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下) 你就没他跑得快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卓杨在场上早就不是低着头一味蛮干的傻小子了,自从在和凯泽斯劳滕的比赛里摸到了音乐乐章中张驰有道的节奏门槛,他对整个中场攻防节奏的掌控越来越有心得。表面上看卓杨率领着马迪堡青年军团在场上狂轰滥炸,但明眼人能发现卓杨通过自己的调度,让进攻态势时左时右,指挥着全队保持进攻的同时,又在整个阵型上存在着快慢的间歇。虽然卓杨目前做得还有些生疏,但以他接触职业足球的时间来讲,领悟能力却妖孽得吓人。

    他们的进步是可喜的,但强大的对手在经验上的优势却在僵持局面之下给了马迪堡致命一击。

    轰轰烈烈互斗到了八十二分钟,前场耐不住寂寞的球形闪电艾尔顿回撤到了中场,甚至追着球跑回了自己的半场。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憨货不顾战术纪律的一通乱跑,却给了马迪堡和卓杨当头一棒。

    二哥蒙托利沃往禁区内的传球被马格宁挡了出来,刚好落到米库脚下。卓杨第一时间上去封堵,米库却连头也没回,脚后跟向后一磕,就像脑后长有眼睛一样,足球恰巧传到了瞎激巴乱跑的艾尔顿脚下。大事不好!卓杨赶紧回身去追,反应不可谓不快。可艾尔顿的启动轻巧得就像罗兰加诺斯红土上圆溜溜的网球,瞬间就把卓杨甩出去三四米。

    两个人开始了从一个半场向另一个半场奔跑的追逐赛,卓杨人高马大英俊潇洒,脚下没有球,艾尔顿黑壮难看满脸沧桑像个冬瓜,还要照顾着足球。然而,就差那么一两米,卓杨怎么都追不上,拼了命也追不上,舌头吐得老长也追不上。

    一路超过六十米的长途奔袭和追逐,卓杨只能像保镖一样紧紧跟随着艾尔顿,把巴西人护送进了马迪堡的禁区。已经没有多少体力的希腊老帅哥被艾尔顿随意一个变向就扔在了一边,无奈之下卡利特扎基斯只好伸手一把拽住巴西人的球衣,希望能迟滞一下,哪怕只有01秒,卓杨就能赶上来。然而,艾尔顿的心思要比他的外表机灵一亿倍,耳听见‘窟嗵’艾尔顿就倒在了地上。

    ‘哔、哔、哔——’点球。

    卓杨弯着腰手扶着腿,喘得就像一个大灶上要蒸馒头的风箱。

    这段时间他遇到了好几匹快马,拜仁青年队的奥东科,凯泽斯劳滕的林肯,云达不来梅的巴尔德斯和道恩,当然,还有眼前的这个胖球球艾尔顿。遇见这几个,卓杨多少都吃了一点亏,但刚才那是最狼狈的一次。

    技术好又怎样?你没他跑得快!

    防守好又怎样?你没他跑得快!

    卡位好又怎样?你没他跑得快!

    长得好又怎样?你没他跑得快!

    卓杨以前没觉得自己速度慢,在马迪堡除了刀疤,其他人跑起来都差不多。卓杨也不觉得跑得跟兔子一样快有多了不起,那玩意有些简单粗暴,不如把足球玩得插花折柳来得艺术。但这次对他的打击不小,卓杨感觉自己就像个短路的哈士奇,愣是让一只安哥拉杂毛兔给耍了。

    这个艾尔顿速度很快,可他还不是最快的。听矮脚虎说,西班牙葡萄牙那边一堆一堆净是些玩速度有瘾的边锋,有些畜生都能去参加奥运会的百米。不行,要练速度,我得练速度,这个夏天就练!

    卓杨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平息着气息,看着米库把足球摆好,准备主罚点球,他的眼神又凝重起来。

    米库助跑到第四步,卓杨已经判断出了他的主罚方向。这种感觉已经连续出现了三次,每次都很正确。但卓杨搞不清楚这种感觉的细节到底怎么来的?

    点球打进,方向和卓杨判断的一样,右上角!

    球队又落后两球了,比分1:3,总比分2:3。来不及再去细想,而且时间所剩无多,眼看就要被淘汰,马迪堡全队一片失声沉默。

    云达不莱梅再次做出换人调整,纳米比亚国脚,后卫蒂库祖换下中锋查理斯特亚斯,中场后腰恩斯特换下组织核心米库。这明显是要加强防守了,恩斯特在上一回合比赛中就把卓杨纠缠得很头疼。沙夫教练派恩斯特上来,就是要让他和队长鲍曼一起扼杀马迪堡的进攻核心卓杨。

    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云达不莱梅在本方半场对马迪堡实施全面绞杀,任谁也别想舒舒服服地拿球。卓杨更是受到特殊照顾,鲍曼和恩斯特就像他的两个影子,形影不离,这要是换成两个金发美女,那倒非常的迤逦和暧昧。

    这是给了还不满十八岁的卓杨于米库或巴拉克同一个级别的待遇!

    比赛已经进入伤停,克洛普站在场边焦急地看着他的弟子们,所有的办法都已用尽。云达不莱梅可以依据场上的态势很从容的选择换人,马迪堡却不行。现在队里能打硬仗的都已经在了场上,替补板凳上虽然还坐了一长溜,但能在不利局面下形成战术改变的人选一个也没有。唉,捉襟见肘啊!小马迪堡啊!

    年轻人的成长,身处逆风也是一种锻炼。马迪堡六剑客许多方面都在快速成长,其中有一点,就是——

    他们学会了永不放弃!

    场上每一个角落都在抢与反抢,正如央视韩老师说的那样:每一寸草皮都在进行激烈的争夺。

    刀疤被断球后马上转头扑了上去,逼得马格宁匆促之下只能把球传给位置并不太好的维拉格。维拉格面前陡然出现了屠夫德容那张气势汹汹的丑脸,他只好将就着把球顺给气喘吁吁的利斯泰什。小猪的飞铲转眼就到,利斯泰什无奈之下把球磕给了博罗夫斯基。本来博罗夫斯基这时候最合理的处理,是把足球做给前出的艾尔顿,可球形闪电身边跟着一条叫卡尔·兰德的疯狗。稍稍这么一犹豫,二哥的大长腿就伸了过来,博罗夫斯基只能随便一脚烂传,球爱去哪去哪,先离开危险地带再说。

    于是,足球就到了卓杨的脚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