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下) 半缘修道半缘君

    “停!”克洛普喊停了训练。

    “卡尔,卓杨上去的时候,你应该往后拉一点,注意保护他的身后。对,就是这个位置,后退五米。”

    “马克思,卓拿球突破内切的时候你要伺机扯边,把中后卫带开,把中路空档留给插上的里卡多。”

    “好,非常好,就是这样。继续!”

    “你说这踢球能有多大的出息,老老实实搞音乐不好吗?”杨虹闭着眼睛嘴里喃喃嘟囔:“只有钢琴才能配得上娃娃。”她软得像一堆面条,手指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杂乱的头发被汗水浸湿紧贴在脸上。

    “娃娃喜欢,又有天赋。咱们的儿子是天才呀。”卓彤彤腰都快累断了,手却还是在妻子的后背上来回抚动,指尖传来滑腻。“虹虹,你说岁月的雕琢为什么不曾在你身上留下一丝痕迹呢?你依然像我刚遇见你的那天一样美丽动人,你是上天对我最大的眷顾。”

    “老公,我爱你唔”

    “轻点唔,你今天唔,坏人”

    “美洲的美,是因为有飞鸟在叫,有清泉在笑,有小村庄里的树叶在飘。可是,我觉得亚洲的美,才是星辰是大海,是未曾相逢的鱼和白帆。”

    “二哥,说人话!”

    “噢,罗纳尔迪尼奥的甩牛尾巴过人是挺厉害,但他不像卓杨这样能在高速奔跑中一气呵成。”

    文青二哥蒙托利沃正给哥几个讲解他对小罗和卓杨甩牛尾巴孰强孰若弱的看法。

    “阴郁的天空,斑驳的心,里面埋了曾经多少的欢声笑语、葬了多少前尘往事和回忆。啊,妈那个逼”

    “二哥,别放弃治疗啊。”

    蒙托利沃:“”

    “让娃娃去踢球吧,孩子大了。”杨虹蜷缩在丈夫的怀里,说出的话像梦呓低语:“我只想两个孩子快乐,一辈子快乐。”

    “我只想你和孩子们永远快乐”在呢喃低语中,杨虹渐渐入睡。

    卓彤彤把妻子轻轻揽在胸前,腮边贴着她的额头。“虹虹,我爱你。爱你”

    听着妻子发出细小的鼾声,卓彤彤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我滴妈呀,今天差点要了老命,政治思想工作任重而道远啊!

    训练完回到更衣室,卓杨收到父亲发来的短信:放心吧,你妈妈已经同意了!

    卓杨大喜过望,心里对自己的老爸竖起了大拇指。父爱如山呐,不是普通的山,是靠山!

    “老爸威武!我就知道没有老爸办不成的事,天大的难题,我伟大的老爸都会轻松解决。”卓杨回复着短信狠拍自己老爸的马屁。他可不知道,卓彤彤一点儿也不轻松。

    卓杨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克洛普教练,克洛普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卓杨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诺曼教授,诺曼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卓杨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姐姐卓秋天,卓秋天开心地吃了一份红烧肉。

    卓杨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李晓青,李晓青拉着他吃了一顿红烧肉。

    到了晚上,回到宿舍的卓杨还沉浸在万事大吉的兴奋里。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我不敢抬头手机铃声响起,是老爸的来电。

    “爸,你太了不起了,你就是我的偶”

    “卓杨,你妈妈要跟你通话。”卓彤彤打断了儿子的敬仰滔滔。

    卓杨:“”

    “卓杨,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和我们说一声?”

    “妈,我”

    “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点,不让我和你爸操心?”

    “妈。我”

    “踢足球可以,我不反对,可你要再惹祸怎么办?”

    “妈,我保证”

    “我同意你踢足球,你的学习耽误了怎么办?”

    “妈,你可以问诺曼教授”

    “我会问他的,哼!他别想逃得了干系。好好学习,好好弹琴,踢球不许打架,听见了没有?”

    “妈。我知道了”

    “卓杨,你长高了没有?钱够不够花?自己会不会买衣服?”

    “妈,我想你和爸了”

    这头卓杨刚放下手机,那边诺曼教授的电话响了起来。

    “卡尔,我把孩子交给你,你这算怎么回事你?”

    “杨虹女士,你听我说”

    “卡尔,枉我那么信任你,你却把我的儿子哄去踢足球!”

    “杨虹女士,你听我说”

    “说什么说,有什么好说的?我警告你,卡尔,卓杨要是有个什么差池,我饶不了你!”

    “杨虹女士”

    “我告诉你卡尔,卓杨要是不能完成学业,我跟你没完!”

    “杨虹女士,我错了”

    别看诺曼教授给卓杨逼b的时候那么慷慨激昂,他在杨虹面前战斗力就是渣渣。除了鞠躬尽瘁的卓彤彤,其他人都要在杨虹婉约的彪悍下望风披靡。

    清晨的天空里沁着微微的芳馨,夜雨涤尽了一切的尘污,连带着把茉莉花的清香也在湿润中渲染开了,随着风儿飘溢,飘进了每一个呼吸的毛孔中。

    黎明像一层白色的浓雾,覆盖着城市,渐渐地化成了一片薄纱,又像一只神奇的手,轻轻地拨开了她的面纱,让早霞羞红了她的脸。

    满脸柔情的卓彤彤饱含微笑看着妻子冲着八千公里之外发完飙,对杨虹中外通杀的气壮山河不由得万分敬仰。

    “虹虹,你发起火来的样子总是那么美,像夜空中最明亮哎哟嘶”

    “怎么啦怎么啦?”

    “腰,腰疼”

    “你呀,昨晚也不知道发得什么疯,我骨头都快被你折腾散架了,真以为还是二十年前的小伙子呢?那会儿啊,你就知道整天没日没夜的折腾我,坏人!”

    大清早容光焕发更显珠圆玉润的杨虹和黑着眼圈萎靡不振的卓彤彤形成强烈的对比。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来,趴好,是不是这儿?我给你揉揉,以后啊,可要悠着点,咱们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夜幕在黎明的催促下收拢了起来,一只早起的云雀好奇的向楼宇间窗户里散发出的灯光张望。少许,随着一声清脆的鸣叫,鸟儿从枝头飞走,去汇合今天的朝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