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上) 名声鹊起要出事

    瑞莎科娃在资料借阅簿上签好自己的名字,把这本魏玛时期宫廷乐谱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她没有选择刚才来的那条路返回宿舍,而是走了另外一条要绕出许多的偏僻小径。

    瑞莎科娃在刚才来的路上,透过树林的缝隙看见了卓杨和那个中国女孩。她不是第一次见卓杨和那个中国女孩在一起,两个人耀武扬威的样子让她恶心。很多同学都说那是卓杨的新女朋友,还有人说他们已经在一起同居了。瑞莎科娃装出根本不屑一顾的样子,心里却像堵满了运河的冰凌一样难受。

    瑞莎科娃原以为和卓杨的这段短暂的恋情,会像生命中一朵小小的浪花那样,很快就会淹没在奔流的长河里。可她没有想到,正因为短暂才更能绚丽,就像烟花。瑞莎始终从这段感情中走不出来,每个白天每个黑夜,她都一次次反复的沉迷回去。

    最初的屈辱和恼怒消散后,她曾设想回去和卓杨好好谈一次,把自己的想法和努力都对他开诚布公,她想试着挽回这份感情,因为她真的舍不得卓杨。然而,开学回到汉诺威后,瑞莎科娃首先得到的消息,就是卓杨有了新的女朋友,是个非常可人的中国女孩。然后,很快她就在校园里亲眼见证了这一切。

    骄傲的瑞莎科娃再也不愿低头,她再怎么爱他,也不想去祈求他的施舍。

    失望和愤怒的瑞莎科娃重新开始了她熟悉的放纵和自由,她身边有了比以前更多的男人,她参加无遮拦派对比以前更加频繁,她组织比以前规模更大的以性为名的狂欢。然而,瑞莎科娃又失算了。

    她从这些以前热衷的自由中再也找不到快乐,再也得不到身体和灵魂上愉悦的巅峰,一次也没有。瑞莎科娃越来越开始厌恶这一切,放纵的激情开始让她感觉恶心。终于,瑞莎科娃在一次集体狂欢中,猛地推开蠕动的那具**,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摔门而出。

    自那以后,瑞莎科娃拒绝了所有的男人。

    五月的宿舍里仍然感觉清冷,瑞莎科娃放下手中的乐谱,几个小时,她没有看进去一个音符。

    瑞莎想着今天看见的那个中国女孩。是的,那个女孩和卓杨才是真的般配。他们有同样的肤色,同样的眼睛和头发。瑞莎无奈的安慰着自己,让思绪漫无目地的飘荡。

    卓杨和那个女孩在一起,是不是还是那么猴急?听说他们在一起同居,那早就应该

    我和卓杨总是阴差阳错的没有,要不然,我们可能现在还在一起呢!一定也同居了。卓杨现在是汉诺威的明星,早就不是刚来的那个穷小子了,他一定会租一间紧靠运河的公寓,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和他肯定谁都不愿意起床呢。

    听说那个中国女孩非常富有,不像我只是乌克兰一个工薪家庭出身小丫头。

    卓杨的身体强壮又柔和,健美又干净,实在让人着迷啊。我和他怎么就没有,也许这是上帝故意的安排吧!

    如果我和卓杨在一起,我的身体一定会比那个中国女孩更让他喜欢,一定是这样的。

    胡思乱想的瑞莎科娃渐渐陷入了迷乱,她自始自终没有改变自己对身体的崇拜,改变的只是她的获取方式。

    “卓”

    “卓杨”

    瑞莎科娃右手捂着自己的嘴,低声呢喃呼唤着卓杨的名字,迷乱中她开始安慰自己。

    “卓”

    “卓”

    许久,伴随着压抑的呜咽和呼唤,瑞莎科娃终于释放自己到达了巅峰的时候,泪水已经湿透了她耳边金色的发丝。

    “打扰一下,卓杨先生。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吃完烤鲱鱼和黑面包晚餐,卓杨和晓青正在街边露天的座椅上喝着咖啡消食,被这一声突兀的招呼打扰了。

    “你是哪位?有什么事吗?”

    “我是图片报的记者魏登齐格勒,可以对您做一个简短的采访吗?”原来是记者。

    马迪堡淘汰云达不莱梅进入足协杯决赛,这一壮举震惊了整个德国足坛。今早发行的图片报头版详细的对本赛季马迪堡的辉煌做了深入的报道,力挽狂澜的卓杨尤其得到了大力追捧。文章的配图就是卓杨绝杀时单手指天霸气十足的巨幅照片。

    图片报不但面向德国,它是一份面向整个欧洲甚至西方世界的杂志类报刊。这一下,卓杨想不火都不行了。齐格勒就是为了抓住卓杨第一手的专访,好不容易才逮住神出鬼没的中国人,当然就迫不及待地追了上来。

    “不好意思,你也看见了,这是我的私人时间。要做专访的话,你需要先和俱乐部取得联系,我想马迪堡俱乐部一定会给你安排一个合适的时间。”斯蒂尔交给卓杨几个人的应付媒体的说辞派上了作用。

    “我只占用你一点时间。”记者的狡猾和聪明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这位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吗?噢,美丽的女士,你可真是一位非常迷人的姑娘!”

    哪个姑娘不喜欢别人夸呀!李晓青笑嘻嘻的对卓杨说:“听听呗,听听这德国鬼子想问你些什么。”她用的是中文。

    卓杨能拒绝记者,他拒绝不了李晓青呀。就这样,卓杨开始接受他人生第一次的媒体专访。

    “你这下可火大了,不光是汉诺威,全德国也是红人啊。过不了两天,整个国内都知道了有你这么一号红人。”专访结束后,李晓青还在打趣卓杨。

    这句话登时让卓杨目瞪口呆!

    坏了坏了,要出大事!

    春夜的半岛上,月光下到处都是懒洋洋的风。马迪堡俱乐部的综合楼里有几扇窗户透出房间的灯光,灯光镶嵌在窗框的边缘上,像一幅幅写实的画框。零星传来几声琐碎而单薄的鸟语,某个窗户传出留声机慢悠悠的怀旧歌曲,把这里的夜色衬托的更加寂静。

    克洛普坐在办公室里的蓝色沙发上捧着一杯咖啡,正琢磨着自己的毕业论文。

    突然,哐!!一声巨响,房间大门被人从外面撞开。克洛普惊悚的一个哆嗦把满满的一杯咖啡全泼在了衬衣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