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上)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卓彤彤腰里系着鸳鸯戏水的大花围裙,正把一口刚洗干净的小汤锅擦了又擦。

    今天早点卓彤彤给他和杨虹熬的小米粥,趁着小火慢煨的功夫,他跑去大院服务社的食堂里用保温饭盒端了十来只小笼汤包。配上自家腌制的萝卜丝,杨虹特喜欢吃这个。

    杨虹在鞋柜里拿出达芙妮的黑色小高跟换上,照着镜子整了整雪纺衬衣的领角:“我去上班啦。”

    “好嘞,快去吧,别误了班车。”卓彤彤一边答应着一边攥着一块抹布擦着**的手从厨房里走出来。大院里每天早晚都会有三辆黄海大轿车发往城市的三个方向,方便家属子女上班和上学。“我这满手的油,就不抱你了。来,亲亲。”

    杨虹在卓彤彤凑过来的嘴上啄了两下,随后微微闭上眼睛用脸颊在丈夫的脸上蹭了蹭。

    “那我走了。”

    “哎,晚上早点回来,我等你。”

    “嗯”

    目送着妻子下了楼,卓彤彤回身刚轻轻地合上门,就收到了卓杨的短信。

    “爸,江湖救急,速回电话。别让我妈听见,切记!”

    卓杨焦急地等待着父亲的电话,没多大功夫,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卓杨,什么事这么急啊?你没出什么事吧?是不是缺钱花了?”

    “没,没出什么事……,是出了一点……,爸,是这么回事……”卓杨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给父亲讲了一遍,从他怎么因为勤工俭学被诺曼教授推荐到马迪堡俱乐部踢足球,然后又怎么怎么,最后又怎么怎么,一直到现在上了头版头条,快要瞒不住了。

    “爸,我真没想着哄你们,可这事儿……,你看……”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卓杨忐忑不安:“爸……”

    “卓杨,我问你。你的学业怎么样?”半晌,卓彤彤才开口。

    “爸,我向你保证,绝对没有问题。连续两个学期我的奖学金都是在第一名。”

    “我再问你,你有没有因为踢球而耽误学习?”

    “没有,爸,绝对没有。不信你们可以去问诺曼教授。”

    “那好,卓杨。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足球,放心去踢球吧。”

    “那我妈那里……”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妈妈那里交给我,我会说服她的。相信我,我没有骗过你吧?”

    “是的,爸。你从来没有骗过我。”卓杨对父亲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父亲的言而有信,尤其对自己和姐姐以及母亲。

    “至于我用什么方法说服你妈妈,那就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了。但是!”卓彤彤还有话说。

    “但是!”卓彤彤的语气不容置疑:“你必须完成学业!必须完成!”

    “爸,这一点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卓杨回答的也斩钉截铁。

    “那好,没事了,做你喜欢的事情吧。你说过两天国内就能看到报道?那我可得好好看看,看报纸上是怎么夸我儿子的……”

    卓杨和父亲又闲扯了一会,聊了聊家里的事情。挂上电话,卓杨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踏踏实实落回到了肚子里。

    既然老爸这么说了,他就一定能办到。卓杨对自己父亲有绝对的信任,这种信任来源于天长日久无数件小事的积累。

    卓彤彤从卓秋天和卓杨刚开始蹒跚学步的时候起,就信守每一个对孩子细小的承诺。说买玩具就一定会买,说可以看电视就一定能看,说要吃什么就一定会带着孩子去,说作业没做完罚站就一定会罚。卓彤彤不像某些家长那样,为了应急随口答应一些孩子的要求,转头就忘得一干二净,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还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卓彤彤从不随口许诺,可一旦话说出口,就一定会想尽办法做到。

    卓彤彤这种信守承诺的做法,让卓秋天和卓杨感觉非常安全和踏实,而且父亲的做法也对姐弟俩有着非常深刻的性格影响。

    卓彤彤是个小男人,但他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也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夜里,卓彤彤搂着妻子,将杨虹的头靠在自己并不健壮的胸口。和妻子人到中年,从结婚到现在也二十多年了,可卓彤彤依然非常迷恋妻子的身体,不曾有一丝厌倦。

    杨虹贴在丈夫的胸口,眯着眼睛听丈夫胸腔里有力的心跳。她喜欢听这个声音,喜欢每次激情过后数着丈夫的心跳进入梦乡。这个声音听了二十多年,她依然没有厌倦,一丝也没有。

    卓彤彤用手掌轻轻摩挲着妻子光洁细腻的肩头,看着妻子脸上还未褪去的红晕。

    “虹虹,有个事儿要和你商量一下。”卓彤彤开始了他独有的思想工作方式。

    “嗯。”杨虹鼻腔里发出慵懒的回应。

    卓杨推出自行车,半个身体靠上去压了压:嗯,后带的气挺足,没想到汉诺威每个卖自行车的商店都提供补带服务,还挺方便。跨上自行车,使劲一蹬,人车合一向半岛方向疾驰。

    咣当……,咣当……

    “不行!绝对不行!”杨虹顾不得自己赤身**,‘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步入中年的她胸前依然娇挺。

    “别着急别着急,虹虹。你听我说……”卓彤彤也赶紧坐起身来,两手一鞠,把妻子抱在怀里。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杨虹左右扭动身体挣扎着。

    “哎哟哟,别生气别生气。你生气的样子可真诱惑人,就像愤怒的小母马。”

    “卓……唔……”杨虹刚一张口,就被丈夫的嘴巴堵了上来。卓彤彤使劲的吻着妻子,顺势把杨虹压回到床上,然后……

    “……唔……,你轻点……,坏人……”

    “那啥,卓杨。我怎么最近觉得鞋子穿着总夹脚,你说是不是我的脚又长了呀?”更衣室里屠夫德容边换衣服边问卓杨。

    “不可能吧,你的鞋才调整了几天,咋可能长得这么快?你试试我这只,我记得咱俩是一个号。”卓杨把自己的左脚球鞋扔了过去。

    “这事没得商量,不能由着他胡来。”杨虹懒洋洋地躺着,身上没有一丝力气。

    “这倒也不能算是胡来,娃娃没耽误学习。”卓彤彤的手还是很不老实的在妻子身上慢慢抚摸。

    “那也不行,他说没耽误就没耽误呀,当初他因为踢球惹了多少……唔……”嘴又被丈夫的热吻堵上了。

    卓彤彤又开始轻薄自己的妻子。

    “……唔……,轻点……,坏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