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下) 风骚已及四千言

    当然,这一切根本不是卓杨现在所关注的重点,他把所有的注意力像往常一样都用在了学业和足球上。

    几天后,马迪堡迎来了联赛第二十八轮,在主场对战希根队。这场比赛,克洛普非常大胆地做出了人员调整,卓杨、默特萨克、小猪三人齐刷刷坐在了板凳上,矮脚虎甚至连大名单都没进。这是要为几天以后足协杯第二回合迎战凯泽斯劳滕做准备,四强势在必得。

    这场比赛,卓杨和马伦主席还迎来了两位客人——斯温伯恩先生和他的闺女蜜黛尔。

    安德鲁·斯温伯恩这个周末到汉诺威公干,蜜黛尔为了见卓杨死磨硬泡做了父亲的跟屁虫。到了地头父女二人和卓杨一联系,才知道马迪堡今天有比赛。

    “太好了,我要去看卓杨哥哥踢足球。”蜜黛尔拍着手蹦得老高。

    这下把卓杨小小的为难了一把。马迪堡的球票在汉诺威是排在第一列的紧俏商品,分分钟抢得一干二净,黄牛那里能翻好几跟头,你还爱要不要。鼻子冲着天,都不拿正眼看你,拽得二五八万。

    卓杨手里每场一张的赠票名额,铁定是马克的,敢不给他小心酒疯子跟你翻脸。不是吝啬那点球票钱,在马克那这是个地位和面子问题。作为卓杨在音乐大学里最好的朋友,手上没张赠票,说出去谁信呐?卓杨也知道这个理儿,所以别说是还有一张,就算没有,他哪怕去生抢也得给马克弄来。现在马克和学校里一帮艺术青年踢野球时,在场上指手划脚牛逼大了,其他人都恭恭敬敬听他逼bi。

    必须是马克的,就连李晓青想来看比赛,都得卓杨提前自掏腰包走俱乐部后门去买。

    你现在给小可爱说:太不巧了,没有你的票,要不,哥哥去黄牛那里买试试?这得多没面子啊,还要不要脸了?

    没办法,卓杨硬着头皮找到俱乐部马伦主席,把事情一说:boss,你看这事儿……。马伦一听乐了:斯温伯恩家的安德鲁,听说过呀,都是上流社会人模狗样的阳春白雪,曾经和他家还有点生意来往呢。就这样,父女二人连带李晓青一块儿被马伦主席请到了贵宾席上。主席先生还纳闷呢:这小子怎么和斯温伯恩家扯上关系了?

    希根队在丙级联赛里不是什么劲旅,属于常年混日子的那种球队,实力有限。克洛普判断的很准,上半场刀疤里贝里就梅开二度,马迪堡2:0领先。最近刀疤的状态很火,进球如切瓜砍菜一般,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以牵扯接应为主的战术前锋了,而成为了一把犀利无比的刀锋。下半场开场被换下时,刀疤还一脸意犹未尽的神情。

    克洛普看到这场景:既然这样,替补席上本来预备以防万一的三位少爷,那今天就是地主家娶亲——大牲口都歇了吧!卓杨一看,这哪成啊?蜜黛尔还等着看我在球场上拉风呢。好说歹说,舔着脸把克洛普的马屁都拍红了,这才让主教练先生点了头,给了他十五分钟卖弄时间。

    于是,下半场七十五分钟以后,球场上完全成了卓杨炫技的舞台,各种花活不但看得蜜黛尔手舞足蹈,所有主场观众也都如痴如醉。终于,在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卓杨完成了一个他标志性的千里走单骑,让一片人仰马翻成了他的背景板之后,把足球缓缓推入了空门。

    日晷未移三十刻,风骚已及四千言。运河的上空盘旋着浓烈的骚味!

    3:0战胜希根队之后,马迪堡的积分上升到四十二分,他们的目标艾尔格博格本轮战平翁特哈兴,积五十分。两队之间差距缩小到了八分,马迪堡朝着‘蓝楼会议’的计划稳步前进。

    比赛结束后,卓杨从安德鲁那把蜜黛尔借了出来,带上李晓青,和一帮队友以及他们的女友,大家一起出去嗨皮。当然,今晚是不可能去‘幻觉’或者‘橡胶唇’那样的地方。在里贝里家的‘左岸’吃过法国大餐后,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了大sb的‘半岛铁盒’。

    蜜黛尔翘着腿坐在吧台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卓杨和二哥蒙托利沃合奏《童年记忆》。四月的汉诺威已经很暖和了,卓杨的格子衬衣下摆没有掖进裤腰,袖子挽得老高都超过了胳膊肘子,一曲舒缓中略带忧伤的《童年记忆》被钢琴演绎得轻快了许多。二哥捧着布鲁斯十孔口琴跟卓杨合奏,压音玩得有模有样,文艺范十足。

    蜜黛尔日记。

    4月5日,星期六,晴。

    今天我真开心啊!

    今天我看了卓杨哥哥踢足球,卓杨哥哥进球的时候,我把手都拍疼了。

    后来我还跟着卓杨哥哥一起去听他弹钢。有一个哥哥吹口琴,后来有个脸上有疤的人敲起了非洲鼓,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后来还冒出了很多乐器,有好多小提琴,有小号和手风琴,还有黑黑的管子,还有很多吉他。

    非常非常非常热闹!

    我听不太懂,晓青姐姐对我说,卓杨哥哥钢琴弹得特别好。

    李晓青和卓杨好像很亲密,她是他的女朋友吗?他们都是中国人。

    李晓青是卓杨哥哥的女朋友也没有关系,我还小,在我长大和卓杨哥哥结婚之前,他可以有女朋友。

    今天真是快乐的一天啊!

    天色已晚,卓杨背着已经睡着的蜜黛尔,和李晓青一起把小可爱交还到汉高斯堡酒店里她父亲安德鲁·斯温伯恩手里。小丫头刚才玩得很疯,这会儿趴在卓杨背上睡得香甜。

    反正明天早上没有课,卓杨晚上就借宿在晓青的大套房里,熟门熟路。自从上回那次带有教学性质的接吻之后,两人之间明显更加亲密了,但也再没有第二次类似的举动,谁也没有提,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段时间他和她的往来也更加的频繁,李晓青每天换一套新衣服,都不带重样。

    两个人还是饕餮一般吃吃喝喝嬉笑打闹,有时候李晓青也琢磨:如果卓杨再来吻我,我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