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下) 情为所动里贝里

    里贝里有他的难处。

    刀疤是六个人里面年纪最大的,他今年已经满二十,再待下去,差不多就不能算是年轻球员了。除了几家他不大看得上眼的比利时与荷兰球队,今年发来邀请的还有土耳其加拉塔萨雷,德甲弗赖堡,法国梅斯和马赛。这其中,马赛队主教练让·费尔南德斯非常看好里贝里,多次主动打电话过来劝说他加盟。而这支曾经辉煌一时,涌现出德塞利、帕潘、德尚、齐达内等巨星的著名俱乐部也对里贝里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马赛许诺的重点培养,高额薪水,培养出巨星的名帅,再加上年龄已经不小,里贝里不动心才怪。这也就是当着兄弟几个,面子上为不好看,否则刀疤早笑开花载歌载舞了。

    卓杨哥儿几个虽说不舍,可谁也张不开嘴劝刀疤留下。断人前途,断人钱财,这不是兄弟之间干的事儿。

    “刀疤,你家这间餐馆怎么办?”卓杨看起来有些灰心,随口问里贝里:“还开下去么?”

    “我家老爹正想办法盘出去,不开了。等我的去处定了,打算一起回法国。”里贝里的话语中透着寂寥。

    藤荫下又一次陷入冷场,河边再一次变得沉默。宁静的窗外飘荡的歌声越发清晰: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如果你正享受幸福,请你忘记我,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

    半晌,卓杨对小猪说:“小猪,从你那给我拿点钱,我要得多。”

    “行啊,晚上就能给你,要多少?”小猪眼皮都没眨。

    “刀疤,给你家老爷子说一声。”卓杨转过来对里贝里说:“我把‘左岸’盘下来,就让它留在这里,永远留在这里,以后你也有个念想。这里是咱们兄弟待过的地方,将来无论谁走去哪里,这里都会是咱们的一个家。”

    “我盘了,我盘了你知道吧。我把‘左岸’盘下来。”小猪赶紧抢着说:“算咱们六个的。我出钱,算咱们六个人共同的产业。”

    “哇——”里贝里突然嚎啕大哭。

    “你们这几个不够义气的哈麻批,说好都出去闯世界嘛。说好的都去干一番名堂,说好的将来老了再聚在一起嘛。哇——”

    “你们他妈的几个王八蛋,自己现在抱一堆取暖,丢老子一个人去吹冷空气。呜——”

    “呜……,龟儿子不走都早说撒,老子也不忙走嘛,呜——,狗日的你们欺负人……”

    “麻那麻批,老子也不走喽,不走喽,要走一起走撒。不走喽,不走喽……呜……呜……”

    …………

    “遥遥晚空点点星光息息相关,你我那怕荆棘铺满路。替我解开心中的孤单,是谁明白我?情同两手一起开心一起悲伤,彼此分担总不分我或你,你为了我,我为了你,共赴患难绝望里,紧握你手,朋友——。繁星流动,……”

    谭咏麟《朋友》歌声娓娓唱来,藤架上的叶子在初夏的阳光下随风轻摆。日已西沉,繁星开始点满天空,然而窗内的歌声依旧,窗外的空酒瓶早就被打扫了不知多少回,却还是满桌满地……

    翌日,哥儿几个来到半岛上,先通知俱乐部下赛季不考虑转会的决定,这一消息自然让马伦主席和克洛普教练大喜过望,这意味着下赛季乙级联赛多少可以有点想法,而不用去绞尽脑汁的保级。不但俱乐部上下对这一决定表示热烈欢迎,就连闻讯赶来的经纪大佬拉伊奥拉也很奇怪的没有大发雷霆。

    今天是俱乐部放假前,球队最后一次集中。牵扯到下赛季工作开展,俱乐部方面必须在假期里有一个通盘考虑。球队许多老将,尤其是那些已经超过35岁的老兵们,很多都在这个夏天选择了退役。这些老将心里很清楚,球队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位置,再赖下去,谁的面子上都不好看,还不如客客气气就此结束,落下个善缘。马迪堡俱乐部也相当讲究,根据这些老将的特点,聘用了其中很多人为俱乐部工作人员,大部分是青训助理教练或者球探。俱乐部因为扩张而缺乏人手,老将们竞技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相互的选择倒也双赢。

    综合楼的会议室里,俱乐部核心部门和球队核心成员聚在一起,开始商讨下赛季需要着手准备的工作。虽然极其讨厌意大利吸血鬼,马伦主席还是邀请了拉伊奥拉参加此次会议。没办法,离开神通广大的米洛大帝,下赛季转会工作玩不转呀。

    大家先干了两瓶雷司令,庆祝本赛季取得的巨大成功,为马迪堡贺。为什么要喝两瓶呢?因为人多呀!主席、竞技、后勤、商务、新闻、医疗各部门主管,克洛普、图赫尔、卡莱尔三位青训主教练。在克洛普推荐下,21岁的马库斯·卡莱尔正式成为俱乐部新成立的u19青年队主教练。六剑客、矮脚虎、东德酷、拉伊奥拉,当然也少不了甜心风情秘书西尔维娅。

    这么多人,两瓶酒一轮就倒完了。

    希腊老帅哥坚尼斯·卡利特扎基斯退得干干净净,他婉拒了马伦主席的邀请,不在俱乐部里担任任何职务,潇洒返回了老家希腊,不带走一丝云彩。

    马伦主席从各部门开始,一一训诫和展望,提出新的工作要求。其他部门都好说,有一定的规范去执行和借鉴,只有新闻部门是从无到有新建立起来,而且在新赛季还非常重要。

    前一阵子卓杨把程浩带到马迪堡俱乐部介绍给马伦主席,老主席非常重视这个年轻的中国记者。《体坛周报》是中国最大的体育类综合报纸,有上千万读者和几亿潜在读者,光听着数字就能吓死这些德国佬。而且,新兴升起的庞大中国市场,有机会不去把握,那就是棒槌。现在程浩在半岛上可以随意进出,牛逼得就像放养的藏獒。

    随着程浩接连不断有关卓杨和马迪堡俱乐部的报道,不但卓杨在中国红透半边天,连带着其他五剑客和克洛普在中国球迷之间也渐渐开始耳熟能详。胡子拉碴的,中国球迷还给克洛普起绰号‘渣叔’,也正在慢慢流传开来。

    会议的重中之重,就是下赛季竞技目标的确定,以及扩充球队实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