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上) 九山单臂破楼兰

    隔天,卓杨没有想到会接到克洛泽的来电,凯泽斯劳滕中锋在电话里告诉他:不好意思,卓。说好的在汉诺威聚一下的事情我去不了,因为我没有进入第二回合随队出征的大名单。

    球场下性格谦谦君子的克洛泽为人处事很有风度,他担心卓杨提前安排好后再被自己放鸽子,会显得自己言而无信,所以赶紧通知卓杨一声。卓杨的确都已经开始安排了,地点就在‘鸿玉楼’,那里的潮州菜高大上很能唬人。给小猪、默特萨克几个也都打好了招呼,到时无论比赛输赢都会招待克洛泽一番,哥儿几个作陪。当然,他们就没想过比赛会输。

    鉴于这个情况,卓杨只能遗憾的表示下次有机会再聚云云。

    回到球队,卓杨把这事儿一说,哥几个倒不置可否,耳尖的克洛普却从里面听出了味道。

    克洛普寻思,克洛泽是凯泽斯劳滕的主力中锋,而且他还很年轻,相比其他队友,克洛泽的体能要好得多,休息也不应该是他休息。如果说凯泽斯劳滕打算在第二回合做出战术改变,调整阵型打马迪堡个措手不及,克洛泽这样特点鲜明的强力中锋也不应该扔在家里。最起码会随队出征,在替补席上作为杀手锏一样的存在。从任何角度来看,凯泽斯劳滕都没有理由在这样一场重要的比赛中,将克洛泽弃之不用。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新上任的代理主教练斯福扎打算放弃第二回合的赛事。不但克洛泽不会来,凯泽斯劳滕的核心主力球员应该都不会来。

    这是多么的老奸巨猾啊!卓杨翻着白眼心里暗自咋舌:一个简单的电话都能让你分析出这么多信息,不去当特务可惜了。

    事实证明,克洛普天生就是当主教练的料,他分析的很正确。

    四月九号来到维克多球场的凯泽斯劳滕队一水的替补,连临时教练兼队长的斯福扎也像被钉子钉在替补席上一样,没有踏上球场一步。凯泽斯劳滕在上周末的联赛里,惨平保级对手比勒菲尔德,就是体能问题闹得。斯福扎果断决定,放弃足协杯,主力球员养精蓄锐。

    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这个决定很英明。再者说了,即便全主力出赛,斯福扎其实也没一丁点把握,他心里对那帮子年轻到不像话的马迪堡少爷有些发怵。

    即便这样,克洛普仍然没有大意,就算是替补,那也是甲级球队的替补。面对这个层面的对手,马迪堡没有隐藏实力的资格,主力核心一个不落齐刷刷出现在了场上。

    相对于首回合,这场比赛显得波澜不惊,远不如第一回合那么激烈。卓杨在上下半场各助攻一次,刀疤和小猪分别建功。凯泽斯劳滕队只是在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才由前德国国脚马里奥·巴斯勒扳回一球,不过这完全于事无补,安慰性质居多。

    说起这个巴斯勒,倒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他是德甲历史上迄今唯一一个拿过最佳射手的中场球员,今年34岁的他曾经也是老字号国脚,效力拜仁多年。巴斯勒的特点,以足球皇帝贝肯鲍尔总结的最为到位——脖子以下是世界级的,脖子以上是区县级的。

    马迪堡两回合5:4战胜甲级球队凯泽斯劳滕,闯入德国足协杯四强,他们半决赛的对手是甲级劲旅云达不莱梅。

    四月的春色是撩人的,四月的春光是明媚的,四月的春风是招花的,四月的春意是盎然的。

    卓杨和马迪堡展开了最关键的四月征战,这一个月的多场比赛,决定了他们是否能完成赛季的胸心壮志。就在卓杨踌躇向前的时候,他的好朋久九山正在一间狭小简陋的屋子里做着俯卧撑。

    这间屋子在四层营楼的最底层,非常窄,一张单人行军床的宽度就占去了房间里三分之二还多。房间没有窗户,只有厚厚的铁门上有一个小小的洞口,洞口满焊着十字交叉的粗钢筋。

    在明亮的春光天色里,房间里也需要开灯才能满足最起码的照明。行军床上铺着单薄的制式毡垫,雪白的床单上,四棱四角像绿色豆腐块一样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没有桌椅板凳,水泥抹的墙面上没有任何装饰和张贴,除了墙角的马桶,行军床是房间里唯一的家具,其他唯一的物品就是一本白皮红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

    这间屋子以前是营弹药库,用来存放营一级的训练和战备用子弹手榴弹。后来,弹药的储存归到了团一级,再后来,这里就成了禁闭室。禁闭室是用来关禁闭的,违反制度和纪律的战士,会在某些情况下被惩罚性的关禁闭。

    禁闭期间,收缴一切个人物品,不能踏出房间一步。每日三餐由专人定点送来,其他时间被禁闭的人就像被这个世界遗忘一样,无人问津。在这里,那本枯燥无味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就像小孩子的连环画一样珍贵,因为你可以数着上面的字数来打发时间。

    枯燥和单调的紧闭室,是为了让被禁闭人好好反思错误,认真检讨。而九山却双脚搭在行军床上,手掌撑在地面,兴致勃勃地做着俯卧撑,汗水大滴大滴砸落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

    在新兵营授衔之后,九山就和所有的新兵一起,被分配到团属的各个连队或其他单位,这就是新兵下连。

    九山下连的是团属修理连,修理连负责战时或平时对全团的车辆装备进行维修维护。修理连对技术的要求很高,所以连里充斥着大量军龄很长的士官,扛着干部军衔的技术员也有不少。

    九山所在的部队是解放军的王牌部队,所有装备都是全军最好和最先进的。而九山所在的团则是集团军里主力师的主力团,机械化步兵团,全团已经完成机械化,车辆配置率相当高。所以,修理连里各种车辆装备琳琅满目,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九山刚下连队的时候,着实兴奋了一段时间。看着满库的步兵装甲车、自行火炮、坦克等大型车辆,九山血脉喷张地幻想自己单枪匹马驾驶着战车杀向敌阵,万军阵中取对方主将首级。

    但时间一长,九山感觉不是味儿:这他妈一天一天的咋就没有个训练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