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下) 死不靠谱布雷默

    “马迪堡,是吧?克,小克教练是吧?小克啊,我给你讲噢,本教练一看见你,就觉得你骨骼清奇、天赋异禀,日后一定会成为一朵教练界的奇葩。我给你讲,当教练这个东西,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您看看本教练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上天揽得了九天明月,下海捉得住五洋老鳖。本教练我为什么这么厉害呢?因为本教练我有一个很好的养生习惯,从来不空腹吃早餐”

    克洛普都快被晃散架了,这个尴尬比刚才还要猛烈。

    “要说起怎么样才能做到不空腹吃早餐呢?本教练自有独家绝活,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今天和小克你一见如故,本教练我就传授给你,谁让本教练义薄云天空谷幽兰涅?”

    “早上起床先别去撒尿,就不会空腹了”

    “安德烈,我说你有那瞎逼b的功夫,不如琢磨一下怎么把你托马斯爷爷的钱先还喽。”哈斯勒的出现解救了即将崩溃的克洛普,马迪堡主教练趁机落荒而逃,头都没敢回。

    哈斯勒比布雷默小六岁,俩人是1988至1994年间四届国家队的队友,熟得不能再熟了。布雷默投资失败后债台高筑,厚着脸皮把认识的人借了个遍,首当其冲就是哈斯勒这些国家队的老哥们儿。大家也都知道他困难,兄弟情义今犹在,你五万我三万的没少接济他,财大气粗的球星们本也没指望着他还。可谁知道空手套白狼的布雷默尝到了甜头,隔三差五幺蛾子不断。

    “克林斯曼大兄弟,哥哥我不是欠你六万马克吗?放心,哥都记着呢。哥手上有个大项目,回头结了款立马就宽裕了,少不了大兄弟你一个子儿。是这样啊,大兄弟你再给哥拿四万,回头哥凑个整数一把还给你。咋样啊?大兄弟?”

    “马特乌斯大哥,小布我拿你的五万块钱,现在正在纳斯达克上翻着跟头往上涨哩,小布我舍不得出啊!我连襟的表舅的二姨的邻居,有华尔街机构的内部消息,厉害吧?是这样马哥,你再给小布我拿四万块钱,等回头跟头翻够了小布我一把给你还十万,够意思吧马哥?哎,马哥你别走哇”

    人家谁也不是傻子!

    “嘿嘿,托马斯,今天天气哈哈哈,你还是那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托马斯,我给你讲”

    “少他妈跟我来这一套,爷爷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今天你要不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信不信爷爷我揍你?”矮脚虎不是为了那点破钱,老江湖的他是为了在赛前打击布雷默。

    “嘿嘿,托马斯,都是老哥们儿,谈钱伤感情不是?忒俗!这样,回头找机会我摆一桌,咱哥俩好好叙叙旧。钱好说,我手上好几个大项目”布雷默还真怵哈斯勒这样的混不吝。

    “别回头,就今天吧。择日不如撞日,比赛完,你摆上一桌,好好地给托马斯爷爷我说道说道!”矮脚虎把布雷默的脉门把得死死的。

    “哎哟!瞧我这记性,炉子上还座着水呢!回头聊啊,托马斯。改天咱哥俩好好聚聚”

    布雷默一溜烟绝尘而去,凯泽斯劳滕队的球员脸臊得通红,勾着脑袋强装啥也没看见。

    不靠谱的布雷默赛前根本没有研究过马迪堡的资料,一个走了狗屎运的丙级球队而已,需要吗?他能记住马迪堡这个名字就已经算下过功夫了。凯泽斯劳滕的球员们当然也不会去了解他们的对手,那应该是教练的事,我吃饱了撑得去操那个闲心?所以,凯泽斯劳滕队上下完全不了解对手,大家只知道有个前巨星矮脚虎哈斯勒,其他一无所知。但哈斯勒毕竟老了,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

    凯泽斯劳滕对马迪堡两眼一抹黑,马迪堡却把对手摸得门儿清,克洛普赛前的功课做得不是一般的充足。从对手的打法风格,主力和替补每个人的技术特点,对手的优势和弱点,所有方面克洛普都下足了功夫。虽然凯泽斯劳滕出乎意料的全主力出战,但每名球员的特点早就在克洛普那里一清二楚,并紧急交代给了自己的球员。

    凯泽斯劳滕今天的首发阵容:守门员蒂姆维泽,杰出的新生代天才门将,被公认是德国门神卡恩的接班人。三后卫:神话冠军队成员丹麦国脚米歇尔施永伯格,喀麦隆国脚梅托莫,埃及国脚拉姆齐。五名中场:神话成员双料队长瑞士著名球星斯福扎,神话成员保加利亚国脚赫里斯托夫,希腊国脚格拉莫齐斯,神话成员德国人里德尔,巴西人苏亚雷斯林肯。双中锋:捷克国脚洛克伦茨,德国国脚克洛泽。

    声名赫赫,几乎全是各自国家的国家队成员,艳光四射都能闪花满场观众的眼。而且全部都处在当打之年的巅峰时期,经验丰富个人能力突出。布雷默能把这样一群高人带进保级泥潭,其实也挺不容易的,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

    反观马迪堡这边,除了老迈的矮脚虎,其他人听都没听说过,老的老小的小完全不着四六。卓杨、刀疤、小猪、二哥、屠夫盘踞中场,默特萨克领衔丹尼斯、阿克曼、东德酷后卫线一字排开,守门员埃德蒙青涩的像个茄子。

    凯泽斯劳滕的球星们不轻视对手是不可能的,理所当然。就是这个理所当然,造成他们开场就挨了卓杨一记闷棍!

    都已经开球了,凯泽斯劳滕队的球员们,耳朵里还在回响刚才更衣室里主教练布雷默的满嘴放炮。

    “十个够不够?够不够?今天就是嗨皮来了。小小一个马什么来着?管他娘的叫什么。”

    “你们在场上好好爽,大家爽才是真的爽。本教练我多够意思,是吧?平时你们也挺苦逼的,赢场球比吃屎都难。今天就放开了整,可劲地造。”

    “像今天这个马什么来着的队,就是给大家送温暖来了。这样的队,我们一个要打十个!打不出两位数来,明天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张嘴借张嘴打招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