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下) 矮脚虎的落叶斩

    下半时阵型收缩后,大大减少了巴尔德斯和道恩的加速空间,默特萨克领衔的后卫线也终于不用草木皆兵了。卓杨和屠夫德容也不用不停的为了攻防转换来回冲刺疲于奔命,他俩和二哥组成阻击对方的第一道防线,渐渐地让云达不来梅的两只速度猴子偃旗息鼓了。

    前场的矮脚虎哈斯勒接过了进攻组织的重任,作为德国国家队十几年的进攻核心,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老本行。矮脚虎老是老了点,跑不动也冲不起来,可也正因为老,他的拿球护球分球老辣到了颠毫。轻描淡写几个动作把足球摆弄得妥妥帖帖不说,而且矮脚虎眼神里的那种蔑视都能逼得对手想揍他。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是甲级豪强,云达不莱梅还真没有人敢和哈斯勒瞪眼睛。

    刀疤里贝里则完全放弃了防守,一门心思在左中右三个方向上不断冲击。刀疤的绝对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也就比哥儿几个稍强些,但刀疤的启动速度很恐怖。明明同时起跑,里贝里小短腿三蹬两蹬瞬间就能把你撂出一大截去,再想追上去,那就不是一般的难度。何况刀疤的步速很高,人球结合非常好,带球跑和空跑没什么两样。

    阵型靠后了,马迪堡却打活了。后防稳定下来,卓杨哥几个的中场也扭转了劣势,你来我往的毫不吃亏。明面儿上看,还是云达不莱梅压着马迪堡再揍,但实际上,云达不莱梅空有控球率,造成的威胁却少得可怜,完全没办法和上半时相比。下半时云达不莱梅大多数时间的控球,只是在外围毫无意义的来回倒脚,而马迪堡的反击却打得风生水起。

    卓杨和二哥直接的长传或者通过矮脚虎策应后的直塞,刀疤接球后都能把云达不莱梅后场搅得乱七八糟。你防他出球,里贝里直接拿速度过你。你防他突破,刀疤内切玩得不是一般得溜。

    不过,要不怎么说是豪强级后卫线呢?乱虽然乱,但也总能让马迪堡捕捉不到太好的射门机会,尤其舒尔茨、科尔斯塔季奇、马格宁三个人,个个见多识广经验老到,卡人补位层层叠叠。再加上门将伯雷尔稳中带精,硬是把云达不来梅的大门守得滴水不漏。

    场面扳回来了,可老也不进球算怎么回事?马迪堡的反击越来越猛,一帮少爷都杀红了眼。云达不莱梅倒是越打越有感觉,索性一门心思防守,任你风吹浪打。反正打平他们也无所谓,还有下回合的主场比赛,有的是时间收拾你个小小的丙级队。

    即便云达不莱梅稍加回收,卓杨也不敢大意,那两个猴子的速度真不是开玩笑的,说突你就突你,一点都不带含糊。卓杨领着中场还是没敢往前压得太大,两个队形成了各守各的后场,各打各的反击。

    看样子,谁也甭想进球!

    不知不觉比赛胶着到了八十多分钟,眼看全场时间所剩无多。默特萨克在后场断球后,大步流星往前,才前插了十来米,感觉不是很妥,也就没敢太过放肆,随即把球交给了卓杨。卓杨拿球就被恩斯特贴了上来,不过他拿卓杨也没太好的办法,只能迟滞进攻的节奏。

    卓杨背对着恩斯特把足球一趟再一拉,就势转过身来,轻描淡写。转身之前他就知道刀疤的位置,这是因为他们对阵型的熟悉程度和相互之间的默契十足。转过身的瞬间,卓杨略一抬头扫了一眼刀疤,里贝里马上就知道卓杨是什么意思,脑子都不用过直接开始斜着前插。与此同时,卓杨超过四十米的长传呼啸而出。

    人到球到,刀疤和足球同时抵达。法国边锋用脚外侧轻巧的卸下足球,顺势变向从科尔奇涅茨的身侧突破。这一脚长传很突然,而且十分精确,刀疤接球过人又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如果里贝里突破成功,他就会直接进入禁区面对守门员,形成马迪堡全场最好的一次射门良机。

    无奈之下,科尔奇涅茨一把拽住刀疤的球衣,高速下的里贝里失去重心摔倒在地。‘哔——’,裁判哨响,科尔奇涅茨黄牌,马迪堡获得一个位置极好的前场直接任意球。

    “来来来,看哥一支穿云箭,敢叫天地换新颜。”矮脚虎哈斯勒傲气十足地喘着粗气:“你们都学着点,这可是哥哥的绝活!”

    哈斯勒今天自我感觉非常好,而且这个地点也非常合适。禁区前左侧五六米的样子,正好是他最有把握的位置。

    云达不莱梅没有丝毫的大意,所有人都回到了禁区内参与防守,光是人墙都排了有六人。没办法,哈斯勒名声太响,谁也不知道这样的老贼什么时候会出一手幺蛾子。

    矮脚虎抱着足球,先用脚把草皮踩实,整理出三十厘米大小的一块平地来。接着他把足球轻轻地放在地上,气门嘴儿朝向右,非常专注,也非常讲究。

    矮脚虎眼睛盯着地上的足球,一步一步开始后退。……七……八……九……十!整整十步,不多不少。溜肩塌胯双手叉腰,哈斯勒呈稍息状站立,活像一个二溜子。

    主裁判右手平举,‘哔——’!

    哈斯勒开始小碎步助跑,门将伯雷尔站在门线上,位置在球门中央稍稍偏左,双膝轻蹲,两臂略微张开,大巴掌展开做好力挽狂澜的架势,眼睛通过人墙的边缘紧张的注视着哈斯勒。

    矮脚虎的小碎步变成了跑步,速度越来越快。组成人墙的六个人双腿紧紧夹住,两只手一上一下,下护要害上保前胸。像古代即将遭受家法的小寡妇,他们的眼神中多少有些恐惧。

    高速中的哈斯勒左脚狠狠地踏在足球左侧四十五公分处,前脚掌向下发力,脚趾像要抠破鞋底径直抓紧草皮下的泥土里。

    左臂自然下垂,右臂伸展开来做自由引体。哈斯勒整个身体向左侧后方倾斜,右腿向后高高扬起,从小腿到脚尖的肌肉已经全部绷紧,每一条肌腱都像蓄势待发的弹簧。

    哈斯勒眼睛死盯着足球,从开始助跑他就只看足球,没有看向球门哪怕一眼。一名纵横足坛二十年的老兵,球门根本就不在场上,只在他的脑海里。

    “啪!!”

    哈斯勒的右脚像鞭子一样抽在了足球上,足球像受到惊吓的猎隼慌忙逃离地面,带着强烈的旋转向上、向右、向前,呼啸着掠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