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上) 更衣室师徒反目

    卓杨被摔傻了,没有任何防备太过放松的他根本来不及做出闪避动作。

    尤素福也傻了,他自己都没敢相信能干出这种事。还正犯傻着呢,就被从马迪堡替补席上扑过来的屠夫德容用一个摔角动作里的抱摔撞出去三四米,随后屠夫骑在他身上,抡起砂钵一样大的拳头就开了揍。

    顿时,双方球员一拥而上打成了一塌糊涂,场上的、替补席上的集体参战,尤其以屠夫和刀疤最勇不可挡,围着尤素福死命地揍。斯图加特踢球者这边儿也毫不示弱,救人的,反让人救的。

    小猪冲进人群以一敌三,一套王八拳打得风生水起,二哥蒙托利沃不知从哪找来一条浸过水的湿毛巾,抡圆了啪、啪可劲地抽。希腊帅、东德酷、埃德蒙、兰德、阿克曼等等,这些平时和卓杨走得近的人没有一个退缩,就连曾经看卓杨不顺眼的赛缪尔都冲了上去。

    一时间,场上各种武术流派五花八门,拳击、散打、跆拳道、柔术,空中技地面技。看得看台上的主队球迷大呼过瘾,今天这球票钱值了!

    刚开始被撞得七晕八素的卓杨没多大一会儿就坐了起来,他听见场上乱成了一锅粥,想看个究竟却被两个队医死死地压住,先止血,然后用纱布把脑袋包成了一个大号粽子。又用纯净水洗干净了半张脸的血,蓝白间条球衣上血迹斑斑。

    裁判在双方教练员和现场安保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把双方球员分开,又一阵磨磨唧唧后,开始论功行赏。斯图加特踢球者这边,罪魁祸首迪米兹尤素福、队长明克维茨、中场柏拉图,红牌罚下,这后两位都是出手比较猛的。其余鲁宾、巴恩、施蒂尔勒黄牌警告。马迪堡这里,打得最欢的屠夫和刀疤红牌,二哥、小猪、兰德、埃德蒙四人黄牌。按理说每个人都动了手,双方除卓杨外其他二十一个人都够被红牌的条件了。不过,所谓法不责众,真要把场上罚个清溜比赛怎么办?给自己找麻烦不是。

    噼里啪啦地掏完牌,主裁判直接吹响了上半场结束的哨子。卓杨恰好也站了起来,头顶包得像个阿拉伯人,洒满血迹的球衣又让他像一个亡命徒。卓杨一眼就看见站在自己跟前青着眼圈的施魏因施泰格,登时就炸了。

    “我操,小猪,是哪个孙子打了你?给老子站出来!”拉开架势就要往那边冲。

    克洛普吓得魂飞魄散,把卓杨紧紧地箍住:“祖宗,祖宗,你就消停点儿吧。”

    在更衣室里克洛普大发雷霆。

    屠夫德容和刀疤里贝里的红牌使得这二人要缺席下一场和艾尔格博格的最后一战,再加上还未伤愈的矮脚虎哈斯勒和默特萨克,四员大将缺阵。

    旁边助理教练卡莱尔适时地提醒:“尤尔根,我刚才看了一下记录,巴斯蒂安和里卡多……黄牌累积够了,……下一场……也要……停赛!”

    惊傻了的克洛普呆立半天,然后火冒三丈的咆哮起来。

    “狗屎,你们他妈就是狗屎!”

    “你们长的就是猪脑子!下场比赛怎么办?谁他妈能告诉我,怎么办?”哈斯勒、默特萨克、德容、里贝里、施魏因施泰格、蒙托利沃六员重将缺阵。和艾尔格博格的使命之战,难了!

    “你们四个,都是他妈的混蛋,都是他妈该死的混蛋,你们四个冲动的垃圾,混蛋!混蛋!混蛋!”

    卓杨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先生,你错了!”

    “先生,你错了。你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卓杨毫不示弱地盯着克洛普。

    “卓杨,没有你的事,这事也与你无关,你给我坐下。”克洛普不耐烦地冲卓杨摆了摆手。

    “怎么叫和我无关?整件事情因我而起,那就和我有关系。”兄弟为了自己和别人打架,这会儿还被教练骂,自己却坐在那里闷着头不吭声。这种事情卓杨做不出来,不是他的性格。

    “你他妈是要当出头鸟吗?你他妈是想在这个时候体现你那个该死的江湖义气吗?”克洛普怒不可竭,他不允许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

    “我他妈不是要当出头鸟,队友们因为我打架,所有的责任我他妈的来承担,有事冲着我来!”卓杨的火气也上来了。

    克洛普和他的爱将卓杨头一次爆发了冲突,激烈的言语冲突。

    “你承担,你拿什么承担?你以为凭你一个人就可以干掉艾尔格博格?你以为你是上帝吗?”

    卓杨还就和克洛普杠上了:“你又错了,克洛普先生,我不是上帝,我也不是一个人。我们还有卡尔,还有克拉克,还有杰瑞和威利,还有坚尼斯和伊格纳兹,还有其他咱们球队的队友,我们一定会击败艾尔格博格。”

    这话堵得克洛普有些不好接。“……,你说能击败就能击败?如果出了问题怎么办?俱乐部一个赛季的投入怎么办?我们赛季的目标怎么办?”

    两个人像两只炸毛的公鸡一样针锋相对,卓杨也不给克洛普喘息的机会。

    “我们会冲上乙级的,我保证我们可以击败该死的艾尔格博格。”

    “你保证?”克洛普冷笑道:“你拿什么保证?”

    “我的保证就是我要承担的责任。”话赶话激得卓杨有些上头:“如果没有做到,我他妈以后就不踢了。如果不能冲进乙级,如你所愿,我退役!”

    克洛普:“……”

    看得目瞪口呆的众人这才反应过味儿,赶紧着把两只斗鸡哄劝安抚下来,小猪看卓杨的眼神都有些水汪汪。

    两个人气鼓鼓的谁也不搭理谁,克洛普把卓杨、二哥、希腊帅换了下来,肯尼邓巴、马克思多德、安东尼汤米替补上场。下半时十人打对方八人的马迪堡同仇敌忾,多德和布劳恩再各进一球,以70狂胜无心恋战的斯图加特踢球者,把对手往降级的泥潭里又狠狠地踩上了一脚。

    卓杨的伤势倒问题不大,就是头皮被撞破了一点小口子,血流的多看着吓人而已,随便缝几针就行了。这也得亏是他头发又浓又密还长,起了相当的缓冲保护作用,你换个德容那样的大光头试试?不过因为要缝针,伤口处被剪秃了一片头发,卓杨索性让队医给推了个光头。别说,弗瑞德医生的手艺还不错,卓杨的脑袋锃明瓦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