圈后,一手捂着肚子,一只手不停在地上拍打,脸锃得煞白,张着大嘴,想喊又喊不出来的样子。

    太逼真了,实在太逼真了。双方二十二名球员,整个阿姆体育公园球场内一万五千多人,都认为科帕多是在恼羞成怒后报复伤人。实力派演技,没有人看出是假的,包括马迪堡的队友们。

    旁边的德容红着眼睛,扑上来就要把科帕多往死里弄。表演间歇忙里偷闲的卓杨一把抄住他的脚腕,小声说:“装的!”

    德容一愣:“我操!”

    回过神来德容赶紧抱住冲上来的小猪:“装的!”

    “我操!”

    小猪又拦下面目狰狞的刀疤:“装的!”

    “我操!”

    刀疤截住燃烧的二哥,二哥挡下激愤的默特萨克,然后又一起拽住面沉似水的矮脚虎:“装的!”

    “我操!”

    波尔的哨子吹得震天响,几名助理裁判跑进来阻止火拼。马迪堡的球员团团围着佯装要揍科帕多,翁特哈兴球员连忙保护自己的队友。矮脚虎一脸悲愤:“他叔,你可都看见了。我的人可还是个孩子啊,漂洋过海的一个人孤苦伶仃。他叔,你可要给主持公道哇!”说着矮脚虎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全都是些老司机,全都是一级演员,全都是些暗黑影帝。

    科帕多傻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红牌,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就把人给踹飞了呢?我没这么厉害呀?在家跟老婆和小舅子打架我都还没赢过呢,回回让揍得跟孙子一样。难道我神功附体?可我这脚上怎么没啥感觉呢?

    看着队医喷完半罐子乱七八糟的喷雾剂,正架着来回慢走的卓杨,波尔心疼地说:“孩子,快好好活动活动,气顺过来就好了,千万别落下什么病根。”

    “叔啊,你说这些人咋就恁狠呢?踢个球都能要命啊!”卓杨强忍疼痛的样子惹人怜。

    场下的克洛普头都快炸了:心肝宝贝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咋活哟。

    看见失魂落魄的科帕多从场上走下来,克洛普满腔悲愤顾不上多思量:豁出去老子这教练不当了,先捶死你个王八羔子!

    胳膊被从场上回来的队医一把拽住:“装的!”

    “我操!”

    禁区前沿的直接任意球被矮脚虎一个漂亮的圆月弯刀旋进了球门,翁特哈兴球员这才反应过来,光顾着斗气,上半场不知不觉都03落后了!

    翁特哈兴犯傻,马迪堡人可清醒得很。损招归损招,决定胜负还得用脚说话,进攻防守一丝不苟,什么也没耽误。本来马迪堡的中场实力就碾压对手,小伙子们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进攻套路演绎的出神入化。

    第二十分钟卓杨的单刀,三十三分钟刀疤的补射,再加上刚才矮脚虎的任意球。稀里哗啦在上半场就锁定了胜局。

    中场休息的时候,客队更衣室里马迪堡的队友们对卓杨的演技赞不绝口,卓杨谦虚的表示:演艺之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两大仇家,科帕多算是被玩死了,可还有个范卡罗还没遭报应呢!

    少一人的翁特哈兴下半时一口气连换三名球员,幻想着至少能把比分追近,给下一回合多少留下点念想。所以说,人还是需要努力的,因为你不努力一下,怎么会知道努力也没有用呢?

    上半场德容就一直在和范卡罗较劲,两个人差不多刚好对位。凭他的实力,无论进攻和防守,哪方面都能把范卡罗爆成渣渣。德容不像另外那哥儿几个,他嘴有些笨。来来回回就是那两句,傻逼,日你奶奶个先人板板。就这也把范卡罗怼的够呛,心里有苦:“小子,都他妈本是荷兰人,相煎何太急。”

    “荷兰你个傻逼,相煎你个先人板板。”

    嘴笨归嘴笨,德容的特点在于,你怎么还嘴他也不恼,翻来覆去就用那两句话折腾你。你好不容易想出一大段精彩绝伦的垃圾话还击他,可德容就跟完全没听见似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战斧巡航导弹打在水里无声无息,连个波纹都没有。你跟德容打嘴仗,根本找不到地方用力,可他那两句车轱辘话时间长了简直能让你崩溃。

    范卡罗心里那个苦哇!一点辙也没有。玩技术吧,德容能实力碾压,玩身体吧,你先看看德容脖子上都长满的腱子肉再说。不得不说范卡罗是个非常职业的足球运动员,即便苦成这样,他也没有崩溃和放弃,仍然一次又一次的和德容战斗在一起,一遍又一遍的让德容把他虐成苦菜花。

    稍显嘴笨的德容,性格说得上是礼智仁义信,温恭俭让良,可这是最近二年。头几年德容那是出了名的狠人,狠起来鬼躲神避。因为他少年时的沉痛经历,德容把朋友看得比天都大,说句为了兄弟可以去死都毫不夸张。谦卑虔诚的上帝信徒德容,你惹了他,大多数时候他憨憨一笑就过去了,毫不在意。可要是惹了他的兄弟,德容一定会找机会整出你的屎来。

    上一场你阴了我的兄弟默特萨克,害我刀疤兄弟红牌。孙子,你以为这事就算完了?做你奶奶的白日梦去吧!

    德容嘴笨人不傻,绝对不会把自己折进去,明目张胆地揍你一顿犯不着,他在等待机会。

    很快,德容等待的机会就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