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上) 遇非典慈母拒儿

    对于即将到来的足协杯决赛,马迪堡上下没有任何人担心,不是因为他们自大到可以去藐视拜仁慕尼黑,而是沉浸在巨大欣喜之中的马迪堡人已经无欲无求。虽说当初在蓝楼会议上喊出了夺取足协杯冠军的口号,但每个人都知道,升入乙级才是重中之重。而对于足协杯,以此获得下赛季联盟杯参赛资格杀向欧洲才是最大的目标。

    现在两个心愿都已达成,马迪堡人所做的只会是庆祝和开心。至于足协杯决赛,那只是另一场庆祝,为俱乐部这个赛季的成功踢的一场庆功的比赛,比赛结果完全不重要。球员们要做的就是去场上尽情享受,愉快的玩耍。

    包括卓杨也是这样想的,并不是他没有获胜的**,而是通过一个赛季的时间,卓杨也明白球队实力的确和那些一流强队有天壤之别。看看对阵凯泽斯劳滕和云达不莱梅时的艰难,就知道比他们更强大不知多少级数的拜仁慕尼黑有多难对付。别说丙级联赛第三名,有一半的德甲球队在面对拜仁慕尼黑时都只能放弃,因为你再拼命也赢不了他,还不如留着力气打好下一场。

    世界足坛是个巨大的金字塔,拜仁慕尼黑就是处在塔尖的零星几支球队之一。这是一家真正的世界豪门,能与其并肩谈笑风生的俱乐部寥寥无几,这些极少数的俱乐部都是在星光云集的宴会上被众星捧月坐主桌的贵宾。

    拜仁慕尼黑在球队的每个位置上都有德国足坛最好的球员,甚至他们的替补在其他任何一家俱乐部都会是绝对主力,拜仁慕尼黑是德国足坛毫无争议的巨无霸。自那支凯泽斯劳滕神话凋谢后,拜仁慕尼黑已经连续斩获德甲四连冠,真的是冠军已经拿到了手软。

    拜仁慕尼黑的主席是伟大的足球皇帝弗朗茨贝肯鲍尔,它的主教练是经验最丰富的功勋老帅希斯菲尔德,它的阵容中璀璨星光灿烂夺目。

    面对这么一个超级强大摩天岭一般的对手,你非说能战胜它,那就不是自信了,而是狂妄和无知。

    一个星期后就是足协杯决赛,之后整个赛季落下帷幕,球队进入悠长的夏休期,再次集中要到仲夏七月的中旬。汉诺威音乐大学的暑假也即将六月中间开始,直到九月才开学。卓杨有一个月的完全空闲时间,他想家了。

    然而,这个夏天卓杨仍然不能回家,因为此时在中国大地上,正有一只恶魔在肆虐。

    在整个2003年,全中国陷入了一个名叫的冠状病毒制造的恐惧中。

    自2002年12月发现第一例有报告病例,进入新一年的春天后,**迅速蔓延肆虐,国际上已经宣布整个中国境内成为疫区。从春天到秋天,**在中国的土地上暴戾恣睢。一直到天气慢慢变凉,它才逐渐收敛了专横跋扈,直到最终销声匿迹。尽管有很多猜测,但没有人能确定**为什么爆发,它的宿主又在哪里?

    当许多年过去之后,依然没有人知道,从何而来,又因何而去。

    此时的五月,正是**肆无忌惮最猖獗横行的时候。卓杨每天关注着网络上报道的新闻,看着每天更新不断增加的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和新增死亡人数,他为自己的国家揪着心,为自己的父母亲人朋友担心。

    这段时间卓杨每天都保持和家里联系,听到父亲母亲姐姐说一句一切平安他才能入睡。他很想家,想马上回到中国和家人在一起。然而,母亲杨虹毫不犹豫地命令他必须留在德国,坚决不允许卓杨回国,好话说尽也换不来母亲一丝改口的可能。这一次,父亲卓彤彤和姐姐卓秋天立场坚定地站在了杨虹一边,甚至以威胁的口吻告诉他,别妄想口是心非偷偷回来。

    虽然西安的疫情远不像京沪广那些东部城市那么严重,但也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大部分学校即便没有停课也实行了封闭管理,大院所在军事学院更是颁布了严格的封闭隔离条例。所有学员和战士取消请假外出,所有其他人员进出大门必须监测体温,从将军到襁褓婴儿无一例外,每天进出几次就测几次,执行的一丝不苟。教学区和生活区实行隔离,一切无关人员不得进入教学区,所有学员和战士也不得进入生活区。

    相对于国内,汉诺威要安全的太多,杨虹一家硬忍住对卓杨的想念,宁愿让他闲在德国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回来。

    北京卓秋天所在的外院是最早停课的一批高校,紧接着就发现了确诊和疑似病例,校园马上整体被隔离,学生们整天就只能圈在里面。卓秋天的宿舍楼里,已经有三名同学被送去了小汤山,整栋楼更是被隔离严禁出入,每天有专人送吃送喝,卓秋天所能做的就是躺在床上发呆。

    父亲卓彤彤拉了小车队陈队长的壮丁,俩人连夜开车上北京。陈队长找到他在海淀分局当综治主任的战友,三个人又开上警车,在警服和军装外面套上白大褂,到外院把卓秋天救了出来,然后马不停蹄又连夜驱车返回了西安。

    回到家里,杨虹抱着闺女半天不能撒手,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您瞧瞧,这他们能让卓杨回去吗?

    卓杨回不去,李晓青当然同样也回不去,道理和原因都是一模一样。

    假期不能回家,卓杨倒还真没有闲着的想法,有两件大事需要他去做。

    球队可以夏休,但俱乐部并没有放假,其他人员照常工作,因为马迪堡要利用这个假期升级扩建。

    安格斯马伦主席被今年的辉煌战绩鼓舞,重新燃烧起熊熊理想之火,他大手一挥买下了汉诺威当地一家名叫辛姆斯登堡的俱乐部。辛姆斯登堡是个有点历史的俱乐部,建队时间比马迪堡还早,但一直混迹在业余联赛里,最好成绩也不过是二战结束之后在第四级北部联赛里浪过两个赛季。近几年,辛姆斯登堡实在维持不下去了,一线队都已经解散,只剩下一些零散的年轻球员插标卖首。而俱乐部整体寻求买家,四处叫卖很久无人问津。

    于是,老马伦乘火打劫下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