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八 十 章(下) 人面不知何处去

    暖风熏得美人醉!李晓青今天梳着两条轻巧的麻花辫,白衣素花窄裙,整个人显得干干净净,清纯学生范十足。她本来就是个学业未晋的大学生,觉得上学没意思跑到德国来散心,和卓杨信步在异国的校园里倒也丝毫不显得突兀。

    卓杨最近忙得脚后跟打屁股蛋,没多少时间陪着李晓青吞食天地。晓青姑娘倒也乖巧,自己个儿没事转转,发现什么稀奇古怪的小零小食,总不忘给卓杨捎上一份。今天下午卓杨空闲,李晓青便趁着春光明媚,跑到音乐大学来和他一起无聊虚度一番光阴。

    和卓杨认识半年多,李晓青来音乐大学已经不是一两回了,连卓杨的同学马克那帮人都知道他换了新女朋友,卓杨也就懒得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谁信啊?再说了,李晓青带出来一点也不丢人,娉婷袅娜要条有条要模样有模样,你们就尽情的误会去吧!

    “我觉得吧,你回国以后的创业思路,不要往传统实业方面去想,那些方面再能你能能得过你老爸?”卓杨一边走着一边和晓青絮絮叨叨。在一起待得久了,他当然明了李晓青想自己干点事业,不想一辈子在父亲的羽翼下做一个无风无雨的小公主的心理想法。

    “我从中国来到这里,明显感觉欧洲的网络化要比国内领先很多,你应该也能感觉到。”晓青轻轻地点了点头。

    “依照咱们国家的发展势头,很快就会像欧美学习。所以,你可以在这方面下点功夫,能走在别人前头,刚好这又是你老爸没有涉足的领域,你做好了吓他一跳。”

    “我听说一般人干不了互联网,这玩意非常烧钱。可是李大美女您不缺钱啊,你老爸钱多得正愁没地儿花呢。你先要上他几个亿……”正挥斥方遒在兴头上,卓杨的话戛然而止,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前面。

    “说呀,接着说呀。我觉得挺有道理的。嘿,嘿,看什么呐?”纳闷的李晓青顺着卓杨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树林外的路边有位美女匆匆走过。一头金色短发像丝质似的光润,走起路来富有弹性地飘动着。前短后长的印花燕尾长裙随着行走的步伐裙角飘扬,收身的腰线让腿部的修长和上身的傲然乍现。

    “德行!你也不像是没见过美女的土包子呀,怎么突然就让把魂儿给勾走了。”美女和美女是天生的敌人,李晓青看见卓杨色呆呆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恼火。

    “那个……,她……就是……,就是……瑞莎科娃。”

    李晓青闻言一怔,她也直勾勾盯着渐渐远去的瑞莎科娃。

    “我靠,还真的……挺大。我说,您也够牛逼的,这么个尤物你说甩就甩了,也真舍得……”

    艳光四射的瑞莎科娃能让大多数女人自惭形愧,她这样的女人身边不会有很亲近的闺蜜,除非哪个女孩心甘情愿做她的陪衬。瑞莎科娃总是会招来无数女性的嫉妒和背后的谩骂,但谩骂过后,这些女人又都会不由自主地梦想成为她那样的天之娇宠。

    不过,李晓青不会妒嫉瑞莎科娃,她和她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冰清玉洁和荷花与花娇叶媚的牡丹,各具胜场。

    李晓青在卓杨的朋友那里听瑞莎科娃的名字耳朵都快起茧了,今天终于得见真容。她也不由得感叹,瑞莎科娃的确值得男人去疯狂追逐。

    卓杨看向瑞莎科娃消失的地方,那里有几株不知道多少年前某个好事者随意栽下的野山桃,枝杈上的花儿开得正艳。

    人面不知何处去……。卓杨脑海里泛起了这句诗,虽然他一直觉得这一句像是在骂人。

    不知去往何处的不仅是美丽的瑞莎,还有卓杨的初恋。

    卓杨曾认真的反思了自己的感情,他要搞清楚其中有多少是留恋,又有几分是不甘和愤怒。

    每一个人的初恋都会让少年终生难忘,无论这段恋情陪伴他走过短暂或者悠长的时光。第一次的感情会在青春的心脏留下深深的烙印,影响到他今后的每一段爱情。

    初恋的结束,往往都有一个伤心刻骨的故事。经历了初恋的伤痛,男人会在以后的情感中追逐曾经留恋的美好,然后拒绝那些让他忧伤的元素,甚至会猛烈地走向极端。

    就像卓杨,瑞莎的俏皮和可爱是他永远的迷恋,他自然会用这个标准来衡量重新遇到的女孩。而瑞莎科娃的火辣、美艳、奔放和自作聪明,造成了卓杨初恋的忧伤,他必定会对这一切深恶痛绝。在他的潜意识里,渴望今后遇见的女孩清纯、羞涩、柔弱再加上笨笨的感觉。

    初恋会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爱情观,哪怕有些人自己对此毫无察觉。所以,初恋永恒,无疑是最美好的感情!

    卓杨的初恋绚丽而短暂,这份感情对他的伤害远不像他表面所展示出来的那样风轻云淡。和瑞莎分开已经五个多月了,那个金发倩影照样一次又一次侵入他的梦境,谁也不知道他的梦里有没有唾弃或是泪痕。

    分开的这段时间,卓杨有几次在校园里远远地看见瑞莎科娃和一些陌生男人勾肩搭背,笑容绽放如花。一些多嘴的同学也满怀幸灾乐祸地告诉他,瑞莎科娃又和不同的男人怎么怎么。卓杨对她的恼怒又增加几分,对自己的初恋彻底心灰意冷。他从不拒绝李晓青的来访,而且还和她揽臂漫步校园,何尝不是一种小孩子般的示威,也多少有些炫耀的呐喊。

    ——离开你老子过得很好!!

    “真的呀,卓杨,有点可惜了。妮子长得挺好看,还那么大……”李晓青嘴里也不知道说的真假。

    “少来啦!散了就是散了,哪有那么多磨磨唧唧。”卓杨说得倒是心里话。

    “哎,要不你接茬去追那个乌克兰妮子,姐在背后给你出谋划策。”

    “我追你个茄子,别净给我出一些馊主意。你就不能像个正常的善良人那样安慰安慰我?”

    “得嘞,姐姐我就安慰安慰你。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爱来不来,嘻嘻……”

    “……不真诚,晓青你一点都不真诚。你干嘛不亲自抚慰下我孤独的灵魂?别说,你的身材还真不错,圣诞节那天……”

    “……滚!”

    李晓青挽着卓杨的胳膊,两个人慢慢向校园外走去,身后的那几株野山桃依然粉艳夺目。

    桃花依旧笑春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