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上) 昨日乐章再重现

    加时赛上半场开始,马迪堡这边没有做任何战术上的调整。前九十分钟已经发挥到完美,还能怎么调?拜仁那边则是库福尔换下了体力不支的林克。

    一如下半时后半段的翻版,拜仁疯狂围攻,马迪堡拼命防守,拜仁攻得鬼哭狼嚎,马迪堡防得天昏地暗。桥归桥路归路,卓杨依旧频频和巴拉克对上,依旧在巴拉克这里不断吃瘪,状态神勇的巴拉克却也被贴得不能尽情施展。卓杨不时也能灵光一现,拜仁队内英格兰新晋国脚哈格里夫斯亦能化解于无形。巴拉克即便能将卓杨挤在身后,小猪和屠夫却也都不是吃素善茬。

    巴拉克看着面前弯腰蓄势的卓杨,还有不远处枕戈待旦的小猪和屠夫,出人意料地将足球交回了本方后卫。随机伸手一指,萨尼奥尔赶紧将球传给扯到边线的萨利哈米季奇。波黑人又在巴拉克地指挥下把球踢给拉边的皮萨罗,智利人火速下底,马迪堡替补右后卫安东尼汤米不是对手,皮萨罗起右脚传中,禁区内定海神针默特萨克牢牢盯防本赛季德甲最佳射手埃尔伯。

    然而,足球却没有飞向门前,它飞向了大禁区内卓杨和巴拉克那里。两个人你拉我扯同时到位,这明摆着是要拼头球了。

    卓杨不怕,他在和克洛泽的对决中都曾经稍占过上风,而克洛泽是当世以头球技术闻名的最好几人之一。

    可是,巴拉克却不跟卓杨玩技术,他玩身体。

    两人同时起跳,起跳高度完全相同,滞空停留时间也一模一样。卓杨更灵活,肌肉协调性更好,然而,他一米八四,体重七十五公斤。巴拉克一米**,体重八十六公斤。多出的这二十二斤份量,让卓杨挤不动巴拉克。而高出的这四公分,让巴拉克在卓杨之上顶上了足球。

    力拔山兮气盖世!似乎带着火光和雷鸣,足球轰然坠网。

    卓杨再一次成了巴拉克进球的背景板。

    加时赛上半场结束,马迪堡12落后,大家不免有些沉默。没有人埋怨卓杨,因为今天的巴拉克是无可阻挡的,卓杨已经做到了最好,换成其他人,连巴拉克一半的招数都接不下来。

    没有人沮丧,没有人不开心。这个加时赛本来就是玩出来的,马迪堡人很知足。

    加时赛下半场开始后,拜仁后卫绍尔换下前锋皮萨罗。马迪堡的年轻人已经把老帅希斯菲尔德逼得开始人心思稳了。

    到了这个时间,算上补时零碎加在一起,比赛已经打了快两个小时。这时候,马迪堡人显现出了他们最大的优势体能!

    马迪堡年轻的少爷们,今天比赛心态出奇的好,不但造成状态上佳,而且放松以后浑身使不完的劲,肾上腺素源源不断自我分泌。到了这会儿,大家依然生龙活虎。

    反观拜仁慕尼黑,顶级豪门赛事众多,到赛季结束时球员们本身已是强弩之末。本场比赛拜仁球员上半场过于随意,下半时骤然紧张,身体和心理上大起大落加速了体能流失。再经历将近一个小时地狂轰乱炸,现在还能跑得跟兔子一样才怪。

    经验丰富的名帅希斯菲尔德对球队聊若指掌,明知道现在最好的办法是继续强攻硬打,却也不得不审时度势保住一球胜果就好。

    拜仁慕尼黑全队再想像刚才那么狂攻,已经颇有些心无力,不得以只能放弃主动权,凭借丰富的经验采取守势,将场上节奏拱手让给对方。他们体能即将枯竭,但除去刚上场的绍尔外,还有一人也游斗正酣,正是米夏埃尔巴拉克。巴拉克少打了四十五分钟,又成功的被卓杨激发出了顶峰状态,他本身也是个体能狂人,此时正是他大发神威之时。

    马迪堡球员没有丝毫体能困扰,年轻人越战越勇。只有一个人除外卓杨跑不动了。

    卓杨的体能在分配合理的情况下,基本上将将够九十分钟。今天是个例外,心态状态所有有利因素,再加上对抗巴拉克的兴奋,愣是让他坚持到了一百一十分钟才感觉力竭。

    然而,卓杨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一个星期前对艾尔格博格那场生死战,卓杨最后时刻精疲力尽,却意外打开球场上的乐章,随即奏乐起舞。那个感觉让他神往不已。可是在接下来一个星期里,无论卓杨怎么想办法,却再也进入不到那个神奇的意境中。试着更改场景,更换音乐,都不能让昨日重现。直到这场比赛里,卓杨还在不停尝试找到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却依然不得其门。

    卓杨暗自分析:那天是在身体力竭之下,大脑内的乐章喷薄而出,音乐随即掌控了已经无法反抗的肢体。那么,今天是不是也要累到快要油尽灯枯之时才有可能找到感觉吗?

    可万万没想到,他今天体能好到神奇。不由得有些焦急之余,也只能干耗着。终于,举手抬腿都开始有些抗拒,卓杨知道,等待的时间到了。

    升小调即兴幻想曲随即在脑海中响起,卓杨微微抬头闭上眼睛。巴拉克诧异地看着他:卓这是要干啥?

    成功了,卓杨又一次进入了乐章的世界。他的眼前再一次浮现黑白琴键,脑海中响起辉煌悠扬的乐曲。

    卓杨来到一片碧绿的大海上,他没有理会莫名其妙的巴拉克,驾着流淌琥珀眼泪的绿叶帆船驶回了马迪堡本方半场禁区前。在一片巧克力丛林奇幻的落日余晖中,卓杨召唤来兰德的传球,脚踏着丛林中烂漫的夜光霓虹野芳回旋起舞。马车上传来未嫁姑娘轻佻的笑声之时,卓杨掠过泽罗伯托,巴西人在城堡悠扬的号角声中口瞪目呆。清风吹开阁楼纱帘的瞬间,露出了不知谁人正在梳妆的长发,卓杨闪开哈格里夫斯的拦截。

    前面就是薰衣草的庄园,那一片香草紫雾印入眼帘,一座黑色山峰突兀地降落在前面。

    米夏埃尔巴拉克到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