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下) 慈母呼儿问苦辛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手机的音乐声把正在梦里和瑞莎科娃捉迷藏的卓杨惊醒了,瑞莎消失在树屋的背后,看那个倩丽的身影依稀却是李晓青。

    电话是家里打来的。“卓杨,昨天比赛和人打架了?受伤严重吗?”父亲有些焦急的声音。

    坏了坏了,没有想到消息这么快传回国内去,这该死的网络时代。

    自从得知儿子选择了足球之后,卓彤彤和杨虹每晚浏览国内和国外的体育网站成了这些天的例课,英语或者德语成不了夫妻俩的障碍。

    “没有啊,爸,你别听报纸上乱说,我没有动手。就是摔破点皮……”卓杨赶紧解释。

    “你等着,你妈妈要和你说话。”

    卓杨:“……”。

    “卓杨,你受伤了?疼不疼?严重吗?妈妈去德国看你。”杨虹的焦急里带有些微的哭腔。

    “……妈,没事,一点也不疼……。”卓杨的心里突然有些堵堵的。

    “怎么会没事?流了那么多血,脸上衣服上都是血……”图片报官方网站的配图上,卓杨坐在地上,像个血人,队医正在给他包扎。

    “真的没事,妈。就是破点皮,看着吓人,其实一点事都没有,没几分钟都结痂了。妈……,你别担心。”

    “妈妈知道你不想让我和你爸担心,你从小就要强……”杨虹的声音里哭意更浓,带着颤抖。

    “……不是的,妈。你们别担心,姐回家了吗?”卓杨有些不太习惯母亲这个样子,试图把话题岔开。

    “别担心你姐,你爸正准备去接她。卓杨,不踢球了行不行?”

    “妈……,我真的不是打架,是那个家伙球踢不过暗中使了点坏,让我摔了一跤,就是受点皮肉伤。我都马上十八岁了,这点小伤能算什么。爸不是说过,伤疤是男子汉成长的勋章吗?”卓杨最怕的就是母亲以此拒绝他踢球。

    没想到听完卓杨这话,母亲猛地爆发了,然而她的爆发却不是冲着卓杨。

    “那都什么人呀,踢不过就打人?什么玩意儿,畜生不如!”刀子嘴的杨虹却几乎从不说脏话,一句畜生已经是很恶劣了。“你怎么不揍他,卓杨?该揍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揍?太坏了,这种人太坏了。”

    卓杨:“……我的队友揍他了,揍得……挺惨。”

    “打,狠狠地打,打得好!坏东西,畜生!你队友是好样的,都是些好孩子。”爱憎分明的母亲杨虹。

    因为伤了卓杨的迪米兹尤素福是伊朗人,杨虹自此以后再没有给过学校里任何来自西亚的留学生好脸色。

    5月18日,德国足球丙级联赛引人注目的一场比赛,马迪堡队主场迎战艾尔格博格。

    这是0203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整个赛季已经到了最后的尾声,整个联赛大势几乎已定。降级球队已经明确,三个升级名额中,奥斯纳布鲁克和翁特哈兴早早各自攥紧一张在手中,没有任何悬念的占据联赛前两名。而最后一个升级名额,就将在本场比赛中产生。虽然是主场作战,马迪堡的形式却并不太好,六名绝对主力因伤或红黄牌缺阵,包括球队的正副队长。

    赛前默特萨克强烈要求上场,他自己感觉大腿肌肉伤势已无大碍。然而他的求战被克洛普毫不留情的否决了,没有丝毫犹豫。

    大腿肌肉拉伤是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问题,有些球员打着封闭照样踢得生龙活虎。然而,大意之下,最怕就是形成反复伤害,那样就会变得非常难以难根治,职业生涯中时不时冒出来让连续的成长变得支离破碎。克洛普宁愿今年失去晋级的机会,也不想有任何影响到默特萨克职业生涯的可能。

    两支球队之间有故事。上半赛季马迪堡做客艾尔格博格,六剑客恶搞的那句你奶奶个先人板板在那场比赛中废了对方的主力中锋、格鲁吉亚人拉扎罗夫。而自那场比赛之后,拉扎罗夫让主教练大失所望,冬歇期时艾尔格博格从乙级球队美因茨挖来了挪威中锋金克,取代了拉扎罗夫担任主力。

    受此打击后的拉扎罗夫越踢越糟,越糟越让教练嫌弃,形成恶性循环,到现在连替补都没了他的份。六个坏小子又成功的毁掉了一个老实人。

    在那场比赛中,阵容齐整的马迪堡虽然胜了,却胜得一点也不轻松,仅仅赢了对手21,这在六剑客屡屡屠杀式胜利中毫不显眼。此消彼涨,今天马迪堡六名绝对主力齐刷刷坐在了看台上,休闲的夏装却也难掩他们脸上的忐忑。而从本场比赛来说,艾尔格博格目前33战15胜13平5负积58分,刚好比17胜6平10负积57分的马迪堡多出一分。所以,艾尔格博格只需打平就可力压马迪堡获得第三名,也就获得了最后一个升入乙级的名额。这样一来,艾尔格博格战术可选择的余地就很大。马迪堡队则只有取胜对手这一条华山路,在战术上不但要在进攻中取得进展,还要在防守上不能给对手可趁之机。

    如果阵容齐整,马迪堡不难做到,但以现在这个半主力,甚至绝对主力只有卓杨一人,马迪堡很困难。而这一点,所有马迪堡人都知道。

    不光矮脚虎、小猪、刀疤、屠夫、二哥和默特萨克在看台上,所有关心马迪堡的人都在看台上。距离开赛还有一个多小时,维克多球场的看台上已经座无虚席,一万九千人人挨着人肩挨着肩,几乎每个人都穿着天蓝色马迪堡主色调的球衣。整个维克多球场变成了蓝色的大海。马伦主席和诺曼教授在这片大海里,李晓青和赵雪也在大海里,大和马克在大海里。

    相对于对手排兵布阵上的从容,克洛普的选择余地并不多。守门员是越来越出色的埃德蒙,后卫线阿克曼、丹尼斯、东德酷斯图伯纳尔,顶替默特萨克的是老帅哥希腊人卡利特扎基斯。已经决定退役的希腊帅哥职业生涯只剩下两场比赛,而这是他最后一个的主场,他出场时得到了全场礼节性的欢呼声,音量分贝仅次于戴着队长袖标的卓杨。中场除去卓杨外,克洛普煞费苦心,安排兰德和赛缪尔打双后腰,布劳恩和邓巴一左一右。在多德和斯帕克萨默菲尔德之间,克洛普还是选择了多德作为单前锋,毕竟他和卓杨更熟悉一些。

    至于卓杨,克洛普没有给他安排固定的位置,让他根据场上形势自由发挥。克洛普心里也清楚,自己手中这一副拮据的牌,战术调整的发挥余地很小,还不如让卓杨在场上随机应变。

    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是否能够成功,让这个赛季一鼓作气实现奇迹,所有压力现在全在卓杨的肩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