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上) 悲惨之施永伯格

    凯泽斯劳滕的防守核心施永伯格和卓杨整整对抗了一个下半场,他的双腿早就已经疲惫不堪。刚才卓杨短暂的放缓冲击让他的肌肉和韧带才稍微喘了口气,肌肉和韧带刚一适应了这舒适的放松,卓杨又杀了过来。施永伯格想要马上紧张起来太困难了,他已经三十多岁,无法像年轻的卓杨一样收放自如。

    施永伯格勉强强迫自己跟随卓杨做着一系列急转急停快速变向,在卓杨扭身过掉他的一瞬间,施永伯格的右腿十字韧带再也坚持不住,就像被顽皮的孩子使劲扯开的橡皮筋,叭的一声断掉了。

    更悲催的是,在他倒下的一瞬间,看见卓杨轻巧的把足球挑过横扑的维泽,落进了球网里。

    这小子怎么会这么柔软?这是施永伯格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他的三位队友飞铲卓杨走空,六只脚又狠又准地踹在躺在地上的施永伯格的头、胸以及腿上。

    马迪堡人没有庆祝,刀疤冲进球门捞上皮球就回到了中圈。在大家等待重新开球的时候,苏醒过来的施永伯格无法站立,被担架抬了下去,他成为断腿狂魔卓杨的又一个受害者。

    两个月以后,丹麦国脚、1992年丹麦童话的参与者、1998年凯泽斯劳滕神话缔造者之一、200203赛季凯泽斯劳滕队后防核心,33岁的米歇尔施永伯格宣布退役。

    一场对于目前球队来说无足轻重的足协杯赛,报废了队内最优秀的后卫,非正常主教练布雷默功不可没。

    布雷默的非正常还体现在,他用来替换受伤的施永伯格的是一名前锋。还体现在他同时换下中场巴西人林肯,换上的是一名前锋!

    任何一个有点足球常识的正常人都知道,对手的攻势渐猛,本方领先,时间所剩不多。这种情况下,最好也是最可行的办法就是加强防守,稳妥的把现有的胜利果实攥到手里。而布雷默的脑子里一直还在想着我要打十个!结果凯泽斯劳滕场上就变成了荒唐的244的阵型。

    斯福扎在场上气得跳脚大骂,然并卵。人都站到场上了,你还能赶下去不成?

    队长斯福扎果断越俎代庖,当机立断指挥队友收缩阵型,中场格拉莫齐斯和里德尔撤回后卫线客串,新上来的两名前锋站在中场。然而,不专业的就是不专业,位置的混乱造成整个球队踢得别别扭扭,没有了任何章法,全都是各自为战,被马迪堡人毫不客气地围上来一顿狂揍。短短几分钟里,凯泽斯劳滕门前险象环生。

    按理说,客场23这个比分是可以接受的,有了两个宝贵的客场进球,下一回合在主场小胜即可晋级。可是,卓杨这会儿刚踢出新感觉来,正处在摸到了门却半遮半掩的时刻,心里瘙痒难耐。其他人也在憋闷了整场的情绪下,现在好不容易才攻出来,谁也不想就此收手。

    于是,卓杨和他的战友们谁也没有放弃,谁也不愿放弃!

    在比赛的最后时刻,马迪堡人疯狂的反扑彻底压制了老辣的凯泽斯劳滕。卓杨、刀疤里贝里的突破,小猪、屠夫德容、二哥蒙托利沃的远射,默特萨克和希腊老帅哥的前插冲顶,凯泽斯劳滕的球门每一秒钟都面临着崩溃的危险。如果比赛再能有二十分钟,不,只要再有十分钟的时间,马迪堡人一定会扳平比分甚至反败为胜,每个人都对这一点确信无疑。

    可是,时间从来都没有如果,时间不存在假设。

    比赛已经抵达尾声,施永伯格的受伤使得伤停补时时间稍长。既便如此,第95分钟还是到来了。斯福扎急促地提醒裁判看表,主裁判也在频频观察着手腕上的时间。客队替补席上所有马迪堡人都焦急地站在场边,紧张注视着场上禁区内的最后一次你争我夺。

    马迪堡连续的角球都被凯泽斯劳滕球员破坏出了底线,这是二哥第四次准备开角球。

    每个人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默特萨克和希腊帅两个高塔上来了,小猪在后点和斯福扎拽着衣服抢位置,屠夫在弧顶随时准备抢第二落点。凯泽斯劳滕的球员也都回到了本方的禁区内,人盯人看守住每一名对手。克洛泽守着希腊老帅哥,洛克伦茨对位默特萨克,赫里斯托夫盯防卓杨。

    二哥很隐蔽地做了一个手势,禁区内随即混乱起来,马迪堡人就像接到了暗号一样,不约而同突然开始了行动,每个人都跑向计划好的位置,他们的对手紧紧相随。

    角球低平旋转冲向前点,落点的位置是正好到位默特萨克。这是马迪堡九种角球战术中的其一,利用默特萨克的高度在前点或后蹭或摆渡,打乱防守方的节奏和层次,让本方那几个机敏的年轻人形成第二点攻门。

    默特萨克和他的影子洛克伦茨同时起跳,他刚才并没有完全甩开捷克人。两个身高力量相仿的高佬在空中谁也没有讨得便宜,两人的脑袋在眨眼的功夫里先后三次与足球发生碰撞,足球在他们的头颅之间进行完反弹后,诡异地飞去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地点大禁区左角内两米处,而那里空无一人。

    又是克洛泽!他还在足球离开默特萨克脑袋的一霎那,就准确判断出了足球的飞行轨迹,身处中路的克洛泽抢在所有人之前冲了出去。只要他及时赶到,奋力一顶把球破坏出边线,比赛就结束了。

    克洛泽快速启动,他对自己的预判能力非常自信。他虽然不是距离落点最近的人,但他一定是最先赶到的那一个。

    克洛泽踏出第一步时,双方的其他人还没有找出落点,甚至大多数人还在寻找球在哪里。

    克洛泽踏出第二步时,仍然没有人能判断出足球的方向。

    克洛泽迈出第三步时,所有人才开始寻找足球的起飞路线。

    克洛泽迈出第四步时,他的速度即将达到顶峰,他相信,所有人都不会有他的反应速度,他相信,所有人都没有他的预判能力。

    然而,这个所有人,并不包括卓杨。

    克洛泽迈出第五步时,他的身旁出现了卓杨的身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