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上) 老帅哥稳推点球

    卓杨太累了,从来都不是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体能,在前面搏命般的满场追风中已经消耗掉大半。若非之后队友们疯狂的厮杀将他脱身出来,卓杨的体能几乎不可能坚持到现在。既便如此,他也已是强弩之末。

    背后拉拽传来后,卓杨没有做任何抵抗,立马脚底下拌蒜,顺势就栽倒了下去。翻滚完一圈化解掉冲力,他听见了裁判急促的哨声响起。卓杨仰面朝天躺在草坪上,咧开嘴冲着天空开怀大笑。

    卓杨双手手指交叉叠放,让自己的脑袋枕在手掌上,眯着眼睛舒舒服服欣赏起碧蓝的天空。

    原来空空如也的天穹是如此美丽和令人心醉,也许正是因为她的纯粹吧。其实在这一汪纯粹的深处,存在数不清的棋布繁星,它们只不过隐藏在了这一片湛蓝之中。

    突然,一片黝黑的乌云遮天蔽日。哦,不是乌云,是多德的那张丑脸。多德手捧卓杨的脸,在他额头上狠狠连亲了三下。

    “别闹了,马克思。我这儿正忙着数星星呢。”

    马克思·多德哈哈大笑,也躺下来手掌垫着脑袋和卓杨并排数起了漫天子虚乌有的斗转璀璨。

    于是,一帮五大三粗的臭男人大白天里躺在煦日下正在比赛的球场草地上,数星星……

    相比起上一个点球,这一次的判罚毫无争议,艾尔格博格球员垂头丧气的默默接受。卓杨抱起足球的时候,看见场下克洛普先生正在安排安东尼·汤米和恰克·迈耶做上场准备,卓杨知道教练这十有**是打算在罚完点球之后换下自己。

    出乎所有人意料,卓杨抱着足球没有去罚球点,他径直走向自己本方的半场。他这是要干什么?所有人都疑惑不解。队友们莫名奇妙,裁判一头雾水,就连场下的克洛普也停下布置,看着奇怪的卓杨。

    卓杨一边抱着足球往回走,一边冲着克洛普先是拍拍自己的胸口,然后摇了摇手指,他示意自己不用被换下场。

    没多少时间了,就让我把风头出到最后一秒吧,累不死人。

    克洛普收到了,心说:不换就不换呗,反正没有三两分钟了,本来还想让你独自接受全场欢呼呢,你不愿意没事呀!可你这抱着球想干嘛去?几个意思?

    “坚尼斯大哥。”卓杨来到卡利特扎基斯跟前:“这个球,你来主罚。”

    头上包裹着层层纱布的希腊老帅哥依然英气逼人,俊朗如雕刻一般的脸上没有多少岁月打磨的痕迹,反而因为时光的沉淀更显深邃和帅气。纱布上渗出的斑斑血迹又让他成为气宇轩昂的英雄,也不知会迷倒多少看台上的大姑娘和小媳妇。

    老帅哥明白卓杨的意思,他开怀大笑着把卓杨拥抱。随后,卡利特扎基斯抱着足球和卓杨肩并肩向前场走去。

    这是希腊帅哥退役前的最后一个主场比赛,最后一个主场的最后几分钟,他需要一个完美的告别。

    这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卓杨的目的,随即全场鼓掌,为老兵欢呼。看台上响起球迷传统歌曲。

    “只有一个希腊人,卡利特扎基斯……”

    “只有一个坚尼斯,只有一个坚尼斯……”

    希腊老帅哥只在马迪堡停留了一个赛季,而且还是在哈斯勒的召唤下前来玩票。在一家第三级别联赛的俱乐部里,他前希腊国家队主力中后卫的名头很响,所以他在半岛上虽说不争不抢,但地位一点也不含糊。老帅哥整个赛季都踢得很随性,实力犹在但也不去玩命,不拖球队后腿就行。

    前半个赛季球队成绩惨淡,也怪不到作为后防核心的他的头上。下半赛季球队咸鱼翻身出风头的是卓杨他们六小剑客,甚至随着默特萨克的强势崛起,老帅哥都逐渐变成了替补。所以,除了还算显赫的名气,卡利特扎基斯在竞技层面上的存在感并不强,球迷也知道他只是一个岁月的过客。

    抛开俱乐部这一层面,球迷对老帅哥的感情根本谈不上有没有。然而,就在这最后一场的主场比赛中,希腊人的浴血奋战终于折服了马迪堡的拥趸们。

    卓杨的慷慨礼让点球也让众人为之赞叹。要知道,如果他罚进这记点球,将在这场至关重要的生死大战中独中三元,这个帽子戏法必定会载入马迪堡俱乐部甚至丙级联赛的史册中。这是何其的荣耀,百分之九十的职业球员都能拿来吹一辈子。然而,卓杨说让就让了,这份气度让人心折。

    不再仅仅是战术上,而且还有精神上,卓杨开始显现出了球场领袖的气质,。

    足球比赛中的踢点球,基本上与技术无关。不用说德国职业联赛里的球员,哪怕是中国足校里的孩子,在技术上踢点球都毫无问题。点球关键是心态,越是重要比赛越考验一个球员的心里承受能力。足坛巨星踢飞点球数不胜数,都没少干过。

    在德国足球丙级联赛里,要论起好心态,希腊老帅哥就没服过谁,他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当年在94年美国世界杯上,卡利特扎基斯被马拉多纳和斯托伊奇科夫虐得像一条狗。老帅哥今年都已经三十七岁,可也老而弥坚,足球上没有什么能让他在乎的了,也没什么比赛能让他紧张。

    老哥,稳!

    希腊帅哥把点球很稳妥地推进了下角,轻松得就像吃下一只香芋蛋挞。3:1,马迪堡已经走进了乙级联赛的门槛。

    在全场高呼他的名字中,老帅哥被恰克·迈耶换下,独自接受两万人的欢呼和敬意。一分钟后,安东尼·汤米换下东德酷哥斯图伯纳尔,这位老将也已经拼到了力竭。

    卓杨从老帅哥罚进点球开始,就完全放松了下来,不但没有再跑一步,反而在场上随意溜达踱步,嘴里都开始哼起了曲子。比赛已经进入伤停补时,这个比分这个气势,放眼世界足坛没有任何球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击败此刻的马迪堡。拜仁慕尼黑不行,尤文图斯皇家马德里不行,至于区区艾尔格博格,连他们自己都不信。

    卓杨完成了对所有人的承诺,他做好了自己的事情,只需要等待即将到来的赞美和狂欢。

    卓杨愉快地哼着曲子,他哼的是肖邦《升c小调即兴幻想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