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下) 纵情宿醉无尽欢

    五月里的夏天,清晨的阳光把远处山峦涂上一层柔弱的白色,山峰迷离朦胧。窗外绿意盎然,晨风摇动树叶沙沙轻响。初夏是美的,那是有别于艳阳春的另一种美。如果说春天的美美在百卉争妍,初夏的美就美在万类竞绿。再看那绿,却是层层叠叠,无边无涯,绿得沉,绿得酣,绿得触目生凉,绿得照人如濯,一时凝望出神,仿佛整个天空都被染绿了。

    一米阳光透过沉重的深红色窗帘缝隙洒进房间,屋子里红云腾腾,像太上老君的炼丹房。

    满屋子的红光吵醒了宿醉的卓杨,他在头疼欲裂中,皱着眉头使劲睁开眼睛看着空气中的红色。

    我昨晚喝了多少酒?

    海洋说喝完酒第二天头疼是因为酒很便宜质量不好。喝这么多我怎么想不起来回来时老妈有没有骂我?

    也许老妈是等着今天再好好训我一顿也说不定。

    但是,窗帘上蓝色的山和黄色椰子树去哪了?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我是不是遗失了时间?

    许久,被灌得五马长枪的卓杨终于想了起来:这不是在西安熟悉的家中,自己离开家已经十个月了,这是在小猪家的豪宅里。

    前天在柏林的夜晚,卓杨第五个出场,一脚奠定乾坤,马迪堡22,点球大战42战胜拜仁慕尼黑,获得200203赛季德国足协杯冠军。在拜仁慕尼黑黯然的目光中,马迪堡人疯狂庆祝俱乐部历史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奖杯。整个欧洲都被半岛上这支小小丙级队的壮举震撼,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在足球世界里,马迪堡开始家喻户晓。

    在队友的簇拥下,队长托马斯哈斯勒将硕大的金黄色奖杯高高举起,蓝色纸屑漫天飞舞随风飘扬。

    主席台上,卓杨弯腰去接受代表冠军的金牌时,足球皇帝贝肯鲍尔一边给他挂上金牌,一边凑着耳朵对卓杨说:“恭喜你,卓。我非常希望下个赛季能在拜仁慕尼黑的阵容里看见你。”卓杨有些尴尬的冒汗:没看见旁边安格斯马伦的脸阴沉地都能拧出水么?

    “哈哈哈,尊敬的贝肯鲍尔先生,今天天气哈哈哈”

    失望的米夏埃尔巴拉克的球衣被小猪换走,默特萨克和卡恩互扒,刀疤则是找上了法国大佬利扎拉祖。他们三人都是事先猜拳胜利后说好的,敢跟他们抢,这几个牲口真能飞起来咬人。卓杨本想去找德甲最佳射手埃尔伯,巴西人却非常恭敬地瞄上了矮脚虎。其他人卓杨都不怎么认识,寻思随便换一件就好,反正就是个纪念品而已。他去找离得最近的萨利哈米季奇,结果看见二哥蒙托利沃已经光着膀子把球衣递了过去。转身再去找泽罗伯托,又被屠夫德容捷足先登。

    球队里的兄弟们谁谁都跟狗抢食一样,又像勾栏里抢花魁的穷书生,各自瓜分对手。卓杨稍一发愣,就只看见全场的光膀子光脊梁。

    “嗨,中国人,能和你交换球衣吗?”背后传来打招呼声。扭回头瞅去,原来是23号英格兰人哈格里夫斯。

    捉不着老鳖逮条虾也好。“好啊好啊,那个谁,你好你好。”卓杨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赶紧脱下球衣递过去。“那个谁,你,哈哈哈。今天天气哈哈”

    英俊帅气的英格兰人倒也没有计较卓杨的无礼。“中国人,我认为你才是今天你们表现最好的球员。”哈格里夫斯也是个识货的人。

    “嘿嘿,谢谢你啊。那个谁你也很厉害。”

    足协杯决赛当场最佳球员被授予一传一射风骚十足的刀疤里贝里,虽然从全场表现来看,巴拉克的表现更具说服力,但谁让是马迪堡获得最后胜利呢?这一类奖项永远偏好于胜利者一方。

    哈格里夫斯和卓杨踢的是同样位置,全场也没少和卓杨对位,所以很识货的他赛后主动找到卓杨交换球衣。不过,也不知道一年多以后,英格兰帅哥在痛哭流涕中会不会后悔自己这次舔着脸跑上来搭讪。

    虽然在技术统计上本场比赛卓杨没有进球也没有助攻,甚至被巴拉克欺负的够呛,但他依然收获巨大。德国足协杯200203赛季最佳球员被授予马迪堡球员卓杨,这主要得益于他在之前跟凯泽斯劳滕和云达不莱梅的比赛中力挽狂澜的华丽表演。

    就这样,没有踢完一个囫囵赛季,只有八个多月职业生涯的卓杨,已经拿到了三个最佳球员的荣誉,而且这三个都货真价实份量十足。

    当初只是鼓励士气的随口一说,却在这一晚梦已成真。卓杨非常满足,在南看台下面和大sb、马克他们互动庆祝,根本没有可能察觉在他身后北看台上方的包厢里,一双横波流溢的眼睛一直在凝视着他,从始自终没有离开过分毫,目光中眼颦如水。

    兴奋之余精疲力尽的马迪堡球员在柏林休息一晚后,第二天下午一路高歌返回汉诺威,俱乐部紧急租用的巴士公司双层大巴打扮得花枝招展在等待着他们。

    整个下午,城市伴随着马迪堡俱乐部花车巡游而陷入狂欢气氛之中。所有汉诺威市民,无论是不是马迪堡球迷,都在为这支球队不凡的成就而欢呼,在这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城市,载歌载舞让这个初夏的下午变成了节日。

    卓杨是在晚上被大家灌醉的,不只是他,几乎所有上场球员都醉得一塌糊涂,谁也记不清到底喝了多少酒,谁也不知道喝的是些什么,只是不停地往嘴里灌,见人就碰,看谁都亲。

    因为和小猪互相抱着一起死都不撒手,谁劝都不听,助理教练马库斯卡莱尔只好把卓杨也一块儿扛到了小猪家豪宅里。

    想起这快乐热闹的一天,卓杨躺在床上懒洋洋的傻笑。渐渐地,他的笑容收敛起来,卓杨想起六剑客约好了下午在刀疤家左岸碰头。

    虽然没有明白说出来,但六个人心里都知道,是该摊牌说说大家去留的问题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