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上) 马迪堡破釜沉舟

    接触这半年以来,马伦主席能看得出卓杨是个重感情的人,他喜欢和他的朋友们在一起。如果真像卓杨说得那样,其他五个小家伙被别的俱乐部瓜分,六剑客分崩离析,马迪堡对卓杨的吸引力就会大幅度降低。到那个时候,他面对丙级的小马迪堡和甲级的大汉诺威96之间,相信这个选择题并不难做。最后连核心卓杨都失掉的马迪堡,在丙级联赛里将毫无优势可言,冲击乙级就是一个遥远而不可及的幻想。

    是的,卓杨这孩子说得很对,马迪堡必须在六剑客齐全的时候,抓住现在千载难逢的机遇,拼上一把,努力提高俱乐部的竞技地位。更有希望留住这些天才的同时,也为俱乐部以后发展奠定一个良好的基础。

    “我想,这是一个很打动我的想法,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尤尔根,我觉得咱们应该听听卓的建议。这个建议让我热血沸腾,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年轻了很多岁。太棒了!”老马伦越想越兴奋,越说越有激情。斜对角做记录的西尔维娅小姐小心脏不由得悸动了几下。

    “我提醒大家一下。”哈斯勒很严肃地说到:“联盟杯是一块儿很诱人的蛋糕,这种诱惑会让人忘记它的风险。”

    “联盟杯全程都是主客场双循环淘汰赛,而且前期收益并不高。联盟杯里也不缺乏欧洲的名流俱乐部,就算下赛季咱们打进联盟杯,但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一开始就碰上了五大联赛的俱乐部,搞不好才刚跨进门槛就被打了出来。这样的联盟杯之旅其实没有多大意义,顶多让俱乐部的历史记录本上多几个字母,在整个欧洲没有人会记得马迪堡曾经来过。”

    “所以,卓杨说得很对,我们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联盟杯的空中楼阁上,我们绝对不能放弃冲击乙级的机会,无论这个机会有多么渺茫,毕竟联赛才是一个俱乐部的根本。”曾经的超级巨星哈斯勒毕竟见多识广,论眼界整个半岛上没有人能高得过他,刚才短暂兴奋后马上就在卓杨的提醒下看清楚了事物的根本。

    “主席,教练先生。卓杨说的对,我们需要干一票大的!”默特萨克又转向卓杨:“卓杨,咱们一起,去干上一票大的!”

    卓杨冲着默特萨克竖起了大拇指,很开心好哥们儿能支持他的决定。

    他看了看这会儿没有说话的克洛普,决定加大感情攻势。“先生,我做梦都想去欧洲碰一碰那些价值上千万欧元的大腿,我也渴望去会一会甲级联赛的那些豪强。凯泽斯劳滕?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我十分想掂一掂这些豪门的轻重。”

    “所以,我不只是想打进足协杯四强,我还希望能拿下足协杯,拿下冠军!至于联赛,我绝对不会放弃,绝对不会!”卓杨知道自己年轻,但也能看清楚他目前在俱乐部里的份量,他说话球队里没有人能忽视。

    “先生,我不光是想下个赛季去踢乙级联赛,我是想珍惜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光!”

    “托马斯·哈斯勒,你是世界上最棒最顶尖的球星之一。”

    “你,佩尔·默特萨克,还有小猪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刀疤弗兰克·里贝里、二哥里卡多·蒙托利沃、屠夫尼格尔·德容,还有我,卓杨。毫不谦虚地说,咱们六个都很优秀。”

    “至于你,先生,尤尔根·克洛普,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年轻教练,先生您将来一对会像弗格森、希斯菲尔德那些传奇教练一样家喻户晓。”

    “咱们是一群优秀的人,咱们是一个杰出的团队。更重要的是,我很开心和你们在一起,非常开心!我想你们的感觉也一定是一样的,咱们在一起合作,相处的非常愉快。”

    克洛普、哈斯勒、默特萨克都点了点头。是的,他们这些核心人物从一开始就相处的非常融洽,这也是球队成绩飙升最重要的原因。

    “我想,如果能和你们永远在一起踢球,那一定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无论甲级乙级,甚至丙级,我都十分乐意。”

    “但是,咱们要面对足球世界的现实。马伦主席,我说这些话,希望您你不要介意。”卓杨先给领导打个预防针。

    “我们六个年轻人终将会分开,去各自追寻自己的梦想。而克洛普先生也注定要去更广阔的欧洲去实现自己的追求。伟大的托马斯·哈斯勒队长面临着退役。所以,咱们聚在一起踢球的时间并不太多了!”

    “我希望珍惜咱们在一起的机会,毕竟以后无论走到哪里,都很难再遇见这样既优秀又默契又融洽的好团队。中国人说破釜沉舟,所以,让我们趁着大家还都在,主席,先生,队长,佩尔,咱们一起去干一票大的!”

    卓杨用拳头捶着桌子。“我要夺足协杯冠军!我要杀上乙级!我要和你们一起疯狂一回!”

    卓杨的一番话彻底感染了克洛普,他也算是年轻人,怎么可能没有冲动和激情?克洛普先前犹豫的原因完全是从竞技层面上出发的,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两线作战,要充分考虑的问题很多,阵容的厚度,伤病风险,球员体力分配,更多球员进入首发的搭配,等等等等。这些都是需要认真面对的问题,一个没有做好,随时面临鸡飞蛋打的局面。

    但足球仅仅只是这些吗?并不!足球还有热情和冒险,还有友谊和团结,还有值得珍藏的纪念。

    是的,卓杨刚才说得很对!克洛普心里很不平静:我的确不可能长期待在马迪堡,我有我的梦想和追求。可是,以后无论去到哪里,即便还能执教像他们一样优秀杰出的球员,但不可能再有像他们一样自己亲自带出来的贴心和顺手。还有托马斯,一个伟大的著名球星,对我如此支持,场上场下都和我是好哥们儿,拉着我大保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以后还能和其他顶级球星相处得这么愉快吗?大概只能存在职业关系了。我要趁着这个最好的时光和他们一起做些什么。

    我在担心什么?我在害怕什么?不就是玩命吗?拼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