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 十 章(下) 叹离别兄弟归心

    两万人嘶吼的分贝又大了一分,队友们嚎叫着冲过来的时候,卓杨依然起不了身,撞得很疼,又摔得更疼,他需要从岔气中缓解出来。

    “杰瑞,去捡球。”卓杨拉着兰德的手勉强从草皮上站起来,第一句话就是指挥队友抓紧时间开球。下半时六十七分钟,比分1:1。

    卓杨是被兰德和肯尼·邓巴搀扶着回到了中线后面,卓杨冲着失魂落魄的克洛普竖起大拇指。

    我没问题,先生,我没有任何问题!

    主看台上,屠夫德容身体在颤抖,紧握的拳头青筋暴露,腮帮子上肌肉横勒。

    “我不走了。”屠夫松开紧咬的牙关:“这个夏天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和卓杨再待一年。”

    “我也不走了。”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吸溜着鼻子,说话间也没有了丝毫平时的逗逼:“我也要再留一年。因为,我怕将来会后悔。”

    二哥蒙托利沃双手拢了拢碎剪的长发,声音有些寂寥喃喃:“后来春雨落花厅,只君一人雨中停。卓杨,就让我再陪你一年吧。大海虽然宽阔,但大海总在那里,可是,大海的邮轮上却没有了我的兄弟。”

    二哥的声音突然高亢:“去你妈的亚特兰大!”

    刀疤里贝里和默特萨克沉默没有说话,眼神里露出纠结与不忍。

    旁边的李晓青和赵雪已经哭肿了眼,再旁边的程浩不停地揉着发酸的鼻子。

    在布鲁斯特教练的指挥下,重新开球后的艾尔格博格全面回收,打算用密集防守来巩固住他们的胜果。这也是他们无奈和明智的选择,艾尔格博格已经没有了对攻的胆气,也因为强攻七十多分钟后体力不允许他们继续再高强度施压。

    马迪堡的队员从残忍堵枪眼变成了嗜血冲锋,不变的是明晃晃的刺刀和同归于尽的疯狂。艾尔格博格愈来愈心惊胆战,马迪堡人逐渐势不可挡。

    古龙大师的名作《七种武器》,里面讲到江湖上七件巅峰绝顶的兵器。然而,没有什么兵器能厉害过火药。之所以绝顶,讲兵器并非是在讲兵器。‘愤怒小马的拳头’实则代表着勇气,‘霸王枪’的精神是实为朋友间的信任。

    武器并不可怕,真正绝顶的是他们的精神。

    无坚不摧!

    马迪堡人正是因为在场上收获了勇气和信任,才能在逆境中乘风破浪。第八十一分钟,维克多球场等来了期待已久的欢呼。

    卓杨强行突破,被手忙脚乱的艾尔格博格中后卫里祖托把他铲倒在了禁区线上。这本是一个可点可不点的位置,也许是因为裁判被马迪堡人的勇气所感动,或许是被他们的凶悍吓唬,在艾尔格博格队员歇斯底里的抗议声中,裁判果断判罚了点球,没有丝毫犹豫。

    卓杨用手擦干净足球上的草屑和泥土,又在短裤上抹干净自己的双手。他的球衣也早已肮脏不堪,一如他的队友们。卓杨用脚把十二码点的草皮踩实,把球轻轻放在上面,没有在乎气嘴的朝向,甚至没有后退,就这样叉着腰歪歪扭扭地站在足球后面,等待裁判的哨声。

    卓杨在此前的比赛中从未主罚过点球,也从未要求过点球的主罚权。队内点球手的顺位,第一毫无疑问是队长矮脚虎,接下来是小猪和默特萨克。并非是卓杨不敢主罚,而是他认为点球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有点不屑。然而今天,他理所当然站在了十二码点上,队友们也理所当然认为必须是他站在那里。

    裁判用黄牌把磨磨蹭蹭的艾尔格博格球员赶出了禁区,卓杨也没有理会谢尔金耶夫指手划脚冲他挑衅,只是歪着脑袋戏虐地看着他就像看一只可怜的猴子。

    没有任何意外,卓杨单腿小垫步,原地右脚正脚背爆抽,足球服服帖帖砸进了球门左上死角。谢尔金耶夫提前向右的侧扑,与其说是赌博式的预判,不如说是在配合卓杨对他的戏耍。卓杨在射门前就从谢尔金耶夫细小的摆动和小腿肌肉的紧绷上,看出了他即将要反应的方向,卓杨甚至比谢尔金耶夫本人都先知道他要准备扑向哪里。

    这是卓杨独一无二的天才技能,世界足坛绝无分店。

    这次该轮到马迪堡人不着急了,他们狂热又磨蹭地庆祝着,结伙冲向场地的每个角落朝着看台摆造型,在无可奈何的裁判不断催促下和艾尔格博格人悲愤抗议中,才慢慢悠悠三三两两回到本方半场。

    艾尔格博格在纠结中分裂了,比分落后时间所剩无几,眼看一个赛季的巨大投入和自始自终十拿九稳的自信就要打了水漂。形势让他们必须强攻出去,可巨大的体能消耗和颤抖的心脏却在对他们说——no!

    然而防守下去又意义何在?他们就像上半场的马迪堡一样,前怕狮子后怕虎,心有不甘却又顾虑重重。于是,艾尔格博格阵型前后严重脱节,冲上去的人不舍得回来,退回来的人没有胆量上去。

    而马迪堡这边就很简单了,卓杨只对他的队友们说了一个单词,便没有人有任何异议和问题。

    ——“继续!”

    卓杨几乎已经力竭,可他一边跑位一边笑得很开心。大势已成,艾尔格博格不可能再有翻盘的机会。这并不是卓杨托大轻敌,而是他从这场比赛收获到的勇气和信任。对手已经不可能干得动自己的队友,胆敢露出尾巴,自己的队友一定会让他们死得更惨。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毛爷爷说的多好啊!

    八十七分钟,胜利在望。卓杨带着足球,双腿感觉有些麻木,似乎想要抽筋,这是肌肉已经疲劳到极致的表现。体能一直以来都不是卓杨的强项,虽然比起大半年前进步已经非常之大。卓杨想躺下来好好睡一觉,马上就躺下。但是,躺可以躺,不能躺在这里。

    左右连接的虚晃,卓杨完全凭借着直觉和肌肉记忆把面前的两个防守球员闪到了一边,紧接着小碎步连捅三脚,毫秒间躲开了后卫飞铲,顺势把足球抹进了禁区。

    球衣背后终于等来了拉拽。卓杨心说:对喽,这里才是可以躺下的地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