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下) 思华年少年承赛

    辛姆斯登堡地处汉诺威市的远郊,紧挨着埃菲尔山的山脚。马伦主席看上这家破落的俱乐部,正是因为辛姆斯登堡俱乐部偏僻所以占地面积极广,有整整十块标准训练场。

    尝到今年年轻化和自给自足的甜头,马伦主席满怀雄心要大力投入青训建设。按照德国足坛习惯,马伦主席决定同时成立19、17、15三支梯队,并与其他俱乐部合作组建完整的13以下球队。有了球队,就必须有训练场,可马迪堡童话般的小半岛上已经没有了扩建的可能。所以马伦主席一咬牙,买下了辛姆斯登堡俱乐部,就是看上了它的场地和办公场所。搂草打兔子,马迪堡也顺便接收了辛姆斯登堡遗留下的那部分年轻球员。

    各种手续已经办理妥当,该签的该掏的也都全部搞定,只等着俱乐部招兵买马前去大干四化了。成立七十多年的辛姆斯登堡俱乐部已经宣告烟消云散,这个世界上不再有这么一家从未出彩过的球队,以后它也会随着时光流逝彻底被人遗忘,留不下一丁点痕迹。

    安格斯马伦住得知卓杨假期回不了中国,于是他热情邀请卓杨参与到俱乐部的建设工作中来。其实也没卓杨要干的什么具体事务,就是怕他闲得发慌,马伦主席想给他找一乐子。只要你来,爱干什么不干什么,没人管,但额外那一笔不菲的补贴一分都不会少。

    老马伦多贼呀!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卓杨有参与感和归属感,就是想留住这根球队脊梁的心。外面多少虎视眈眈的球队在伸出邪恶之手,金锄头抡圆了狠刨马迪堡的墙角。你要说同城的汉诺威96没动卓杨的心思,这他妈谁信呐?

    安格斯马伦老奸巨猾!

    卓杨涉世不深,当然不知道这一切背后还有这么多名堂,他只觉得马伦主席这人很够意思,让他摇身一变就从球员兼了工作人员,从打工变成了俱乐部的管理层,这是升官了呀!再说了,不用干活还有那么大一笔欧元,这好事儿谁不干谁是彪子。到时候装模作样不懂装懂地指手画脚一下,相信谁也不会说什么。我人缘儿多好呀!卓杨很自恋地想着。

    何况,卓杨也需要借助俱乐部的训练基地进行假期锻炼。现在他真是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尤其见识到了甲级联赛的高手们后,不服输的卓杨很要强,立志要在文武双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俗话说,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外行知道。卓杨练满一个假期,以他天才的学习能力,展现出来的进步瞎子都能知道。

    卓杨还打算利用假期训练速度,他被云达不莱梅的艾尔顿虐得很丢人,就这艾尔顿还远不是最快的。待到他把这个打算一说,马伦主席大手往自己布满肥膘的胸口一拍:此事俱乐部包圆了。不但允诺会给卓杨请来德国最优秀的短跑训练专家,而且所有费用全算俱乐部的,连卓杨请训练专家吃饭的饭费都可以拿来报销。

    额滴神呀,老子也能公款吃喝了!卓杨不由得对老马伦竖起了大拇指:仗义!光棍!江湖!忒色陕西话!窝耶西安话!

    另外一件事,则是卓杨个人真正的大事。

    在上个月,他的导师卡尔诺曼教授给他报了名,卓杨将在今年六月参加在舒曼国际音乐比赛。

    舒曼国际音乐比赛是为了纪念德国伟大的音乐家罗伯特舒曼而举办的,最开始每年在柏林举办一届,后来改为每四年,地点也改在了舒曼的故乡,萨克森州的茨维考市。舒曼国际音乐比赛分为声乐比赛和钢琴比赛两项,每届颁发钢琴、男女声乐三个项目的一二三等奖。

    舒曼国际音乐比赛的钢琴项目,称作舒曼国际钢琴大赛,是世界十大钢琴比赛之一,知名度非常高,影响十分广泛,含金量十足。卓杨从小到大参加过无数儿童或少年钢琴比赛,从区里到市、省,不同的规模和级别,各种获奖证书满满一箩筐。但那些比赛和舒曼钢琴大赛比起来,就是中国某体校足球队和拜仁慕尼黑之间的差距。

    作为德国国内著名钢琴家的卡尔诺曼教授,曾经在1972年获得舒曼国际钢琴大赛的第一名,后来又长期担任此项大赛的评委,一直至今。卓杨之所以选择参加这项赛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卓杨的母亲杨虹也曾经在1984年参加过舒曼钢琴大赛,她获得该届第三名,杨虹也是在那次大赛上结识了身为评委的卡尔诺曼。

    而在1956年第一届舒曼大赛上,杨虹的恩师、中国著名女性钢琴家、号称女性第一人的周广仁也首获第三名。更为巧合的是,周广仁教授就是出生在德国汉诺威,并在这里度过了童年。

    卓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母亲,杨虹开心得喜逐颜开。高兴之余的杨虹深感欣慰,并因此减少了对卡尔诺曼怂恿卓杨踢足球的怨恨。杨虹对舒曼钢琴大赛非常有感情,这项赛事不但代表着她在音乐上取得的成就,而且还纪念着她已经离去的青春。每当杨虹弹响起当年的参赛曲目,她就又回到了自己二十多岁的锦绣年华。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卓杨一开始本来只打算参加舒曼钢琴大赛下属的舒曼青少年钢琴比赛,俗称小舒曼。是诺曼教授力主让他直接参加大舒曼,老师认为小舒曼已经不再适合他。

    诺曼教授比卓杨更了解他自己的音乐。

    最近一段时间,卓杨和诺曼教授一直在精挑细选参赛曲目,并日夜刻苦练习。留学这一年来,卓杨的钢琴造诣突飞猛进,超过了他在足球上取得的进步。卓杨十根指头的指尖上,起了薄薄的一层茧子,这是他在国内时弹了十来年钢琴也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当然,钢琴手手指上的茧子自然不会像吉他手那么惨不忍睹。

    卓杨越来越喜欢追逐自己的音乐梦想,他对音乐的感觉也逐渐深刻,不再是以前那个只靠天赋来弹奏的孩子,钢琴已经成为了他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

    有了这两件一悠闲一紧张的事情,卓杨的暑期生活当然不会乏味。可在悠然的假期开始之前,卓杨和马迪堡还有本赛季最后一场比赛需要打。这场比赛将会是马迪堡俱乐部的一次盛宴,一次奖赏和一次娱乐。

    总之,不管它是什么性质,马迪堡人都没有把足协杯决赛当做一场正儿八经的足球比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