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下) 谁能帮我想个辙

    满脸惊慌失措的卓杨火急火燎地冲进了克洛普的办公室:“先生,先生,我不打决赛了,我不去乙级了,不去了。你还让我回青年队吧,解除合同也行。求您了!”

    噗通!

    克洛普一屁股跌到了地上,发根全部直立而起,魂都让吓没了。

    卓杨被李晓青那么一打趣,突然反应过来了。自己上了图片报的头版,这是当年杨晨和谢晖都没有做到的事情,自己闯进德国足协杯决赛,也是中国球员开天辟地头一回,这还不得在国内炸开锅呀?

    完喽完喽,要不了几天,老爸老妈就会知道我在德国偷着踢足球来着。老爸那里还好说,老妈非得把我生吞活剥了不可。就是因为对我踢足球深恶痛绝,这才把我扔到德国来。这下可好了,老妈不得气死啊!

    怎么办?怎么办?要不……球不踢了?

    对母亲严厉的深刻体会盖过了对足球的渴望,乱了方寸的卓杨火上房似的骑上自行车冲到了克洛普这里。

    “滚!滚!滚!滚出去!!”

    听完一系列的前因后果,气急败坏的克洛普直接把卓杨轰了出去。这他妈算什么狗屁理由?你这是故意消遣我呢?他当然理解不了卓杨从小对母亲的敬畏,在克洛普看来,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些。

    看着卓杨灰溜溜抱头鼠窜而去,克洛普这才感觉到胸口被咖啡烫得火辣辣地疼。

    “咝,他奶奶的,胸毛都烫卷了……”

    被教练赶了出来,卓杨骑着咣当自行车又慌忙往学校奔去,他得找人出个主意。诺曼教授介绍他去的马迪堡,不能让他站街边光看热闹。

    还好,卡尔诺曼踏踏实实的在教授公寓里自斟自饮,老艺术家今晚没有去国外公干,也没有出去沾花惹草。听卓杨把事情的利害关系叙述完,诺曼教授也是一阵挠头:这算怎么一档子事儿?你小子当初也没说你母亲会对足球这么深恶痛绝啊?

    “那你告诉我,卓。你舍得放弃足球吗?”

    “我……”卓杨很难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他总自己认为不踢就不踢了,没啥大不了的,可真的到了要直面的时候,实在太难以割舍。

    “你会因为音乐而放弃足球吗?或者换个角度,你觉得音乐和足球冲突吗?”诺曼教授冷静地帮助卓杨分析问题。

    “嗯……,我不觉得有什么冲突,最起码现在还没有发现。”卓杨认为这二者是完全可以兼容的。

    “那好,我再问你。你会因为足球而放弃音乐吗?”

    “当然不会,我喜欢音乐!”卓杨回答的斩钉截铁。其实何止是喜欢,如果说以前卓杨对待音乐的态度是简单的喜欢加上承诺,可自从他将自己的音乐赋予情感的灵魂之后,音乐已经慢慢的变成了他的一种寄托,一种精神上的释放和寄托。

    “所以,卓。你看,你喜欢音乐,你同样热爱足球。而这两者其实有很大的共通点,都需要激情和创造力。而且,没有任何人认为他们会有冲突。更重要的是,你在这两种……都可以称之为艺术的领域内,都同样拥有巨大而不可限量的天赋。放弃其中任何一样,都会成为你自己或者这个领域内的损失。”

    “卓,你不应该放弃足球,你也不可能放弃。所以,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去说服你的母亲杨虹女士。瞧,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你完全不用去纠结在音乐和足球中做出怎样的取舍,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任何人也不能干涉你的选择。哪怕是你的母亲,也不能干涉你!”诺曼教授对中国母亲干涉子女兴趣爱好和事业表示出不理解。

    “你可以尽量去说服你的母亲,但是如果不能取得她的理解,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喜欢什么你就去做,音乐、足球,或许以后还有飙车或者探险,这都是你的自由,不应该让别人干涉你的自由。”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只需要为自己负责。我们要对那些阻止和干涉我们自由的人,大声说!我们生而平等……”诺曼教授开始变得激昂。

    “是的是的,先生。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卓杨赶紧拦住教授的自由发挥:什么嘛,前头说的还挺有道理,后边净扯些什么呀?还选择的自由,我敢当着我妈的面扯这个吗?

    “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谢谢你啊先生。瞧着时间也不早了,不耽误您休息,我这就走了。”卓杨赶紧往外走,诺曼教授明显意犹未尽。

    “谢谢先生,晚安晚安。留步留步……”

    卓杨推着自行车,边走边发愁:没错,是只要说服老妈就行,可是要怎么说服呢?老妈能听我把话说完吗?老妈那眼睛一瞪起来,我要是能把话流利说完,我他娘都佩服我自己。

    要不,给姐打个电话?让她帮我想想辙,姐从小可没少护着我。

    卓秋天躺在宿舍的床上要醒没醒,学校已经停课了,也不让出去,整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非常无聊。

    接到弟弟的电话,卓秋天用被子捂着头缩在被窝里和卓杨聊了起来。

    “你瞅瞅你,这是想把天捅破呀?”听完弟弟的诉苦,卓秋天也有点慌,老妈的怒火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起的。

    “姐,你就别说我了,赶紧帮我想个办法呀!眼看着过两天消息就能传回国内去,纸包不住火了呀!”

    “哎,我说卓杨,你真的成名人了?可以呀,不愧是咱老卓家的人。回头帮我签名啊?”紧张归紧张,卓秋天还是不忘打趣卓杨。

    “我说老姐,你就别起哄了好不好?我这急得都快跳井了,你赶紧说说我该咋办嘛!”

    卓秋天到底比卓杨大几岁,对自己家庭里的政治生态有充分的了解。她收起玩笑,很认真的开始帮弟弟出主意。

    “卓杨,这个事儿吧,你不能直接给妈说。咱妈的脾气上来,你能把话说囫囵了姐我都佩服你。”姐弟俩对杨虹的了解和忌惮倒是一脉相承。

    “咱妈那个大小姐脾气,谁的话她也听不进去,姥姥姥爷说话都不好使。不过呢,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说话能让咱妈听进去的人,那一定就是咱们的老爸,只有老爸能降得住咱们老妈。”

    “所以,这事儿你得让老爸出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