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上) 思维成熟默队副

    即将如约而至的初夏,一双双露趾漏踝的鞋已经迫不及待出现在城市里。一件件扯着风儿的薄裙短衫,一根根弯着腰的吸管插在一杯杯五颜六色的冰激淋上。每一个初夏都是崭新的,每一个初夏里的城市也都是崭新的。

    初夏的阳光照耀运河水面,泛起鳞光点点,像洒满碎钻。左岸窗外的藤荫下,六个兄弟团桌而坐,六副墨镜扔在桌上,当然,啤酒是必不可少的东西。窗户里飘出d机播放的餐厅背景音乐,是一首首中文歌曲。

    卓杨和海洋闲聊的时候,抱怨汉诺威这里想听中文歌总是好难。没过几天,一个大包裹就从西安邮寄到了卓杨跟前,里面是二十多张中文d。又没过几天,二十多张d就被小猪他们五个瓜分得七零八落,最后两张是被火枪手戈麦斯洗劫走了。反应迟钝的艺术生文斯特死活不信,硬是把卓杨的宿舍翻了个底朝天这才罢休。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朋友不曾孤单过”

    隐约传来的音乐声中,哥儿几个正在敦敦教导发情的小猪。

    “泡妞还用学?你拉屎用不用学?”这是默特萨克。

    “那啥,小猪,你别整天光想着请女孩子吃肉吃火腿,你是猪人家姑娘又不是猪?你缺钱买花么?”这是屠夫。

    “妞,你泡,或者不泡,妞总在哪里,不离,不弃。”这自然是文青二哥。

    “小猪你个哈麻批,有那么多钱,还害怕耍不上个妹子?”刀疤满脸鄙视:“老子要有这么多钱,瓦西芭想要啥子老子就买啥子。瓦西芭一直都想把鼻梁垫高些,听说韩国搞这个厉害。就是很花钱,还那么远。哎,卓杨,你离得近,你在韩国有没得搞这个的熟人?”

    卓杨:“”

    “你要有那心思,先把你自己脸上的疤给磨平了你知道吧。免得瓦西芭半夜瞅见你都不敢上床”小猪开始反驳。

    “老子不磨,偏不磨。留下这个疤,就是要提醒我奋斗,人往高处走。老子从小是穷怕了”刀疤想起小时候的苦日子,依然心有余悸。“我留下这个疤,就是要提醒自己不停挣钱,挣很多很多很多钱”

    话题渐渐停了下来,小圆桌开始陷入沉默。兄弟几个都知道已经到了不得不摊牌的时间,今天聚在一起就是要说聚合离散。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如果,你有新的,你有新的彼岸,请你离开我、离开我。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d机里的歌声还在传唱。

    沉默许久,卓杨抬头问默特萨克:“佩尔,你决定去哪了吗?”几双眼睛齐刷刷看过来。

    “佩尔,我建议你去云达不莱梅。”卓杨说得有些言不由衷:“前两天米洛斯拉夫克洛泽给我打电话,他说他下个赛季要转会去云达不莱梅,邀请我也去。”云达不莱梅的确给卓杨发来过邀请,在卓杨授意下,被斯蒂尔挡驾了。

    “据克洛泽说,这个夏天云达不莱梅有大动作,俱乐部对下个赛季很有想法。”

    云达不莱梅是最早对默特萨克发出转会意向的俱乐部,其他还有默特萨克的老东家汉诺威96、波鸿、斯图加特和意甲的佩鲁贾。这其中,云达不莱梅表现得最有诚意,而且开出的条件也最丰厚。

    至于汉诺威96,哼!当年像对待一块破抹布一样嫌弃老子,现在打感情牌又想让我回去?行啊,跪下来求我吧!跪下来求我老子也不回去。默特萨克心说。

    “云达不莱梅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默特萨克说:“沙夫教练很有能力,也亲自打了电话过来。他们的球员也都很出色,今年和咱们打过。而且,他们在后防线上确实也缺我这样特点的人,去了我不是太担心位置。”

    卓杨、小猪、屠夫、二哥的心开始往下沉。

    “事实上,昨天晚上我就已经决定了,今年,我,哪也不去。留下!”忽然峰回路转,大喘气差点把人吓出毛病。

    “哇哦”默特萨克被扑上来的小猪连着在脸上亲了好几口,湿哒哒的别人看着都恶心。卓杨用胳膊勾着默特萨克脖子,一个劲傻笑。屠夫砰一声打开一瓶啤酒:“来,喝!”

    二哥笑得花枝招展:“海面上是那远去的帆,海鸥追逐卷起的浪花,啊,你与我妈那个逼,喝!”

    等闹够了,默特萨克才说出他这么决定的原委。

    “我是这么想的。足球界是个很复杂混乱的圈子,一旦走出咱们这个干干净净的半岛,我估计,很难再遇到像咱们几个这么投缘的人。虽然咱们六个不可能永远都待在一支球队里,但现在就这样分了,真他妈有些不甘心。咱们在一起拿到的冠军太少,只有一个足协杯,我想试试下个赛季和大家在一起能不能再干出点什么。”

    “再说,从竞技上讲,我不想只做一名传统的优秀中后卫,我想成为像贝肯鲍尔、萨默尔那样的自由人。无论我现在去哪支球队,他们都无法在这方面优先考虑培养我,只有克洛普先生会无条件支持我,也只有和你们在一起,才有具备让我成为自由人的战术先决条件。”

    默特萨克说的没错,他的思维方式成熟而且全面。他决定留下虽说主要原因是兄弟感情,但也有很多足球理想上的因素。

    默特萨克是个很全面的球员,防守方面不用说,万里挑一的中流砥柱。而且他往前的意识也非常突出,对球场攻防洞察力卓越,这些让他具备了成为球场超级自由人的先决条件。然而,虽然克洛普一直在按着自由人的方向在培养默特萨克,但马迪堡老化的防线却无法完全解放默特萨克,显现出了超级天赋,却总无法得到很好的执行。

    推崇他的马迪堡尚且这样,其他队就更不用说,绝不会为了他一个人去牺牲整个球队。在没有练出超级自由人技能之前,留在马迪堡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兄弟五个开心完,又一起眼巴巴地瞅着刀疤。里贝里把头埋在桌子上,时不时喝上一口闷酒,什么话也不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