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下) 毁灭之冷艳一击

    同样跑位到中路的卓杨和克洛泽一样,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足球的下一个落点。他随即提前启动,而盯防卓杨的赫里斯托夫还在仰望天空寻找足球。卓杨和克洛泽同时启动,卓杨在克洛泽身后两步,卓杨比克洛泽距离足球远了15米。

    启动的克洛泽没有发现身后的卓杨,启动的卓杨把前面的克洛泽看得清清楚楚。

    在与落点相距并不长的距离上,15米是个难以逾越的差距。卓杨和克洛泽都不是以速度见长的球员,但卓杨有更强壮的小腿肌肉和更猛烈的爆发力,卓杨还有对肌肉更娴熟的控制能力。他们的速度不分伯仲,但他们的启动能力稍有差异,这个差异,大约是15米。

    克洛泽踏出第五步时,卓杨追上了他,两人都已经达到自己速度的最高峰。其余双方的二十名球员,此时才判断出足球应该去的地方,但他们没有了任何机会,只能目送卓杨和克洛泽相搏。

    双方球员在注视他们,双方替补席也在注视他们,全场球迷都在注视他们。

    两人同时接近足球,而克洛泽这时有了一个巨大优势。他是防守方,只要将球随便奋力一顶就好,不用去追求方向,只要不是飞向球门,飞去哪里都好。卓杨却必须把足球顶向大门的方向,球门却在他的侧后方。而且,从头球攻门的距离来说,这个地点有些偏远。

    卓杨和克洛泽同时抵达落点,俩人同时飞身起跳。相同的身高,相同的体重,克洛泽相信自己可以在这场对决中获得胜利,因为他有防守方的优势,因为他对自己头球技能很自信,因为他对自己的弹跳能力非常自信。

    两个人快速升空,肩并着肩同样的高度,就像两只捆绑在一起的火箭助推器。两个人都没有架起胳膊,没有举着肘子,没有去拉扯对方的球衣。因为这是一场公平的对决,因为这是一场干净的对决。

    他们互相尊重!

    他们肩头顶着肩头,同样的上肢对抗强度相互抵消,谁也没有奈何对方。但同样良好的腰腹力量也让他们依然在空中的对抗里保持着身体平衡。很快,两个人的飞行抵达了最高点。

    克洛泽悬停在半空中,仰头紧盯着即将瞬息砸落的足球。

    克洛泽悬停在半空中,腰、腹、颈、头,全部做好准备,蓄势待发,等待001秒后猛烈的冲顶。

    突然,悬停在半空中的克洛泽惊恐地发现卓杨依旧在上升,就像助推器停止而火箭仍在腾空。时间仿佛凝固,悬停在半空中的克洛泽无奈地看着缓慢离开他的卓杨,就像空间站里的宇航员望着舷窗外乍然离去的返回舱,无可奈何,油然而生的孤独。

    卓杨开始扭转身体,颈部偏移,头部猛然发力。他的前额在高出克洛泽头顶十公分的高度上,撞击上轰然下坠的足球。

    回头望月,卓杨的身体在空中呈现优美的弓形。

    急速和强烈的旋转,一弯带有毁灭的弧线撕裂夜空,越过所有人的头顶和目光,越过守门员绝望的手臂。

    足球带着冷艳和不可一世的傲然,冲进球门的上角。

    所有马迪堡人围在一起,相互手搭着手肩靠着肩,嘶声咆哮。他们没有赢下比赛,但他们比获得胜利更加高昂。

    所有凯泽斯劳滕人瘫坐在草皮上,他们没有输,但他们比失败还要颓废。

    比赛已经结束,克洛泽傻傻地看着卓杨和队友庆祝。最后一秒的较量中,卓杨战胜了自己,卓杨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战胜了自己。

    这个中国人从最开始,在我这里讨不了任何便宜,但慢慢地就能和我互有胜负。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很惊讶他的快速适应和成长,直到刚才,他在正面的对抗中,完完全全又堂堂正正的把我击败。他是怎样的一个人?而且他在比赛中表现出的技术和全面,更让我望尘莫及。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丙级联赛里?为什么以前从未听说过他?

    克洛泽心想:也许我应该把卓杨推荐给俱乐部,我希望和他成为队友而不是对手。也许我能从他那里学会很多东西,就像卓杨说他从我这里学习头球一样。可是,俱乐部谁会在乎我的声音呢?这里充满了腐朽。我是不是应该去一支更讲究技术的球队?也许在那里,我会像卓杨一样,变得全面。

    克洛普同样在感叹:这个小子在几个月前,还是个完全不懂头球技术的门外汉。几个月后的今天,却已经能正面击败他的老师克洛泽。而且从比赛的最后阶段,能看出他明显像是领悟到了什么东西,真是一个从不让人失望的神奇小子啊!

    这场比赛,年轻的马迪堡收获很多。卓杨自不用说,小猪、刀疤、二哥、德容在和强手的对抗中都获益良多。包括克洛普和卡莱尔,所有年轻人都收获巨大。而这,正是和强队交手的好处。

    按照赛前约定,赛后卓杨和克洛泽交换了球衣。

    “卓,你太强了!”克洛泽由衷地说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丙级联赛?去年的世界杯中国队好像并没有你,否则我一定会有印象。”

    “嗯……,我半年前才成为球员。世界杯的时候……,我没踢球……,还在上高中。”卓杨回答的很如实。

    “……”克洛泽有些无语:这才半年,你还让别人活不活了?

    “你应该去那些顶级强队,待在丙级联赛可惜了。”克洛泽是个很真诚的人。

    卓杨对这个问题不置可否,解释起来很麻烦,而且克洛泽也不一定理解。他笑了笑说:“下回合到了汉诺威,比赛完留一下,我请你吃中国菜,顺便再介绍几个不错的朋友给你。”

    克洛泽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愉快的答应了。两个人相互留下联系方式,再次拥抱握手,然后各自回到队友那里。

    比赛打平了,有客场进球优势的马迪堡虽平犹荣。不过,第二天报纸上的消息让他们大吃一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