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下) 半岛铁盒人来去

    电话又响,是默特萨克。“我在大这呢,……和晓青,……来吧,等你。”

    刚放下,又响。小猪……

    没多大功夫,默特萨克、小猪、刀疤、二哥、屠夫齐齐聚到了半岛铁盒。

    “卓,你昨天说的那话,赢不了就退役,不是当真的吧?”默特萨克主要就是为这而来。程浩听得差点没死过去:退役?!

    “唉,这不是话赶话吗?我要不这么说你是没见教练当时那要吃人的样子。吐出去的唾沫……”卓杨也很无奈。

    “这事你可不能小孩子脾气,艾尔格博格不好打。咱们都在当然没问题,可……他们……,有点悬。”默特萨克这话很客观,马迪堡替补球员的实力和哥儿几个的差距的确有些大。

    “没事,赢了万事大吉。赢下比赛什么事都没有,我也去乙级了,当然也不用退役了。”卓杨觉得就这么简单。

    “可万一……,你别那么冲动啊。你想想,你真要退役了,首先马伦主席和克洛普先生就得哭死。”

    “卓杨,最后一场你放开踢,万一没赢,你也别退役。那啥,我不走了,下赛季留下来陪你。”屠夫德容一口唾沫一根钉。

    “对呀对呀,赢不了我也不走了你知道吧,陪你。”小猪义薄云天。

    默特萨克:“……”

    二哥:“……”

    刀疤:“……”

    小猪和屠夫的话有点把这三位放在火上烤,真是有心和卓杨在一起多踢几年,可丙级……,实在是很不甘心,哪怕乙级也好说呀。兄弟六个都已经接到了很多让人心动的转会询问。

    卓杨当然希望那哥仨也像屠夫小猪一样表个态,大傢伙聚一起再踢一年。这种私心很正常,卓杨想让弟兄们多陪陪他,可耽误朋友前程的话他又说不出口。默特萨克刀疤二哥视足球如生命,自然想往高处走,可也的确有些舍不得和弟兄们分开。

    明末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同样,人都是有私心的,有私心才会显得真实。真要有那一点私心都没有的人,那这种人非常可怕,决不可交!无私就无公,这种人所图太大,大到能毁灭天地。

    “唉,都怨我们,卓杨,我们连累你了。要没得这事,咱们几个灭艾尔格博格分分钟,你明年就巴巴适适踢乙级了撒。唉”刀疤长叹一声。

    “刀疤,你他妈这是抽我脸呢?”卓杨就不爱听这话:“放心吧,肯定能赢。就算万一没成,我也不会真退役了,我才多大呀!自己挖坑自己跳,我还没那么傻。”

    “这就对了嘛,气头上的话千万别当真。咱们克洛普先生也是臭脾气,你和他接触时间还短,我们几个早被他骂习惯了,昨天那算什么呀?多难听的都骂过,追着屁股骂。”默特萨克他们五个最少都跟了克洛普两年,卓杨才来一年还不到。

    “话是这么说,我也知道他那是着急。可哥几个为了我出手,我他妈在一边装好人,丢不起那……”正说着呢,就看见克洛普一脸沧桑寂寥打门口走了进来。

    克洛普昨天比赛结束没有跟队回汉诺威,他回美因茨的家和老婆孩子热了一把炕头。今天中午来汉诺威的路上就不停长吁短叹,为最后一场联赛发愁。想找个地方喝两杯浇浇胃,就没有先回俱乐部,顺腿拐进了熟门熟路的半岛铁盒。

    克洛普进门就看见了六君子,他和卓杨猛一碰面不由都有些尴尬,可来都来了,也不好再退出去。克洛普和大打个招呼,然后一个人守着吧台开始喝起了闷酒。

    “听说你昨天和先生吵得挺凶的?别计较,先生人不错。”默特萨克劝导卓杨,一边的程浩都要晕过去了:还和教练吵架?还挺凶的?猛人呐!

    “我去把先生叫过来,你们聊聊。都是为了球队好,话说开就完了。”说完看卓杨和大傢伙都没反对,默特萨克抬腿就要过去。

    “别,你别去,佩尔。”卓杨拦住他:“我自己过去。”

    “先生,昨天是我太冲动,希望您不要介意。我向您道歉!”卓杨把自己的啤酒杯放在吧台上,和克洛普的杯子并在一起,坐在克洛普旁边空着的高脚圆凳上。

    卓杨并非是个不懂道理的人,他知道昨天在那种场合顶撞教练是错误的,但正像他对那些记者说的那样,有些事即便是错的,也必须要去做。当时他必须去维护自己的的兄弟,更何况兄弟是因为自己而挨骂。但错了就是错了,所以他也打定主意要先道歉。

    和欧洲球员的把主教练看作上司不同,在卓杨眼里,教练更像是老师。中国的孩子还是很讲究尊师重道的,而且,卓杨的父母都是教师,师道尊严刻画在他的骨子里。卓杨无论小学中学,即使淘气不爱学习,可他从未顶撞过自己的老师。所以,即便他的学习成绩并不好,但他经历过的所有老师都对他有很好的印象。

    克洛普扭头看着卓杨,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三四秒钟之后,克洛普端起自己的啤酒,在卓杨的酒杯上轻轻一碰,仰头一饮而尽。卓杨也赶紧有样学样,一大扎黑啤酒着实咽了半天。

    “呃”俩人不约而同打出一个酒嗝。

    “卓,其实……,昨天不怪你。我有些口不择言了,他们都是好孩子,都是很棒的小伙子。”一招手,大亲自过来给他俩又灌满两大扎。

    “我理解尼格尔他们,要是换了我,我会做出同样的事。其实,昨天是埃德文拉着我……”克洛普说这话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们都是非常棒的小伙子,都是天才。我们今年取得了不可思议的成绩,我们要去和拜仁慕尼黑争足协杯冠军,我们还有希望冲上乙级,这些,都是因为你们,因为你们马迪堡才能这么优秀。”

    “先生,还有你,你也是个天才,天才教练。”

    “是的,卓。你说的没错,咱们都是天才。来,为天才干杯!”卓杨放低杯口和克洛普碰完,看着这满满一大扎头皮有些发麻。“随意随意!”克洛普及时说了一句,卓杨如重释负。

    咕咚咕咚。

    放下酒杯克洛普和卓杨用手掌擦了擦嘴上的沫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