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上) 远山黑虎巴拉克

    俺最近心情不好。事实上,快一年了,俺的心情一直都不好。

    俺娘说,生俺的那天下午,河对岸的山上跑过去一只黑颜色老虎,河这边都能听见老虎的吼叫,像打雷。

    俺娘还听俺爹说,老虎很大,比俺家的房还大。很多人跑到河边去看老虎,老虎跑着跑着就飞上天不见了。

    再后来,好多人都想不起来老虎长什么样子。俺爷说,俺们这里从来没有出过老虎,世界上也没有黑颜色的老虎。

    有一个过路的吉普赛女人,她会占卜。她说,黑虎是为俺而来,俺的命就是黑虎。俺爹俺娘不懂。

    吉普赛女人又说,老虎是王,黑虎要称王,山必须在。山若不在,俺就只能在很近的地方看王,王不是俺。

    那时候俺们国家还是社会主义,俺到现在也不懂啥叫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不允许相信占卜,女人被俺爹和俺叔抓起来送到安全局。后来没有人再看见过那个女人,

    山一直都在,现在还在。俺十四岁的时候,俺们国家不在了,那堵墙倒了。

    去年夏天,俺本来有机会拿到四个冠军。夏天过去,俺拿到了四个亚军。

    俺看着王,王不是俺。

    去年这个月,在苏格兰得到第三个亚军的时候,俺就在旁边看着那个法国秃子打进了侧身凌空抽射。

    他们说那叫天外飞仙。

    那种球俺踢进去过二十多个。只不过,没有一个是在决赛里进的。只不过,秃子叫齐达内。

    俺叫,米夏埃尔巴拉克。

    天外飞仙两个月后,俺在日本坐在看台上,看着巴西人成为了王。

    俺看着王,王不是俺。

    那些巴西人长得很丑,比日本人还丑。

    为了当上王,俺来了拜仁慕尼黑。俺今年真的当上了德甲的王,拿了冠军。但拜仁慕尼黑本来就是德甲的王,俺只是王的一部分。俺还不是王。

    俺知道,拜仁慕尼黑让俺来,是想当欧洲的王,欧洲冠军杯的王。可是,俺们在第一轮小组赛就死了,俺一个球也没进。

    贝肯鲍尔先生是个王,他们都叫他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先生对俺很好,是他把俺叫来拜仁慕尼黑。

    贝肯鲍尔主席喜欢俺,希斯菲尔德教练不喜欢俺,他喜欢杰里梅斯,杰里梅斯是他的徒弟。杰里梅斯没有俺厉害,希斯菲尔德教练不用俺不行,他也不敢惹足球皇帝。

    拜仁慕尼黑有很多人不喜欢俺,他们嘲笑俺有乡下口音,笑俺是土豹子。俺知道,这是因为俺比他们强。

    沃勒尔教练喜欢俺,他让俺当国家队队长。希斯菲尔德不喜欢俺,拜仁队长是卡恩。

    俺不喜欢卡恩,卡恩也不喜欢俺。卡恩是个虚伪的人,他老是装成一副直性子的样子,其实他肚子里又弯又绕,小心眼很多。卡恩一直都拉拢林克和杰里梅斯那几个人,想要孤立俺,噢,对了,还有罗伯托和埃尔伯。

    俺不理他,反正俺是你国家队的队长,到国家队你就要听俺米夏埃尔巴拉克说话。

    俺不喜欢拜仁慕尼黑,俺也不喜欢图片报。去年世界杯上,图片报先把俺夸成了神,说俺是唯一的王,说是俺一个人扛着国家队走到了决赛。

    俺在决赛里没有上场,黄牌停赛了。俺们输给巴西人,虽然他们长得很丑,可巴西人确实踢得比俺们好。他们是真正的王。

    卡恩在决赛里扑球脱手,图片报不说。俺没有上,图片报说国家队没当上王都怪俺,是因为俺又蠢又傻才在对韩国比赛里最后几分钟背上黄牌。图片报说俺是德国的罪人。

    俺不傻,俺们巴拉克家族没有傻子。图片报跟拜仁慕尼黑关系很好,从来也没说过拜仁的坏话。图片报这么臭俺,后面肯定有人,俺都不用想,就是那几个。

    图片报一个赛季也没说过俺几句好话,尽说俺比不上在勒沃库森的时候,意思就是俺没尽力。俺心里清楚,这个赛季俺是没有在勒沃库森那么好的状态,可俺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因为不努力。

    俺在勒沃库森是核心,全队都围着俺转,全队都听俺的话。俺在拜仁也是核心,但他们没有勒沃库森那么听话,核心是俺自己踢出来的。俺在国家队也是核心,也是俺踢出来的。国家队都听俺的,因为沃勒尔喜欢俺。

    俺今年表现不是太好还有一个原因。俺在去年世界杯的时候状态调整的太厉害,世界杯结束后就咋也兴奋不起来,俺累了。不过也幸亏俺在世界杯表现的好,国家队才进了决赛。沃勒尔喜欢俺。

    俺今年表现不太好,可俺还是进了十个球,助攻十一次。俺在中场球员里是表现最好的,贝肯鲍尔先生说俺是世界上最好的中场。可是,俺想当王。

    今天俺们比赛的对手叫马迪堡,他们才是丙级联赛第三名,能打进足协杯决赛,他们很了不起。

    比赛开始前,俺看见马迪堡的队长托马斯哈斯勒跟很多俺们队的人说话,卡恩也在。卡恩很恭敬,他不敢惹托马斯,他就是这样欺软怕硬。

    托马斯很厉害,他以前是个王。托马斯是个好人,2000年欧洲杯的时候,俺第一次进国家队,托马斯最后一次。那个时候,俺就知道托马斯是个好人,托马斯也喜欢俺。

    卡恩那个时候就想欺负俺,可托马斯喜欢俺,卡恩就不敢了。那个时候托马斯对俺说,以后世界足坛最需要的就是俺这样全能中场,严重偏科的中场球员只会越走路越窄。托马斯还说,像他那样进攻有一百分,防守不及格的球员慢慢会变得不吃香,只有俺这样进攻防守组织调动而且左右脚均衡头球厉害的中场,才能成为王。

    托马斯很厉害,他不是队长,可大家都怕他,连马特乌斯都怕他。可托马斯不欺负人,他只跟欺负别人的人发火。托马斯很照顾他的兄弟,只要他认为你是他的兄弟。

    托马斯说,俺是他的兄弟。

    冬歇期的时候,俺在巴黎碰见托马斯,俺说要请他吃饭,托马斯差点捶俺。他说跟兄弟在一起就该是他掏钱,俺不敢跟他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