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上) 记者媒体黑似碳

    今天是星期天,卓杨整个早上都在练琴,完后跑去校医务室换了头上的纱布。身强体壮的年轻人身体自愈和恢复能力超级快,伤口上疤结得老厚一层,过两天拆完线就屁事没有了。肚子有些咕咕叫,想起昨天说要请程浩吃饭,反正下午没有训练,卓杨摸出名片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程浩吗?我卓杨。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记一下。吃了吗?”总是这么自来熟。

    “……嗨,我刚把两个热狗塞肚子里,还正撑呢。不过陪你再吃点应该没问题吧。”程浩也有点大大咧咧。

    “那成啊,不能让你干看着不是?整两杯?会喝酒吗?”吃不动总能喝得动。

    “我靠,我可是新疆人!”程浩一点都不客气。

    “哈哈哈哈哈……”卓杨开心大笑:对胃口,这个家伙绝对对胃口。

    “哈哈哈哈哈……”程浩也在那头大笑起来:对胃口,这个卓杨挺对胃口。

    两个人还没有正式接触,就感到了彼此的投缘。

    按照卓杨指点的地方,俩人在半岛铁盒酒吧里见了面。因为是大光头,灯泡上还贴着纱布,一贯喜欢臭美的卓杨今天戴着一顶深灰色汉堡式软礼帽,倒也显得挺有范儿。帽子还是李晓青刚开春的时候给他买的,大小姐就觉得这一款和卓杨挺搭。

    下午的酒吧里只有寥寥三两人,很适合边聊天边吃饭。卓杨把老板大介绍给了程浩,大记者不由得为格兰瑟姆这个奇葩的绰号心里暗自吐槽和乍舌。在卓杨挤眉弄眼的使眼色中,程浩也就没有嘴欠地告诉大他这个绰号在中文里有多么找抽。

    “走一个!”卓杨和程浩端起大号啤酒杯,当然,不可能真的一口气干掉,口号归口号。卓杨吃着牛排拌饭,就像在吃盖浇。程浩自斟自饮,两个人一边吃喝一边聊了起来。

    程浩没有正儿八经地做一个问答式专访,那样的东西其实适合演播室。俩人就是完全的闲聊,程浩从自己怎么到德国讲到杨晨谢晖,又扯到自己从小在新疆建设兵团的生活。卓杨就讲怎么阴差阳错做了职业球员,怎么处理学业和足球的关系。

    两个人倒是越聊越投机,慢慢就扯到了足球之外,天南海北信马由缰。

    “我从今天一大早开始,这手机就没消停,体坛上有我的头版,你干的吧?”卓杨一大早就不停地接电话,老爸老妈老姐,朋友哥们同学,全是说他上了报纸的事。

    “没错,是我发的,以后我就跟定你了。”程浩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告诉卓杨他的目的。他也能看出来,卓杨其实是个非常好打交道的人,先决条件就是你得和他对脾气。

    “行啊,这好说。明天你跟我去俱乐部,我把你介绍给马伦主席和克洛普……”说到这,卓杨才反应过来他和教练还翻脸着呢。

    程浩听这话那叫一个舒坦:真仗义!借着酒劲,他拍着自己胸口说:“卓杨,别的不敢说,只要我还在,国内体坛周报上就不会有一句对你不利的消息,我发回去的稿子,保证全是说你的好话。”

    这话卓杨爱听,谁都喜欢捡顺耳的话听。“这话我信,咱俩投缘呗。不过程浩,不是说你们记者的报道应该客观真实吗?”卓杨有点故意打趣。

    “卓杨,你是不知道,现在的记者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编。狗屁的客观性,净他妈唯恐天下不乱。只要能吸引眼球,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黑的白的、好人坏人他们全做,无风也要硬起三尺浪。这么给你说吧,只要能不生编乱造瞎造谣,那就算是很有良心的好记者了。再说了,我没有说我不客观真实呀?我这叫选择性报道。”

    “哈哈,怪不得都说,把你们记者拉出去排队隔着枪毙,有没有冤枉的不敢说,该死没杀的还能有一大半。”卓杨乐不可支:“哎,你这话不对呀,什么叫选择性报道?合着我有多少丑恶不敢见人似的。”

    “抬杠,抬杠啊!你都不知道国内那帮子记者有多坏,他们到时候为了搏出名,指不定怎么埋汰你呢!不过,到那时候,我就可以替你冲锋陷阵了。”这是程浩的经验之谈,中国足球的黑,不光是在足球本身,足球媒体也一点不让南山碳。

    在后来卓杨与中国足协之间的矛盾中,程浩执笔的体坛周报在舆论上始终为卓杨摇旗呐喊,帮助卓杨抵挡了不少恶意的猜测和道德绑架。

    “那我以后就不搭理别的记者了,你就是我的那什么,噢对,御用记者!……”两个正聊得火热,卓杨的电话响了,是李晓青。

    “……我在你隔壁呢……,大这。……给你介绍一个朋友……”

    没多大功夫,李晓青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卓杨,我看报纸你昨天让一孙子给开了瓢了?……帽子摘了让姐看看……”李晓青那脸上的关心一点都不是装的。

    “嗨,没事,啥事也没有,就蹭破点头皮。”

    “看报纸上血呼拉呲怪吓人的,走,姐带你吃点好的补补。那孙子哪一国的?姐找人给你出口气,废了他丫的。”

    “别别,你千万别管,足球场上的事别带到场下来,足球的事情还是要用足球解决。”卓杨赶紧拦住,他知道李晓青绝对不是随口一说,而且也绝对有能力:“你别一惊一乍的,乖乖来坐我跟前,我这还有朋友呢。”

    李晓青这才注意到旁边的程浩,程浩赶紧站起来:“你好,我是咱们国内体坛周报的记者,我叫程浩。你是卓杨的女朋友吧?”

    “不是!”卓杨和李晓青异口同声。

    李晓青一听是体育记者,就没当回事,除了和卓杨的这一点交集,她对所有体育都不怎么关心:“记者啊?记得多给卓杨做些正面宣传,他和国内的那些货色可不一样。还有,别在你的报道里提我,要不会有人找你麻烦,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

    程浩听李晓青的话有些发懵:这位谁呀?说话怎么那么冲,好大的口气。

    卓杨赶紧说:“别别,晓青姑娘,知道你心疼我,可我这不是没事吗?消消火,待会儿我弹琴给你听。”李晓青顿时春风拂面。卓杨又对程浩说:“这我好朋友,李晓青。报道里别提她,她的身份……有些特殊。”

    程浩先紧着点头答应了,心里还是嘀咕:这位到底谁呀?身份特殊?看这长相不是歌星就是影星?可怎么没印象呢。

    足记娱记不分家,程浩对国内娱乐界不说门儿清,多少还是有些了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